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天价和解、巨额赔偿、官司缠身,澳洲银行最糟糕的时刻远未结束!

09月19日 11:22:37

前言

 

可以说,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的调查让很多大型金融机构的客户“倒吸了一口寒气”。不是各种丑闻,就是天价赔偿。由此也引发了一个问题,即曾经风光无限、众人羡慕的银行业到底是怎么了?

 

回溯2009年,当花旗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巴克莱银行还在经历“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压力测试时,澳大利亚四大行则安然无恙。据悉,当时的投资者买下三家银行全部股份的资金也抵不过一个西太银行的市值。

 

伴随目前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对金融行业展开“大清查”,曾经“高高在上”的四大行也随即坠落云端。随着各大律所、监管机构纷纷准备对各大银行提起诉讼,未来几年内,四大行和主要商业银行可能会面临长达数年的连续诉讼,由此支付的诉讼成本、赔偿金额、各项罚款或高达数百亿澳元。

 

史上最大规模集体诉讼

 

据报道,澳大利亚银行业将引来史上最大规模的集体诉讼。近500万澳大利亚居民将对澳大利亚主要大银行提起集体诉讼,要求后者赔偿人均数千澳元的损失。

 

 

据了解,澳大利亚近1/3的工人都投资了银行零售养老基金。澳大利亚上市律师事务所Slater & Gordon于9月11日宣布代表这些受影响的工人向主要银行提起集体诉讼。

 

据估计,这起集体诉讼是澳大利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集体诉讼。如果胜诉,每位工人可追回3000澳元的损失,四大行或因此损失超过10亿澳元。

 

据了解,银行旗下的养老基金把会员账户中的款项默认存入自己所属的母公司,而不是为会员选择利率最好的银行。由此一来,养老基金会员较自己本应享有利息收益减少0.5%-1%。

 

以现金账户余额10万澳元的客户为例,0.5%的利差即可在6年造成3000澳元的损失。

 

另外,如果一名客户选择了投资AMP银行旗下的零售基金,账户余额为25,000澳元。和行业基金相比,这名客户在5年的时间内可损失近1600澳元。更为糟糕的是,这名客户账户现金只能享受1.41%的存款利率,而行业基金的这一利率为2.59%;另外,AMP零售基金的管理费比行业基金收费水平更高。

 

据估计,大约1/3的适龄工人(总计约为500万人)拥有银行零售基金账户,账户余额不等。

 

据了解,Slater &Gordon律所代表利益受损客户起诉的是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旗下的养老基金Colonial First State以及AMP旗下的零售基金。接下来,该律所还将陆续针对其他银行提起集体诉讼。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律所集体诉讼负责人 Ben Hardwick表示称:“一直以来,Colonial First State基金资金都是托管在其母公司,即澳大利亚联邦银行。但是,联邦银行给这些客户的现金利率却低至1.25%,堪比澳联储的现金利率。”

 

“标准银行利息应该维持在2.0%-2.5%的水平。这是绝大部分银行向普通定期存款客户提供的利率水平,同时也是行业基金会员和其他零售基金会员通常可以获得利率水平。”

 

 

尽管目前该集体诉讼所涉人数和具体金额尚不明确,但是我们从官方提供的数据中可以了解道,即820万居民至少拥有一个零售账户,其中绝大多数零售账户都有现金余额。即便保守估计,也会有大约500万人涉及这场集体诉讼。

 

换言之,这场诉讼将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集体诉讼。上一次大规模集体诉讼还是发生在“黑色星期六”的森林火灾诉讼,但是有超过10万人加入了集体诉讼。

 

天价和解和巨额罚单

 

今年6月份,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和金融犯罪监管机构——澳大利亚交易报告与分析中心(AUSTRAC)就数项洗钱指控达成和解。根据和解协议,前者将支付7亿澳元罚金,同时承认违反《澳大利亚反洗钱与反恐怖主义法》53,750次。

 

 

就在CBA“天价和解案”过去仅不到三个月,经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证实,本月月初,四大行之一的西太银行承认在进行住房贷款业务过程中,违反了其应尽的贷款义务,同意支付3500万澳元的民事罚款,以终止ASIC向联邦法院提起的诉讼程序。

 

这笔罚款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因违反《信贷法》所开出的最大民事罚单。

 

据了解,2011年12月至2015年3月期间,西太银行的自动决策系统批准了约260,000笔住房贷款。在这260,000笔贷款中,有多达约50,000笔贷款是在没有采用客户实际支出信息,而是采用更为保守的家庭预算衡量标准(HEM)进行评估后批准的。

 

此外,另有50,000笔自动审批的贷款其偿贷金额出现明显低估的情况,即西太银行的自动审批系统并没有根据客户自付息贷款到期后的偿贷金额进行评估。

 

实际上,在只付息贷款到期后,客户应偿还的实际金额要明显高于只付息贷款到期前的金额。

 

上述数据表明西太银行在进行房贷业务过程中存在明显“不负责任贷款”的行为。对于上述10万笔违规贷款,西太银行承认其中的10,500笔不应自动获得批准,占西太银行贷款总额的0.4%。

 

据了解,ASIC目前正在着手对其他银行和非银行贷款机构就“不负责任贷款”行为进行调查。

 

麻烦不断的只付息贷款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报道,律所Maurice Blackburn正在准备就只付息贷款业务对多家银行提起诉讼。

 

 

继公布“5000亿骗子贷款(即通过提供不实资料骗取银行贷款的行为)”数据后,瑞银(UBS)又发布了一项有关银行只付息贷款的“重磅炸弹”。经过对900名只付息贷款借款人的走访调研,瑞银指出,竟然有多达1/3的只付息贷款借款人根本就不知道只付息贷款为何物?

 

只付息贷款指的是,借款人在贷款后的一段固定期限内,只需偿还利息,无需偿还本金的贷款,也就是说,他们的月供起初较低,但后面会大幅跳高。这些贷款经常被投资者用来增加负扣税,但由于前期还款较低,自住业主也越来越喜欢使用。

 

在调查过程中,38%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在只付息贷款期内,自己没有进行任何本金的偿还,并且在只付息贷款到期后自己的偿贷额会显著增加。”

 

此外,调研结果显示7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面临的财务压力处于中度或高度级别。换言之,尽管这些贷款属于抵押贷款,安全系数较高。

 

但是,在利率上调、或者只付息到期无法循环使用的情况下,借款人极有可能由于还不上贷款而违约。

 

在过去五年,尤其是住房市场蓬勃发展时期,只付息贷款一直是各大银行的心头好,占新增贷款的比例一度超过47%。并且,无论是银行员工,还是贷款经纪,为了业绩和获得更高的佣金收入,在明知客户负债重的情况下鼓励客户尽可能多贷,并且尽可能使用只付息贷款。

 

银行养老基金是非多

 

在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的调查中,澳洲国民银行旗下养老基金信托机构NULIS陷入了调查门的漩涡当中。

 

 

皇家委员会律师Michael Hodge在听证会上对 NULIS前主席Nicole Smith进行了问询。Michael Hodge指出,澳洲国民银行养老基金受托人和管理人之间存在固有的利益冲突。

 

一方面,受托人理应按照退休基金会员的最佳利益行事。另一方面,管理人则直接服务于银行,需要以银行的利益为重。

 

Hodge说道:“这种冲突几乎无法协调。在这样的机制下,管理机构如何为养老基金会员提供建议?对于这样的服务,退款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今年7月份,澳洲国民银行在未告知旗下养老金客户可以选择不缴纳计划服务费(plan service fee)的情况下默认向客户收取数百澳元。

 

7月25日,澳洲国民银行同意向受影响客户退款6700万澳元。在8月6日召开的听证会上,听证会展示的证据让NAB原本打算退给客户的6700万澳元在不到两周的时候内骤升至8700万澳元。

 

Hodge说道:“早在2015年前,Smith就曾被告知澳洲国民银行养老基金部门存在违规行为,并导致很多养老基金会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扣除了不合理的费用。作为代表养老基金会员利益的受托人机构,在这种情况下却没有及时采取任何行动。”

 

上月,澳洲生产力委员会和皇家委员会对澳洲养老金行业“收费高、收益低”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前者指出,由于回报率不及养老基金管理成本,澳洲居民每年损失高达数十亿澳元。

 

APRA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养老基金收费最高的是西太银行旗下的Retirement Wrap,收费为5.885亿澳元;其次是澳洲国民银行旗下的零售基金MLC(3.031亿澳元)。

 

据统计,收入排名第1的基金,即西太银行旗下的养老基金业务BT拥有1,226,524个会员账户,管理资产超过868.8亿澳元,即每个账户70,000澳元。按照总收入588,498,000澳元计算,相当于每个账户向西太银行缴纳的管理成本每年达到480澳元。

 

相比高昂的收费,同期养老基金收益率排名中,银行零售基金却处于排名垫底的位置。

 

END

 

当然,四大行声誉受损所带来的风险并不仅仅停留在媒体报道和监管机构调查一事上。更为严重的是,四大行所面临的真正风险则来源于目前愈演愈烈的房产市场危机。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澳大利亚银行业昔日的辉煌和房地产市场的蓬勃发展不无关系。而今,越来愈多的迹象表明澳大利亚房产市场放缓明显。

 

澳大利亚权威房产机构CoreLogic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全澳范围内房价已经同比下跌2.0%,悉尼跌幅更是达到了5.6%。

 

 

因此,与其说是媒体的负面报道和监管机构的调查导致了四大行“繁荣发展期”的结束,不如说正是“栓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即房地产市场的下行导致了银行业“日进斗金”日子的结束。

 

或许,只要买房子就不会亏的日子已经过去。同时,庞大的家庭债务预计仍将持续上升。鉴于此,对于澳大利亚银行业而言,或许最糟糕的事情远未过去!

热点新闻2019年02月17日 星期日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