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BizCover 公司类顶部横幅

豪赌人生!澳洲赌业大亨小帕克风光之后的萧瑟

04月15日 11:10:45

阅读导航

  • 前言

  • 澳大利亚可能正在见证亿万富豪帝国终结

  • 詹姆斯·帕克的云端人生

  • 从云端坠落,只需要三次崩溃

  • “屋漏偏逢连阴雨”,皇冠豪华公寓开发障碍重重

 

前言

 

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曾在一次采访中半开玩笑的说:我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能够在悉尼建造一些被世人认可且称得上非凡的东西。这是我的“To Do List”上面最后一个等待完成任务。当时的帕克语气轻松,但却掩盖不住真情流露的坚定。

 

 

悉尼、悉尼、悉尼、悉尼……仿佛已经成为了帕克的一个说不清也道不明的羁绊。


 这位亿万富翁、博彩业大亨长期以来都与悉尼有着复杂的关系:在父亲克里(Kerry)的注视下,帕克在悉尼长大;在悉尼帕克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他的家人在悉尼建立起了庞大的媒体帝国。

但悉尼这座城市,现如今却成了帕克无法面对或者说不想面对的心结。


2012年,帕克获得批准,在悉尼的Barangaroo建造一座价值20亿澳元的豪门赌场时,他自豪的宣布:建设悉尼第二座赌场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获得利润,这也将是帕克家族在悉尼的印记。

时间快进7年,帕克却开始有意无意的逃避悉尼。这些年,帕克没有在自己最熟悉、最多回忆、倾注最多感情的悉尼居住,而是选择生活在遥远的以色列、美国洛杉矶和阿斯彭(Aspen)、阿根廷农场,或者干脆乘坐巨型游艇过着海上漂流的生活。

 

帕克最近一次入境澳大利亚是在今年二月,而这次回归仅是为了续签护照而不得不做的行政访问。在悉尼,他几乎没有离开机场,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墨尔本。

难道帕克真的厌倦了悉尼?

 
帕克在自传中说:“事实上,我已经开始害怕悉尼。我害怕报纸、害怕媒体,我不想再面对这些报道对我的打击了。也许,悉尼对我来说都不会再有家的感觉了。甚至说,悉尼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我痛苦的来源。”

 

事实上,帕克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家乡,只不过必须是以胜利者的姿态。
 

帕克希望能够在2021年完成他的最新项目:价值22亿澳元的Barangaroo豪华皇冠酒店和赌场综合体。也许那时候,帕克就能威风凛凛地将自己的巨型游艇再次驶入悉尼港。

 

 

但今时今日,帕克美梦成真的时刻是否能够到来,连帕克自己都半信半疑。

 

帕克曾对朋友说起,自己的命运与悉尼密切相关,而现在更是将自己的一切都押注在了悉尼皇冠酒店赌场项目。如果项目完不成,那就完了。
 

据报道,分析师们认为皇冠悉尼项目拥有罕见的长期博彩牌照,预计能够在开业时获得约2亿澳元的收入。

 

但帕克依然担心皇冠终抵不过世事无常,在自己手中变成一家“夕阳企业”。

 

1

澳大利亚可能正在见证亿万富豪帝国的终结

 

上周一晚(2019年4月8日)一个重磅消息让市场沸腾:有消息称,帕克和他的澳大利亚博彩企业皇冠度假酒店集团(Crown Resorts)正在考虑一项100亿澳元的收购要约。

 

第二天,皇冠度假酒店集团宣布,全球排名第二的博彩业巨头美国永利集团(Wynn Resorts)提议作价100亿澳元收购帕克拥有的该集团47%股份。一旦收购完成,这将成为澳大利亚今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帕克最终将持有永利公司约10%的股份,价值近20亿澳元,并且获得发展全球博彩业务的机会。

 

但仅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永利就突然宣布终止收购澳洲皇冠度假集团的商谈。这一进展如过山车一般的收购案引起了种种猜测。


在短短一天时间内,帕克的皇冠度假集团就经历了如此大起大落。那么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呢?帕克经历了多少,又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呢?

 

经营着高风险赌场生意的帕克,人生也越来越像一场赌局。

 

 

其实,在帕克的核心圈子里,出售皇冠这个消息已经算不上是“晴天霹雳”。熟悉他的人都已经看出,帕克越来越想要“摆脱”皇冠的所有权,并已经向其他赌场运营商表示了出售所持股份的意向。

 

一个世纪以来,由弗兰克(Frank)、克里(Kerry)和现在的詹姆斯(James)领导的强大的“帕克王朝”一直盘踞在澳大利亚商业世界的顶端。自1933年弗兰克爵士创办“澳大利亚妇女周刊”(The Australian Women’s Weekly) 和1956年澳大利亚第一次电视广播播出以来,帕克家族在商业和政治上发挥了几乎无可比拟的影响力,在电视、报纸、杂志出版和赌场等领域成为了开创且主导行业的领袖。甚至可以说,皇冠的影响力让其拥有了建立和推翻政府的权力。

 

正因为这无可比拟的影响力,詹姆斯·帕克作为帕克家族新一代接班人一直是公众关注的对象。

 

如今,在澳大利亚,很少有商界人物能像詹姆斯这样引起公众如此大的兴趣。从他的浪漫爱情,包括与流行歌星玛丽亚·凯利(Mariah Carey) 高调恋爱、订婚以及后来分手;到他招待好莱坞名人的奢靡游艇派对;再到他与当时的九号娱乐(Nine Entertainment)老板David Gyngell在位于邦迪海滩(Bondi Beach)的家门外打架,这两个人曾是长期的朋友,自从上学以来就互相认识,并在彼此的婚礼上做过彼此的伴郎。

 

 

类似种种,仅帕克的私生活就能登上澳大利亚所有报纸的头条,更何况是帕克商业帝国的最终归属。


市场对皇冠收购案的猜测已经愈演愈烈,尽管永利已退出谈判,但该集团或另一家竞购者预计将卷土重来。无论如何,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帕克想要离开。只要皇冠出售,在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派克亲手将四代人建立起的“帕克王朝”拱手让人。澳大利亚可能正在见证一个时代的终结。

 

除了会卖给谁、多少钱成交、什么时候能有定论这类问题,帕克对澳大利亚的看法、帕克的健康状况(去年3月帕克以精神健康问题为由从皇冠董事会辞职)也吸引着人们的关注。

 

但更多人想问的还是:帕克为什么想要卖掉皇冠,为什么想要离开?

 

2

詹姆斯·帕克的云端人生

 

2006年2月,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在悉尼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向台下聚集的政客、名人及体育英雄们致辞时,声音在颤抖。

 “我的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和导师,但最重要的是,他是我的父亲,这是我最大的财富。”当时,詹姆斯·帕克的父亲克里·帕克(Kerry Packer)刚刚在节礼日去世,享年68岁。

 

 

帕克的话掩盖了他与亿万富翁父亲之间一种更为复杂的关系,这一关系在十多年间一直困扰着他。

 

在克里·帕克这位媒体大亨去世后,帕克开辟了自己的道路,建立起一个博彩帝国。也可以说,他的过去和现在都在为摆脱父亲的阴影而挣扎奋斗。

 

帕克成长一个在聚集了国家最有权势商业巨贾的家族,他们的育儿技巧并不为人所知。帕克的曾祖父罗伯特·克莱德·帕克(Robert Clyde Packer)最早创立了家族媒体公司,但真正把它打造成一个帝国的是他的儿子弗兰克·帕克爵士(Sir Frank Packer),也就是小帕克的祖父。帕克的父亲克里·帕克(Kerry Packer)在最严厉的教育下成长,其中包括被马球鞭抽打。这样的教育方式也一代一代的被传递了下去。

在2013年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在被问及他与父亲的关系时表示:“我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我不会说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分钟或每一个小时都是美好的。”

帕克的父亲称不上慈爱,帕克的成长环境也称不上稳定。克里·帕克脾气暴躁,有赌博习惯,如果有人不能达到他的期望,他甚至还会虐待他人,并且对阻碍自己赚钱的政客不屑一顾。

有传言说,克里·帕克(Kerry Packer)十几岁的时候,在吉朗(Geelong)度假,走时忘了带走网球拍,而被父亲训斥并被要求自己回去拿。于是克里不得不自己从吉朗乘火车回到悉尼。后来,当克里对詹姆斯不满意时,克里的做法如当年自己的父亲如出一辙:将詹姆斯赶下飞机,让其自己开车去目的地。

 

帕克太想要证明自己能凭自己的能力创造更大的财富,这决心也化作动力,驱使帕克一往无前。
 

在2013年的一个晴朗无云的日子里,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一帆风顺”地登上了“世界之巅”。他被拍到在俯瞰悉尼港全景的阳台上,眺望如明信片一般的绝美风景和来往渡船。当时的帕克45岁,身材苗条,一眼看去就觉得气质不凡。被描述为一个“充满野心”和“总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统治者”。

 

 

而事实上,这个当时身价高达60亿澳元的男人,一直在“掷骰子”,不停地下着更大的赌注。

 

自2007年剥离家族媒体资产以来,他一直专注于将自己持有的多数股权皇冠度假酒店集团(Crown Resorts)打造成一个真正的全球博彩帝国。

 

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在澳门开设了一家大型赌场,抢购了博彩业巨头凯撒集团(Caesars)的大量股份,并在世界著名的拉斯维加斯大道(Las Vegas Boulevard)上买下了一个计划开发项目。接下来,帕克还将目光投向了更崇高的抱负:鉴于日本当时正在逐渐解除对赌场的禁令,皇冠开始向全球最大的未开发赌博市场之一日本扩张。


这些年,帕克走的每一步都是“一掷倾城”,步步都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天价。但时至今日,帕克也不得不承认“云端人生”告一段落,自己也付出了想像不到的代价。
 

3

从云端坠落,只需要三次崩溃

 

2017年,帕克开始大举出售自己名下的海外资产,几乎完全退出了澳大利亚以外的博彩市场。在当年10月的一次股东大会上,他被迫承认皇冠在全球战略上“没有成功”。

2018年3月,帕克做出了令人震惊的决定,辞去了22家澳大利亚公司的董事职务,不再在澳大利亚境内担任任何董事职务。这标志着他完全退出了公共商业生活。

2018年6月27日,詹姆斯·帕克退出了其私人公司联合报业控股(Consolidated Press Holdings, CPH)的董事会职务。

 

在经历了与歌手玛利亚·凯莉(Mariah Carey)分手以及皇冠扩张战略失败等动荡之后,帕克的精神健康问题是其辞职的原因。

 

 

后来,媒体曝出帕克的照片,大多都看起来精神状态颓唐,且浮肿肥胖。去年对帕克的报道也大多是与其精神疾病相关。据悉,帕克正在服用一系列抗抑郁药物,这些药物减缓了他的新陈代谢,使他很难控制自己的体重。

这些药物的摄入也使帕克失去了不顾一切、驰骋商场的动力。因为情绪一直不稳定,帕克将不得不继续接受药物治疗,这些药物可能会使他的下半辈子的感官迟钝。

 

他的一位朋友说:“帕克的大脑没有停止思考,但他的速度确实变慢了。这种药物让他像是在铁轨上行驶,没有低谷,也没有高潮。”


现如今,为了避开无所不在的摄像头。帕克的核心交际圈子仅限于少数几个密友、他的现任女友凯莉·林(Kylie Lim),以及他的前妻埃丽卡和他们的三个孩子。

其实,帕克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绝不是行驶在波澜不惊的铁轨上,而是如“过山车”般忽上忽下。现年51岁的他已经结婚或订婚四次,更是经历了三次崩溃时刻。

 

据悉,澳大利亚电信市场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解除管制。

 

1995年5月,One Tel公司成立,种子资本大约为500万澳元。

 

1997年11月,One Tel公司以每股2澳元的价格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

 

1998年1月,该公司推出“全球战略”,业务开始急剧,扩张到美国和英国等欧洲国家。

 

1999年2月15日,默多克家族的新闻集团和帕克家族的PBL公司通过一系列复杂的安排,同意立即投资4.3亿澳元,以及未来投资2.8亿澳元,来换取One Tel公司40%的股份。在澳洲拥有一家领先的、客户规模高达200万用户的移动电话网络的梦想,让这两大富豪家族憧憬。

 

但在2001年,情况急转直下,电信公司One.Tel生意失败倒闭。这也是帕克人生第一次崩溃时刻。这次失败令他患上抑郁症,变得孤僻,第二年他的第一段婚姻亦划上句号。

 

帕克曾在采访中说:“One.Tel是个可怕的投资,一件非常后悔的事。这次投资让我变得抑郁,情绪上筋疲力尽,我的婚姻也破裂了。我感到孤单,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明显在我生命中,那不是段美好的时光。”

 

One Tel给默多克家族和派克家族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小默多克得到了父亲的安慰,而帕克(Kerry Packer)却在这笔交易上严厉斥责了他的儿子。

但之后,帕克又振作起来。出售了大部分传统媒体资产,开始关注新数字技术,收购了在线就业公司Seek和CarSales.com。

 

据悉,帕克以33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媒体集团半数股份出售给香港私募投资公司CVC。作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因为这笔交易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帕克亲手拆除了父亲建立的媒体帝国。

 

早在澳门成为现在的博彩业圣地之前,帕克就已经看到了澳门的潜力。此后,帕克在全球推动了一系列博彩业交易,收购了澳大利亚、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博彩资产,完成了“博彩帝国”的整体布局。

 

但由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派克的人生又经历了第二次崩溃时刻,皇冠集团在美国赌场投资交易中损失了约20亿美元

2004年,帕克首次遇到了何鸿燊之子何猷龙。何猷龙当时正在寻找澳门City of Dreams赌场项目的合伙人,在悉尼经人引见了帕克后,双方一拍即合,成立了新濠博亚娱乐公司。帕克家族当时以出版和广播生意而知名,2004年帕克家族斥资2.11亿澳元收购了与何猷龙合资公司50%的股份。

 

两年后,新濠博亚控股有限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澳门皇冠于2007年开业,次年更名为新濠博亚。The City of Dreams赌场于2009年开业。皇冠的全球野心在2015年达到顶峰,帕克家族在第七家赌场在澳门开业,开幕式上,数百名VIP嘉宾参加了一场盛大的派对。

 

 

帕克当时告诉记者,从政治意义上说,最重要的是他与何猷龙树立了中澳企业合作的典范。

 

澳门投资的巨大成功使帕克走出了第二次崩溃时刻带来的阴影。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2016年10月,中国警方突然逮捕了18名皇冠的雇员,其中包括3名澳洲人,称他们涉嫌宣传赌博。

 

此后,帕克的全球计划开始受挫。随着中国政府的反腐运动和对资本外流的打压,帕克的“中国梦”也开始迅速褪色。


虽然像帕克这样有影响力的商界领袖在澳大利亚政治上有很大的影响力,但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决策几乎无能为力。

 

同时,帕克与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分手,凯莉被传向帕克索取5000万美元的分手费。

 

 

帕克情场、生意场均受到巨大挫折,再次陷入崩溃。帕克在自传中提到,这一次可以说是他人生的最低点。2016年底,偿还债务的压力增大,且悉尼Barangaroo项目急需资金,帕克不得不结束了与何鸿燊家族12年合作关系,将股份卖给了何鸿燊。

 

中国的政策变化可以说一定会带来严重的商业后果。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悉尼Barangaroo赌场酒店的前景。这个被标榜为只有VIP的赌场,预计2021年完工,它的命运必然与来自海外人士的大手笔消费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今时今日,澳大利亚VIP博彩市场的复苏却可能陷入长久的停滞当中。Barangaroo赌场酒店也可能变得不再那么有吸引力。
 

名利双收不代表不会患上抑郁症,有钱又有名气甚至可能是双重打击。

 

帕克就是如此。

 

和许多生来富有的人一样,帕克对他不认识的人有一种天然不信任。他善于用有影响力的政治经纪人来包围自己,这些人知道如何对付政客和媒体。皇冠度假酒店董事会的重量级人物比澳大利亚任何其他公司都多。他身边都是“奉承者”、“朝臣”和“仆人”,帕克只与他认为可以信任的人混在一起,比如超级富豪、为他赚钱的人,以及他多年以来认识的人。

 

但帕克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当事情不如意或身边的人逆其意而为,他就会感到失意。身边的人阿谀奉承,亦会令帕克缺乏安全感。帕克更是狗仔队追访的对象,无处不在的狗仔队令他无处可逃。另外,当帕克抑郁时也难以求助,皆因像帕克这样的人,不能被视为脆弱的人、不能被人目击出入治疗师的办公室,也不能被人看到对同事打开心靡。

 

经历三次崩溃时刻的帕克,感到再也无法坚持下去。终于承认精神健康问题,辞去了皇冠度假酒店集团董事会职务。

 

4

“屋漏偏逢连阴雨”,皇冠豪华公寓开发障碍重重

 

除了赌场业务发展受阻,皇冠度假酒店集团(Crown Resorts)在悉尼和墨尔本的豪华公寓开发项目都遇到了障碍,原因是规划问题和房地产市场低迷。


当前,皇冠度假集团旗下墨尔本和珀斯赌场的VIP消费支出都有所放缓,人们对其悉尼和墨尔本公寓项目的可行性也提出了质疑。

 

 

在悉尼,皇冠卷入了一场与Barangaroo开发管理局(BDA)的长期斗争,原因是该管理局的新项目Barangaroo Central遮挡了皇冠项目的景观。虽然皇冠是这起案件的早期赢家,可能会迫使BDA降低其塔楼高度,但BDA将在8月份对这一决定提起上诉。成功的上诉可能意味着皇冠项目的悉尼港景观仍然受阻。如此以来,皇冠的Barangaroo酒店及公寓楼价值可能出现下跌。


尽管发生了上述官司,但皇冠集团仍在继续建设赌场、酒店和公寓,并已完成其地面设施、酒店楼层建设已至23层,并将于今年7月开始建设高达33层的六星级公寓。

皇冠集团表示,预计酒店工程将在复活节前完工,而整个项目有望在2021年完工。

虽然工程进展一直保持稳定,但该大厦公寓的销售细节却不为人所知。皇冠从未正式宣布开始出售这些公寓,而是选择私下将其出售给“家人和朋友”。

 

据了解,皇冠度假集团只售出了82套公寓中的四分之一,价格从950万澳元起。目前,该项目唯一已知的买家就是帕克自己2017年以6000万澳元买下了该项目的两层。


据悉,皇冠度假集团在墨尔本也有公寓楼项目,且该墨尔本项目将是全澳最高的公寓项目。但在一个关键的规划截止日期之前,它遇到了资金问题。上个月,维多利亚州政府拒绝了皇冠及其合资伙伴Schiavello延长其规划审批期限的申请,该申请于3月2日到期。

 

根据2017年的批准,合资企业在许可证到期前有两年时间开始开发该南岸地标。但在墨尔本公寓市场低迷之际,皇冠度假集团现在不得不重新考虑建造这座大楼的计划。皇冠曾计划建造708套公寓,以及一家拥有388间客房的六星级酒店。

 

END

 

 

一切仿佛都在急转直下。

 

但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帕克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詹姆斯·帕克有能力看到大局,掌握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评估商业决策时、在创办企业时、在时机成熟出售企业时,帕克并没有多愁善感,他的成就也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父亲。

 

帕克是一位精明出色的商人,他曾经在传统媒体急剧衰落之前成功转型。现如今,也许他也意识到了博彩业及房地产市场正在出现类似挑战,并知道已经是离开的好时机。

 

对于今时今日已经年过半百的詹姆斯·帕克来说,继承与维持帕克家族的荣耀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变得健康。

 

欲达高峰,必忍其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财富的代价,帕克比谁都了然于胸。

 

 

也许,帕克受够了在聚光灯下仿佛“一丝不挂”的被审视,受够骚扰和冷嘲热讽。

 

也许,帕克厌倦了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的遭遇,厌倦肩负重大责任的困顿。

 

也许,帕克会在未来某天宣告一个时代的终结,或者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那也将意味着,帕克为自己找到了更向往的生活和更想要前行的方向。

 

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声明:文章谨代表作者星辰个人观点,供交流探讨及信息分享,与平台及其他组织立场无关。

 

文章参考来源: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4-11/australia-s-other-billionaire-dynasty-confronts-end-of-an-empire

https://www.afr.com/business/gambling/james-packer-s-complex-relationship-with-sydney-20190410-p51co3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companies/james-packer-bears-a-heavy-crown-20190412-p51dk8.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6917931/James-Packers-startling-reaction.html

https://theprint.in/economy/australian-billionaire-james-packer-may-end-family-empire-with-wynns-on-off-bid/221079/

https://www.canberratimes.com.au/story/6011389/packer-may-realise-global-vision-at-the-right-price/

 

热点新闻2019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