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澳大利亚电力供应危机分析

12月27日 09:24:14

澳洲能源资源丰富,是世界上优质煤炭和天然气主要出口国之一,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澳洲目前正面临电力供应危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相当复杂。

 

澳洲应对世界气候变化的措施是造成危机的直接原因

 

世界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气温变暖而引起的各种生态环境危机越来越严重和尖锐。

 

2007年上台的澳洲工党政府总理陆克文认为,作为世界人均二氧化碳排放最高的国家,澳洲有道义责任在应对气候变暖的全球努力中起引领作用。陆克文政府一反过去自由党政府的立场签暑了京都协议。 

 

2012年工党政府推出了二氧化碳排放税。

 

随后上台的自由党政府在2014年用“直接行动”(Direct Action)方案取代了二氧化碳排放税。

 

2015年澳洲自由党特温布尔政府签署了巴黎气候大会协议,承诺到2030年时,澳洲二氧化碳排放总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下降26-28%。

 

自由党“直接行动”计划的核心是设立一个新能源发展基金和一个减排指标市场;政府在减排项目上招标,性价比最高的报价获得政府基金的资助,通过这些项目的推进达到减排的目标。

 

 

上面的表述颇为直白,但实际操作相当复杂。

 

1.首先减排的总目标和时间段要合适。总目标设定得越高,政府就必须拿出更多的资金资助企业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开发新能源,减少污染排放。这实际上增加了政府财政负担。

 

2.第二,政府资助企业减排的成本必然传导至国民经济整体,能源供应和减排措施会对不同产业和家庭带来冲击,总体上会形成一定的成本,对经济发展造成一定负担。

 

但也有观点认为,尽管短期内有成本上升的一面,能源结构和供给方式的技术优化对经济发展是必要的,符合世界发展趋势。

 

“直接行动”计划的实施对澳洲电力工业影响极大

 

澳洲电力工业是二氧化碳排放的大头,占全澳排放的35%。

 

澳洲发电厂种类较多,有黑煤发电厂,褐煤发电厂,天燃气发电厂,燃油发电厂和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站。

 

褐煤电厂都是些运行近百年的老电厂,发电机组接近寿命,污染严重,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体。

 

在电力系统二氧化碳减排竞标市场中,以风电和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项目无疑占有优势。

 

这些项目获得了大量政府补贴,据报道澳洲近年来90%新增加的电力供应来自风电和太阳能,政府每年资助新能源的总额达到20亿澳元。

 

政府巨额资助以及风电和太阳能本身的低运行成本使得新能源在电力供应的市场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相反以煤炭,特别是褐煤为原料的发电机组成本上升,私人资本包括银行对褐煤电厂的投资望而却步。缺乏投资使得关门大吉成了这些老电厂的唯一宿命。

 

 

然而新能源供电也有缺陷:

 

首先供电有点靠天吃饭,风小时或者太阳不猛时,供电会下降。

 

另外风电和太阳能电站往往建在比较偏远的地区,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和其他辅助设施保证和电网的匹配兼容。

 

新能源供电能力的上升和褐煤供电快速下降造成了澳洲电力供应的不平衡,过多依靠风电和太阳能有可能造成局部地区和时段的供电不足。这一幕首先在南澳(澳洲的一个州)发生。

 

2016年9月,50年一遇的风灾吹倒了3座高压线塔,打乱了南澳高度依赖风电发电的电网运行,造成全南澳各地停电一天至数周不等(澳洲共分成6个州2个行政区)。

 

2016年5月,南澳Northern 电厂关闭,2017年3月占全澳发电量5% 的Hazelwood 电厂关闭,2022年全澳第三大发电厂,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Liddell电厂也将关闭。

 

这一系列电厂关闭拉大了供电缺口,澳媒评论认为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2017-2018夏季用电高峰时大面积停电的概率高达75%。

 

澳洲供电系统的混乱造成电费快速上涨。10年来电费涨了一倍。澳媒方面说澳洲成为全球电费最贵的国家,后又改口称是发达国家中最贵的。

 

过去6年间在维多利亚州,因拖欠电费而被停电的家庭比例上升了140%。澳洲4个主要的州被停电的家庭总和达9万多户。澳洲议员称澳洲成了用电的第三世界国家。

 

面对可能的大停电和电费的飞涨,自由党特温布尓政府提出了一种折衷,既国家能源保障计划(National Energy Guarantee) :规定电力零售商向电厂购买电力时,必须购买一定比例的煤电,然后才能购买较便宜的新能源电源。

 

这样传统电站不至于完全被逐出市场,从而稳定电力供应。

 

澳洲电力供应首先是一个政治问题,其次才是经济和技术问题

 

 

澳洲可能爆发大面积停电以及电费的飞涨在澳洲媒体和政坛上掀起阵阵风潮。自由党右翼和保守主义集团攻击工党和绿党毫无道理的推高了澳洲减排目标。他们认为澳洲只占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1.3%,既便澳洲达到巴黎大会承诺,但只要中国和印度继续保持排放的速率,世界二氧化碳总量不会减少。他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澳洲工党和绿党推崇环保是自我束缚,是自杀行为,阻碍了澳洲经济的发展。

 

然而保守派的攻击并没有撼动工党和绿党环保的立场和政策。工党坚持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45%,新能源占供电总量的50%。

 

这里出现一个问题:既为什么在环保政策已经危及澳洲经济,造成电力涨价的情况下,工党的环境政策还能持续?

 

实质上这个问题已经涉及到了澳洲基本社会阶层利益划分和博弈的政治问题。

 

如果说自由党代表资本,中上阶层,和占社会主导地位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利益,工党则代表中下层阶层和新移民的利益。近年来不断上升的绿党则代表着反资本势力。这种势力在大学青年人和新移民中非常有市场。

 

在工党左翼和绿党眼中,世界上的问题首先是资本力量太强大,资本为了赢利,大量砍伐亚马逊和印尼的森林,在世界各地大肆排放污染物,破坏了臭氧层,造成全球气候变暖和海平面上升,威胁到人类和世界的生存。

 

在工党左翼和绿党眼里,首要的任务是阨制资本的恶性发展对环境的破坏。为此放缓经济发展的代价是值得的。而且他们认为通过对财富的合理再分配,应该由资本而不是劳动大众来担负环保的成本。

 

一般大众对政府政策的辨论并不十分关注,也很可能搞不懂。反正中下层民众和新移民多的社区一般都选工党和绿党;反之亦然,中上层社区是自由党选票的铁仓。

 

这说明了为什么尽管自由党右翼和澳洲保守势力竭力反对任何应对气候变暖的政策,自由党作为整体,为了争取中间选票,仍然附和工党和绿党的气候政策,只是在程度上不那么冒进。目前自由党减排的目标仍然是2030年26-28%,新能源在总能源中占比28-36%。

 

因此,澳洲媒体和政坛不论左右都承认澳洲电力供应在当今气候政策辩论的框架下首先是一个政治问题,是选票问题,其次才是经济和技术问题。

 

普世价值论反复宣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多党议会政治体制是发达国家稳定发展的根本,其实这只是教科书式的理想表述。实际上市场经济在澳洲这样的国家十分的受限制。

 

究其原因是市场经济必然造成社会分化,而在民主政治的体制下,代表社会中下层利益的工党(社会民主党-广义而言)必然利用议会制度限制资本。这种博弈虽然能弥补社会分歧,稳定社会,但会形成阻碍经济发展的“政治正确”观念,引导社会走上寅吃卯粮的福利社会。

 

资本和“政治正确”的不断角力已经在西方社会造成了一个不利社会经济发展的怪胎。在“政治正确”和福利社会的双重围困下,资本要么出走发展中国家,要么在发达国家内大搞以房地产为支撑的各种金融扩张,加高杠杆导致经济泡沫化。

 

全面市场经济加多党议会政治制度绝对不适合中国。那条道路必然造成社会分化,而弥補社会分化的代价极高。事实上中国前段时期的官场腐败,两极分化,政府为了保持合法性而不顾一切的GDP至上发展方式,相应的严重污染,房地产泡沫,金融杠杠过高,已经预示了那条道路的危险。

 

观看19大新闻,本人最大的感受是:如果说18大的最响亮的关键词是突出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19大的最响亮关键词已改变成坚持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

 

全世界都在看中国最终能否走出一条与西方不同的发展道路。当然西方的模式也有借鉴之处,最有借鉴意义的可能是政治透明。党的领导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应保证中国道路的成功。

 

热点新闻2018年09月25日 星期二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