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亲历澳洲 | 一位平凡中国老年人眼中的澳大利亚

07月29日 14:01:46

当我决定移居澳洲的时候,我把这个决定局限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只是在和病卧床榻上的父亲聊天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虚弱的父亲用沉默回应了我的试探,母亲说,父亲直到离开这个人世也没有原谅我的这一选择。

 

我曾经是父母最疼爱的孩子,我想父亲的沉默是因为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年已不惑的时候放下国内已有的一切在异国他乡从头打拼,想必母亲也一定受了父亲的影响,在过去的三年里总用各种理由搪塞我想带她来澳洲看一看的请求。

 

直到今年六月,母亲才在姐姐的陪伴下鼓起勇气来看看这个她眼中“流放小偷,流氓和强盗的国家”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一个半月过去了,母亲在南半球冬日的艳阳下,晒着暖暖,给我讲了她眼中的澳洲。

 

*图片源于网络

 

 

母亲属猴,今年已经七十四岁,见过她的人都夸她年轻,以为她六十出头。我小的时候,为此也颇为骄傲,因为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时常和父亲开玩笑,“当年你是用什么手段追到妈妈?”,父亲总是面含羞涩的说我没大没小,而母亲每次都赌气似的说:”上当受骗了,如果有下辈子,嫁谁都不嫁给你“。我从未听到父母说过“我爱你”,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彼此牵过手,却无时无刻的能感受到他们人生的彼此搀扶。

 

父亲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母亲都不再穿颜色艳丽的衣服,她在用这种方式来纪念父亲,我明白,但从未说破。父亲往生三周年后,我告诉母亲,你要过你的生活,要做回你自己,我想看到那个漂亮的妈妈。

 

来到悉尼,我要去上班,太太便每天陪妈妈逛街,有一天她告诉太太,”每天早上路过咖啡店,看到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前一杯咖啡,一片面包,悠闲的聊天,每个人都显得悠然自得,每个人都干净清爽,头发打理的纹丝不乱,很多看起来八九十岁的老人都还穿着大红,大紫的衣服,非常漂亮,她想要这样的生活“。第二天,太太去店里给她买了件红色的上衣,母亲在家里像孩子般试了又试,拍了很多照片。

 

母亲说,这里每个老人都干干净净,很多简单的衣服都能穿出非常精干的效果。生活过的悠闲舒适,好像她们每个人从来都不会遇到烦心事一样。我告诉她,这是一种心态,澳洲的老人人生遇到的苦痛不会比我们更少,人生有那么多快乐,为何我们要选择痛苦?

 

*图片源于网络

 

来澳洲的一个月,我们明显看到母亲的吃饭吃的很好,看得出她的食欲。她说,这里的菜,水果,让她回想起了小时候的味道。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基本不吃肉,但在澳洲,她开始吃太太做的排骨,羊排,牛肉,鱼,她说,她吃的没有负担,而且真的非常有味道。

 

在我童年的时候,母亲喜欢在家里的小院里种点花草,蔬菜,她尤其喜欢西红柿刚刚变红时蔓藤(Truss) 的清香,在超市里,她惊讶的发现这里的西红柿都是带着蔓藤卖的,每一次我和她都要拿着闻个半天,那是记忆里久违的味道。

 

母亲喜欢做面食,手工面条,馒头,饺子,包子,她惊讶的发现这里的面粉不但比国内的便宜,而且非常的劲道,无论做什么面食,都超出她的预料。那种麦香,是童年的味道。

 

 

母亲经常出去走走,她喜欢看家家户户的房子,看别人的后院,她说,儿子啊,你要好好奋斗,买一栋靠海的房子,有个大大的院子,别种草,多种点菜。

 

看各种别墅,看的多了,母亲恍然大悟,说,这不就是我们国家时常倡导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吗?一家一片庄基地,自己盖房子,但差距还是挺大,提到咱们的农村,映入脑海的就是“脏乱差” ,怎么这里的村子家家户户房子都各有特色,干干净净?前后院的草坪休整的像地毯一般,连路边的野花都开的像盆栽?

 

妈妈用半个月时间学会了如何过马路,渐渐习惯了被每一辆车礼让。从开始的谨小慎微到现在的轻松自如。她说,她感受到了尊重,这不像是“流氓,小偷,强盗的后代”。

 

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带着她开车四处逛逛,妈妈说,怎么这里人开车如此的有秩序,极少听到汽车按喇叭,无理的变道加塞。

 

她不再担心我开车出行,相反她开始享受这样的生活,说,如果再年轻几年,她也想学着开车,因为她能看到很多澳洲老人,八十九十,还在开车上路,能想象这里生活的方方面面对她老人家的震撼。

 

*图片源于网络

育儿

 

妈妈几乎每天回家都告诉我说,她搞不懂为何这里的妈妈一个人能带几个孩子,而且奇怪的是她从没见过小孩子大哭大闹,从未见过妈妈训斥孩子,她问我,她们是怎么做到?我也没有答案,妈妈说,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学学她们的教育方法,单就结果而言,我们带孩子的方式方法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家里有个小孩,一家人都围着她转,有多少人能忙多少人,结果还带不出个乖孩子。

 

母亲一直为自己的孙子的方方面面无比骄傲,直到上个周末。

 

周末的两天我们全家陪儿子去参加网球比赛,看到绝大多数同龄澳洲孩子都人高马大,而且平日里我们引以为豪的爱运动的儿子在他们面前溃不成军,妈妈偷偷的给我说,“咱们还是要正视现实,厘清差距,现在看来,咱们唯一拿得出手的是咱们孩子长的是真帅(谁家孙子谁不爱?老妈就是这样无原则的老人家),其他的还真是差距很大。孩子还是要更努力锻炼,想想看,如果这样下去,连打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多么朴实的感想,多么痛的他奶奶的领悟。

 

*图片源于网络

蓝天

 

来澳洲前,我曾经多次和母亲谈过蓝天,担忧过雾霾。母亲总说,是我太敏感,忘了本,说雾蒙蒙没有蓝天的天空是正常的,说我童年的时候天空就是这个模样。

 

到了澳洲,即便是冬日,阳光还是照的刺眼,每一天天蓝的让人想落泪,母亲每天出去都要照相,还不忘提醒,要把蓝天和白云拍上。

 

母亲说,天越蓝越想家,她担心家里的灰尘没人擦,天越蓝越想家,她还在幻想也许哪一天祖国的雾霾突然不见了。

 

Australia

 

 

澳大利亚

 

一个半月的时间太短,母亲还没有更多对澳洲的了解,单就以上这些,母亲说,都可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你儿子做出了正确的人生选择,他选择了这个国度,是一个能感受得到尊重,能够凭自己的努力过上幸福的生活,可以呼吸新鲜空气,可以不必那么顾忌吃想吃的东西。

 

母亲想告诉父亲,我们曾经认为的这个“流放强盗,流氓,小偷的国家”,显然是一个有巨大偏见的洗脑谎言,不必再那么较真和谐社会,强调第几大经济体,如果有一天,能够保证当人们走进任何一间公用厕所不用付费,都能随时有冷热水可用,都不必随身带着手纸;当你走在路上,路过的陌生的人们会送上友善的微笑,这样的国家,才应该是我们追赶的目标。

 

作者简介

朱恺

 

生于三秦,求学上海;子承父业,从医六载;然心浮气躁,弃医从商,为斗银几两终日奔忙。及至不惑,顿悟菜根谭:厚德以积福,逸心以补劳,修道以解厄;遂举家客居悉尼,一图耳根之清静,二享尘世之鸿福。人生苦短,迷途知返。闲时舞文,动时泼墨。睁眼看澳洲,拙笔写人生,无他,供尔等谢馆秦楼,散闷消愁。

 

热点新闻2019年04月22日 星期一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