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人口“爆炸”的悉尼公立学校中,依然存在“潜规则”

10月23日 12:11:29
 

前言

 

记得2004年我刚到澳洲的时候,悉尼好像是200多万人,现在人口翻个倍,这样的大背景造成了各种拥挤和民生的恶化。而且,因为澳洲这样的国家基本上基建升级缓慢,经常有人说,这里要建一条10公里长的铁路,先讨论20年,立项20年,拨款20年,建造20年,通车之前的各种检查20年,让我数数,现在多少年啦,20+20+20+20+20=100,真是百年大计啊,爷爷的爷爷立项,孙子的孙子可以看到通车。

 

相似地,如果要形容悉尼的公立学校,那么除了人满为患还是人满为患,在人口翻倍的背景下,我个人觉得要解决,大家就慢慢等吧。

 

 

 

悉尼多所公立学校已人满为患

 

新州反对党目前所获悉的数据显示,悉尼有60多所学校正在超额运行,其中包括一所三年前才新建的中学,这些学校大部分都位于人口高增长的地区。

 

大悉尼地区最拥挤的公立学校是上北的Killara Public School,目前学校的利用率达到了150%, Bourke Street Public School和Epping North Public Schools也相当满,分别超过其最大容量36%和20%,而下北新建的公立中学Crows Nest's Cammeraygal High School 2015年开张才3年就已经达到其最大容量的110%。

 

新州政府正在投入60亿澳元在未来四年里新建2000所教室,以缓解目前公立学校人满为患的窘境,并解决未来人口增长带来的学校数量不足的问题。

 

 

但是新州反对党教育发言人Jihad Dib说,那些学校仍然在等待透露详情,同时其它的工程也在推后。他说:“新州政府很善于口头宣布做这做那,但是实际行动上进展缓慢。”

 

反对党指责说,州政府计划中的170个工程中的大部分,今年预算报告既没有工程费用数字也没有完工日。州政府只是热衷于告诉大家这事他们正在做,让大家感觉好一些而已,玩游戏呢。

 

扩建进程缓慢导致悉尼65所学校“超载”

 

Darlington Public School的改造升级工程是去年预算里宣布的,但是学生家长们抱怨说,仍然不确定教育厅方面是否听到了他们的意见,至于新建的教室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完工等等都不知道。这样的不确定性让一些家长正在考虑其他方案比如打算把孩子迁出学校。

 

悉尼各种建筑项目的蓬勃兴起已经导致了建筑商和供应商的短缺,担忧工程延期的声音不绝于耳。Croydon Public School最近的升级扩容项目的完工日期被推迟了半年。

 

西区中心Parramatta地区新建学校项目- Arthur Phillip High School和Parramatta Public School,没有足够的建筑供应商是造价高昂的一个原因,新学校项目2.25亿造价令人瞠目结舌,而且学校开张日因此推迟了一年。

 

上北的新学校Lindfield Learning Village将招收350名学生以缓解Killara Public School的压力,Lindfield Learning Village预计明年上半年开学,但是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建设完工最终达到其2000名学生的招生目标。

 

根据新州教育厅的数据,悉尼有65所学校利用率超过了100%。

 

利用率(Utilisation)的定义是,班级所占用的教学空间占整个校园内可使用教学空间的百分比。校园内固定教室(Permanent)和临时教室(Demountable)都被计入其中。

 

利用率代表着学校如何有效地使用教学面积。80-100%通常被认为是一个理想的百分比,因为这个数据显示了学校的空间很好的服务了在校的学生们。然而,数据如果超过100%,那么通常表示学校的空间被过度使用了。

 

新州教育部长Rob Stokes说,新州政府在学校上的资金投入在澳洲历史上相比于任何州都是最大的。他说对于社区进行广泛深入的咨询,而不是快速和鲁莽的开工建设,才能有最好的项目产出。

 

 

澳洲公立学校的“潜规则”

 

对于工薪阶级家庭而言,大多数情况下依然会考虑送孩子去公立学校。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孩子上学是免费的!

 

事实上,澳洲的公立学校(Public Schools)名义上是免费的,听上去很美好。

 

 

其实免费的意思是不需要付学费(比如读私立学校或者读大学要付的Tution Fees),州政府(占大头)和联邦政府(作为补充)都给公立学校教育拨款(Funding),大头就是用在了教师员工工资和学校的日常营运支出上了,实质上只是维持了学校和教学的最低保障,其他都还是要家长付钱的,其中有部分费用历年来极具争议性,那就是Voluntary School Contribution - 家长自愿捐助,顾名思义就是你自愿送给学校的钱呗,里面细分下,通常有两种类型:

 

第一种就叫做Voluntary School Contribution - 家长自愿捐助,这个很容易理解,你可以把它叫做年度赞助费,名义上绝对是非强制的(not compulsory)非摊派。

 

但是实际上,一般来说,学校就是以摊派的形式让大家都缴,当然你还是可以坚决不缴。

第二种叫做Subjects Contribution - 科目赞助费,这个费用大致上就是学校开了一些教纲选修课程/科目(elective subjects),或者在已有教纲最低要求的基础上有加深/扩展的内容教学,那么学校就可能向家长收这笔钱,这个选项不一定每个学校都有,但是公立中学来说有这项的可能性很大。

 

虽然这项也是在学校Voluntary School Contribution Policy下面,但是这个钱列在账单上你一定得缴。你选择不缴,学校一定会打电话来询问详情和关心你的财务情况,可能学校有自己的funding来帮助财务困难的家长,免缴这笔钱的同时让其子女仍不错过教学大纲之外的课程)。

 

要问为什么,其实公立学校真的很穷!

 

新州有2219所公立中小学,家长的自愿捐献总额大概是2016年6600万澳元,平均到每所学校的话大概是3万刀一个学校,2017年是7540万澳元,平均每个学校大概37000刀。

 

假设学校规模平均是500人的话,摊到家长头上的钱最多也就每年100刀(全州平均),想想真不多。这个数据说明了自愿捐助的人比例很低,而且是普遍情况,澳洲社会无论贫富家庭不交的是大多数!(大家可以想想你收到过的账单,家长自愿捐献额随随便便一年200-500刀总是要的,有些精英中学就特别高1000-2000不等)。

 

我好几年前看过一个新闻报道说,悉尼富人区MOSMAN(就是天天牛油果拿铁线的地方),那里有个公立中学叫做Mosman High School,在新州挺有名的,因为这家学校没有校服,天天MoftiDay,HSC成绩呢也不赖,嗯,就这样一所学校的家长交P&C Contribution的比例才三成,这个很令人意外,嘎富裕的地方,家长如此抠门?

 

而且从低年级向高年级恶化,因为当时的新闻报道说7年级家长有6成交钱,而到了12年级家长交钱的比例下降到不到10%,年级越大家里越穷?显然不是,那么问题我想就是出在“自愿”两字。

 


其实真正穷的叮当响交不起这些钱的人,在华人社区里我觉得真没有,我们华人很愿意为教育付钱。

 

但是每每争论的焦点同样也在于“自愿”两字。通常就是大家互扣帽子,支持方指责对方不支持公校没素质,反对方讽刺对方是道德卫道士用道德来绑架全体群众,这个问题有结论吗?

 

的确无解!

 

如果对照澳洲社会公立学校社区的普遍现象,我想华人家长在自愿捐助方面应该是做的很好的,下面新闻说了每年新州自愿捐献金额最多的前五名学校都是华人占多数的精英中学就是佐证。

 

而2016年的数据大致是,捐献金额排在前22名的公立中学比后面的1764 所学校收到的家长捐助费一起加起来还要多。

 

澳洲的公立教育系统总体来说很穷,各种伸手要钱,各种负面观感。

 

 

但是,我这里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积极正面,通过“学校社区”这个视角来看待的话,捐点就捐点吧,澳洲的教育一直是强调Being, Belonging, Becoming(3B 哈哈哈),其实就是包含了很强的学校+社区的概念。所以,为自己的学校投入一点点贡献,真的很应该。

 

一直以来,我对读公立学校的女儿经常灌输:女儿啊,将来如果你发达要捐钱的话,第一请捐给爸爸我,第二请捐给你读过的公立小学和公立中学(澳洲的大学有小留们呢,挺有钱的,别捐了)。

 

悉尼有的精英中学相比于普通公立中学,每年可以多收高达140多万的自愿捐助和家长赞助费,此举更加深了公立教育系统的两级分化。
 

在家长自愿捐助和科目赞助项目上收到最多钱的公立学校,全部都是悉尼最富裕一些区的公立精英中学,其中包括Sydney Boys High School去年收到了总计140万的捐助款,North Sydney Girls High School去年收到了$922,710,North Sydney Boys High School去年收到了$795,750。

 

新州教育厅去年的数据显示,2017年整个新州的公立学校总共收到了总共7540万的自愿捐助款项,其中3410万是自愿捐助收入,4130万是科目赞助收入。

 

去年有376所公立学校在家长自愿捐献或科目赞助收入上颗粒无收。悉尼大学教育和平等专业的教授Debra Hayes说:“需要指出的重点是,即便在公立学校系统里,能否获得教育资源是和家长们付钱能力密切相关的。这是一个机会我们能对公立教育系统这样的运作方式提出疑问 - 这样是不是会加剧了系统的不公平性而不是着手解决。”

 

去年收到最多家长自愿捐助的前五所新州公立中学全部都是精英中学,每一所都收到超过50万的自愿捐助收入。

 

排在五所精英中学之后的是五所在悉尼富裕地区的普通中学,其中有三所普通中学的捐助收入超过了50万,它们是Narrabeen Sports High School, Epping Boys High School和Northern Beaches Secondary College Mackellar Girls Campus。

 

悉尼城中心的Sydney Boys High School是新州公立学校系统收到最多自愿捐助钱的学校之一,不含科目赞助费,学校2019年度讲向10年级、11年级和12年级的学生开一张$2517的自愿捐献账单。

 

相比之下位于蓝山脚下Emu Plains的Nepean Creative and Performing Arts High School的家长自愿捐献账单一年才$60(同样也不含科目赞助费)。

 

新州教师工会(NSW Teachers Federation)的主席Maurie Mulheron说,家长自愿捐献费是“一种强制内在的不公平” 。

 

 

他原话是:“自愿捐助对于一所公立学校的年度预算真的很重要,家长们赞助的钱用在学校的各种方面包括购买运动设备和补贴购买教科书等等。但是令人担心的事情是这加剧了不平等性。富裕区学校里的学生来自于社会经济背景更高的家庭,相比于低端背景家庭学校更有需要的学生,前者能在教育上要求更多,并且家长们也有财务能力付钱给学校提供支持。这就是为什么需要通过政府基于学生需求的教育拨款机制来规范平衡。”

 

END

 

新州的公立学校能自己决定年度的家长自愿捐助费和科目赞助费。

 

新州教育厅的发言人说:“在任何公立学校里,学生完成最低要求的教学大纲项目是免费的。。。学校可以在最低大纲要求之外的选修课程上向学生收费。新州教育厅不会对向家长收取高额自愿捐助费的学校进行罚款处罚。”发言人说不能支付科目赞助费的家长有权利向学校要求财务帮助。

 

事实是,悉尼中心城区、北部海滩地区、悉尼西区和新州其他地区各个学校之间的家长捐献金额有着巨大的差距。在北悉尼(North Sydney)区的公立中学2017年平均收到家长捐助额达到了$859,230。

 

而在悉尼、Mosman和北部海滩区和Ryde的中学去年收到的家长自愿捐助费平均为$326,000。相比之下,Wollondilly地区的公立中学平均才收到$53,330,而西区Blacktown的公立中学的数字为$65,055。

 

 

作者简介

 腔调阿朱

一位关心教育,爱艺术的大叔

 

*本文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热点新闻2019年04月22日 星期一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