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又堵又贵!生活在全球出行最昂贵的城市,钱都让这家公司赚了

03月07日 11:16:29

 

 

 

 

正如岳云鹏《五环之歌》的歌词中所表达的无奈与自嘲一样,北京的交通阻塞早已成为了常态,也给了许多居住在“外环”,却经常需要开车“进城”上班、会友的人们带来了许多不便。

 

而几乎只占北京的2154万人口的四分之一的悉尼,也一样逃不开早晚高峰的命运。

 

不同的是,除了堵车时放的广播从单田芳的《乱世枭雄》换成了Triple J的迷幻电音,悉尼的“开车族”们还需要担心一个问题——越来越多、收费越来越昂贵、甚至行车速度也越来越慢的收费公路(Toll)。

 

 

 

在澳大利亚所有城市中,悉尼无疑拥有最多的收费公路与最高的交通成本:

 

在悉尼共有9条收费公路,其中包括15个收费点。而等那些在建的高速公路一旦完工后,很快就会有更多出现。

 

目前,悉尼的每一辆车经过以下这些道路的时候都会被收费:

 

 

Sydney Harbour Bridge / 来源:Ozroads

 

而至2023年,在完成以下公路建设项目后,还将至少增加6个收费路段:

 

 

悉尼大学交通物流研究所高级讲师Chinh Ho在接受ABC的采访中表示:“就每个城市收费公路的公里数而言,悉尼排在世界第一。”

 

“我们有一个非常昂贵的收费公路网络。” 他补充,“问题其实更多在于人们是否愿意为收费公路付费,以及悉尼的交通系统是否会朝着正确的道路发展,引进不基于通行费的基础设施。”

 

这些收费公路的费用并不均等,Military Road电子匝道汽车收费仅为1.67澳元,而North Ryde的Hills M2高速公路则高达7.45澳元。而货车的收费则更为昂贵。

 

其中,WestConnex(西连)的费用范围很广,从新拓宽的M4上的4.93澳元,到Parramatta(教堂街)和Haberfield(Parramatta Road和City West Link)之间新M4的7.89澳元。而WestConnex的总通行费上限为9.30澳元。

 

WestConnex发展蓝图 / 来源:Clover Moore

 

 

该指数假设的前提为,每个悉尼家庭的一名成员每周仅有两天会使用收费公路。

 

而实际上,在悉尼每日开车长途跋涉去上班的人远远不在少数。

 

 

2

 

 

无底线持续加价,承包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根据《澳洲财经见闻》整理了Transurban发布在IBIS World上的公司报告发现,该公司在截止2018年6月30日的该年度总营业额高达33.95亿澳元,比上一个年度增长21.5%。

 

而该公司当年的税后净利润总额(NPAT)为4850万澳元,比上一个年度增长了102.9%。而2016-2017年的增长率数据则更为戏剧化,高达141.4%。

 

 

 

3

 

 

墨尔本也不能幸免,而州长这样说

 

4

 

 

交通与住房经济压力下,人们正在考虑远离悉尼

 

<section powered-by="xiumi.us"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caret-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letter-spacing:="" 0.544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size-adjust:="" auto;=""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根据10月份Grattan研究所发布的澳大利亚城市研究显示,随着城市变得更加拥挤,人们更愿意调整工作模式,而不是长途跋涉地通勤。

 

而在新南威尔士州,更多的人选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不是开车。事实上,悉尼的人口也在下降—— 2017年,悉尼的人口比上一个年度下降了18,000人,

 

“其中一部分原因还有越来越高的房屋成本,” Grattan的交通项目主任特里尔说。

 

人生就像一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有意思的是,近几年来在中国,这种类似远离一线城市、“逃离北上广”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

 

去年有篇文章《有2000万北京人假装在生活》,讲述了许多生活在北京的人每天得吸着雾霾,挤着公交车去上班,来回跨省上班在路上需要3个小时、奋斗5年还是买不起房,上不了户口…

 

说句实话,在悉尼,又有多少悉尼人是假装在生活?

热点新闻2019年03月24日 星期日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