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都挺好》里,他们就算打零工也要留在国外...又有多少华人为了“澳洲梦”而向事业妥协?

03月29日 13:41:49

前言

 

前阵子刷了屏的热播剧《都挺好》终于迎来了大结局。除了在原生家庭里受到不公正对待的苏明玉之外,剧中执意留在美国的苏明哲夫妻也引起了广泛激烈的讨论。

 

剧中,苏家大哥苏明哲虽毕业于清华大学,且去美国后还拿到了斯坦福的计算机博士学位,但是求职就业经历却颇多曲折,前前后后经历了在美国失业、又回到上海找工作,最后选择辞职回到美国待业、陪伴家人的“坎坷”。

 

斯坦福博士毕业的苏明哲,失业后在美国找不到对口工作 / 来源:剧照

 

而苏明哲的妻子吴菲,虽也是美国的名牌大学硕士毕业,但多年以来却只能在美国做一个公司前台,还动不动就被经理面红耳赤地教训。

 

哪怕在美国当前台也不想回中国的吴菲 / 来源:剧照

 

“吃不起中餐”、“打不起车”、“隔壁的博士都脱下实验室的白大褂去送披萨了”、“你就不能放下身段去端盘子吗” …虽然剧中有些关于华人移民在海外工作生活的细节,仍然颇值得推敲和质疑;

 

但不可否认的是,确实有很多华人“千金散尽”、“费尽心机”终于拿到一张绿卡之后,却发现生活,并不是想象中的模样。

 

1. “移民正在抢走我们的工作” 

70%澳大利亚人反对进一步接纳移民

 

澳大利亚,这块充满着吸引力的南半球大陆,一直都是华人选择移民定居的热门目的地之一。

 

在2016 - 2017财政年度的所有澳大利亚移民中,中国是这些新移民的第二出生地,共有2.96万人,仅次于印度。

 

华人移民澳大利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10年代,广州人麦世英被认为是第一个到达悉尼定居的华人。之后, 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分别发现大量金矿,尤其是维州,也掀起一股巨大的淘金热,使大批中国矿工来到了“新金山”之称的墨尔本,并选择了在澳洲定居繁衍后代。

 

再之后,就是风风火火的中国全民“出国潮”、“留学潮”…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根据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数据整理作图

 

事实上,在澳大利亚约有28%的人口出生在海外。这一比例是英国和美国的两倍有余,而这些国家在移民问题上的政治争论与澳洲相比,远远要激烈得多。

 

另外,有21%的澳大利亚人至少有一名在海外出生的父母,这也意味着将近一半的澳洲人口属于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尤其是在悉尼和墨尔本,这一比例更加集中。

 

庞大的移民人口背后,澳大利亚的移民问题也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焦点。

 

莫里森总理曾在去年底强调,目前澳大利亚的年度永久移民入境人数将限制在每年16万人。实际上,这仅略低于去年的实际数字16.2万人,但却显然比去年的“官方上限”19万人更为严格。

 

为减缓中心城市压力,莫里森正试图吸引更多留学生到区域性大学,并承诺他们额外一年工作时间 / 来源:Andrew Taylor

 

此前,新州工党党魁Michael Daley甚至公开表示,在一段位于蓝山地区的演讲中称“我们的孩子”正在离开悉尼,取而代之的则是“搬入悉尼,抢走他们工作”的外国人。

 

他在演讲中表示,“我们的孩子会逃出悉尼,那么谁会来取代他们呢?他们正被来自亚洲、拥有博士学历的年轻人取代。”

 

在新州大选中铩羽而归的新州工党党魁 Michael Daley / 来源:ABC

 

事实上,当政客和党派们发表排外言论的同时,其背后的动机也无外于消费澳洲本地人群的恐慌情绪,并为大选拉票(点击阅读《思想致命?新西兰空袭!互联网时代的第一场“大屠杀”》)。

 

一项2018年底由澳国立大学发起的移民人口相关调查显示,在受访的2000余名澳大利亚人中,其中有70%反对进一步接纳移民。

 

在ABC的街头采访中,76岁的巴罗(Joyce Barrow)表示,她不希望看到太多除白人以外的人移民澳大利亚。她表示,“太多的中国人来到这里,我们的人无法找到工作。而他们带着钱来到这些国家,看起来都有工作。” 

 

一位名为桑德斯(Gerald Sanders)的63岁珀斯男子也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政府需要减缓移民速度。有那么多的移民进入澳大利亚,所有便宜的房子都被他们拿走了。这些移民还拿走了工作,你如果看看那些修车行,根本没有澳大利亚人在里面工作。”

 

那么这些在他们口中抢走了白人工作、有着“高学历”的中国移民,在澳大利亚的工作、生活境遇究竟如何呢?

 

2. “大师不再出入殿堂,却为了生活流浪” 

华人来澳后的职业落差

 

 

最近,一个畅谈国学和艺术的流浪大师在抖音上吸引了许多网友的关注,正应了那句“大师在流浪,小丑在天堂”。

 

大师原名沈巍,是一个54岁的上海人,复旦大学毕业,原在上海徐汇区审计局工作。

 

他衣衫褴褛,却满腹经纶,几乎每一个发表了有关他的视频的播主都收获了成千上万的关注、评论与点赞。

 

"流浪大师"沈巍 / 来源:海峡都市报

 

沈大师是为了自己的理念与价值,自由选择了流浪的生活,而许多华人来了澳洲以后,却也经历了从“出入殿堂”的大师,到不得不“为了生活流浪”的转变。

 

此前,在春节期间的特别主题报道《回不去的故乡:澳洲华人图鉴》(点击阅读更多)中,澳洲财经见闻采访了澳洲华人们选择回中国、或者留在澳大利亚的故事与背后的理由。

 

在二三十年以前,许多在“出国潮”中选择移民海外的华人们心中都有一个执念:“只要走出去,就是成功”。

 

这一点,在当年的现象级热播剧《北京人在纽约》与《上海人在东京》中,不论是姜文还是陈道明饰演的角色,都深深地体会到了“哪怕在国外洗盘子都比留在国内强”的感受。

 

《北京人在纽约》

 

事实上,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中国的两大城市北京、上海的平均年收入也就仅处于人民币两千元左右。以1986年为例,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全国职工的年平均工资仅为1271元。然而这个数字,对于当时的发达国家人民来说,真的也就是一顿精致晚餐的开销。

 

在1990年的澳大利亚,人均年收入就超过了2万澳元。那时,确实即便是国外洗盘子挣钱,在国外的生活质量与享受到的物资品质也比在中国高出许多。

 

可是很快,这个美好的梦逐渐被时间与现实打破了。

 

一边是对于触手可及的职场天花板、以及语言文化隔阂的无可奈何,一边则隔海远望着中国近年来一个接一个的财富风口,与朋友圈里留在中国的同辈们越来越高的薪资待遇与职业发展水平…

 

当那些流浪在海外的游子们最终想要回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有些人选择了阿Q式的精神安慰,毕竟澳洲有着明媚的阳光、沙滩与新鲜的空气;而有些人则把内心的郁郁不得志深深藏在心底。

 

 

事实上,根据生命热线(Lifeline)的调查报告,在2038名接受调查的澳洲华人中,有38%的受访者经历过心理压力期,36%表示周边的人经历过心理压力期。

 

该调查显示,对在澳大利亚的华人来说,引发压力和焦虑的常见因素主要为为经济及家庭问题,而缺少机会接触在中国的朋友和家人,也会导致心理健康问题。

 

在澳洲一家大型公立医院任职的资深注册护士萨拉(Sarah),对发生在华人朋友们身上的遭遇深有感触。

 

Sarah透露,“我的一位朋友原先在国内有不错的工作,但在澳洲找不到对口的专业工作。这个朋友先在TAFE(技术职业学院)学习,之后找了一份工作,但又因为经济不好而失业,最后做了清洁工。工作上的极大落差让这位朋友有一段时间非常抑郁。”

 

3. 澳洲华人都在从事什么工作?

 

根据最新澳洲全国人口普查的统计数据,一共有近60万母语为普通话的人生活在澳洲。

 

其中人数最多的是会计师,有15798人。这也是由于此前很长时间,会计都是澳洲老牌的移民专业。据统计,澳洲会计师的年薪中位数为55160澳元。

 

人数排在第2与第3的则是销售助理与零售经理,分别为12911与8117人,其中,前者的年薪中位数为42979澳元,后者的年薪为49829澳元。

 

而排在第4位的职业,相信每一个华人都非常熟悉——服务员。

 

 

几乎在澳洲的每一间中餐厅里,你都能够看到华人服务员的身影。这些服务员大多数都是兼职,其中不乏有一些学生为了赚点生活费。这一职业的年薪中位数为31807澳元。

 

其他华人数量排在前十的职业的则陆续为:

 

第5. 程序员(5353人)

第6. 注册护士(5336人)

第7. 厨师(4982人)

第8. 房地产销售(4607人)

第9. 厨房帮工(4235人)

第10. 打包工(4198人)

 

暂且不论会计师、程序员、护士等技术性工种,就说在澳洲零售、服务业兼职,或从事着偏体力性工作的华人移民中,说实话有多少曾经或会愿意在中国做着同样的工作?

 

“房东叫了一个水管道工,来的是一个中国人,他原来在中国是高级工程师。” 一位中国留学生告诉《澳洲财经见闻》。

 

倒不是歧视水管工人,毕竟在澳洲水管道工与电工的收入十分丰厚,甚至比律师的收费水平更高。

 

 

根据就业网站service seeking的澳洲全国数据显示,水管工的平均收费为每小时78.40澳元,比去年增长1.9%,电工平均每小时收费74.61澳元,增长4%。而根据PayScale的数据,澳大利亚律师的平均每小时收入为37澳元。

 

一位在国内知名大学执教的讲师,在澳洲一边就读博士学位,一边放下身段做起了按摩师。为了毕业后留在澳大利亚,他甚至还曾申请去塔斯马尼亚,但最后签证还是不幸被拒了。

 

其实还是有许多努力又幸运的华人,找到了心仪也稳定的工作,但是很多人却也不得不离开自己求学多年的悉尼、墨尔本,去一个遥远而陌生的澳洲城市定居。

 

 

而那些成功留在澳大利亚的第一代移民们,永远无法回避的还有中西语言与文化的隔阂。

 

有的中国留学生可能会说,“我觉得澳大利亚非常平等,从来没感觉到歧视。在学校里我也能和本地朋友们也都打成一片,玩得很开心。”

 

那是因为还在学校,没有利益冲突,当然可以其乐融融;而且在父母负担学费、生活费的庇佑下,你自然可以尽情地享受国外生活的乐趣。

 

但是只要一离开学校开始找工作,你就会立马感受到生活毫不留情甩出的一个个巴掌。

 

签证限制,语言能力,文化理解障碍…随便哪一条都为第一代移民的职业生涯发展钉上了一块天花板。

 

在悉尼,已有许多类似这样的“中国区”

 

而对中西语言与文化之间隔阂的无奈与放弃,也导致了许多华人在澳大利亚,也似乎像是活在另一个“中国”:

 

住在华人聚集地,在华人公司工作,也只做华人的生意,聚会往来也多是华人朋友。

 

4. 亚裔能打破澳洲“职场天花板”吗?

 

去年8月的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报告指出,目前澳大利亚的首席执行官中有约97%是白人,并呼吁提高澳大利亚职场高级管理层的文化多样性。

 

根据SBS报道,反种族歧视委员会专员Tim博士表示,所有非欧洲裔及原住民占据到澳大利亚总人口的24%,但这个族群在全澳的高级管理人员的比例中仅为5%,尤其是在政府部门和大学中,这种情况尤为明显。

 

反种族歧视委员会专员Tim  Soutphommasane / 来源:SBS

 

事实上,墨尔本大学此前的一项研究调查表明,2015年澳洲的所有高校副校长中,只有3.4%是亚裔,并且没有亚裔担任校长。

 

亚裔背景的龙明(音译)女士是一个例外。她是第一位领导“标普200”上市公司的亚裔女性,曾在基金投资公司、房地产和教育领域都担任过高级管理人员。

 

Ming Long / 来源:SBS

 

她认为在企业的建设中,文化多样性非常重要。而在她的团队中有来自不同族裔和背景的成员,以便于与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的银行或股东进行顺畅沟通。比如如果面对一个亚洲的银行,那么由一位亚裔员工来牵头联系就显得非常地顺理成章了。

 

不过这个难题也并非无解。许多澳洲华人就通过自主创业独辟蹊径。

 

譬如近日颇受关注的澳洲华人创业公司Airwallex(空中云汇),在完成了又一轮高达1亿美元的融资之后,估值达10亿美元,毫无疑问成为了新的独角兽,也同时成为了澳大利亚史上发展最快的公司。

 

首席执行官Jack Zhang: “个性在创业公司中至关重要。” / 来源:Vest

 

END

 

说到底,出国以前,还是得想明白自己究竟要什么。

 

许多人在国内生活遇到了困难挫折,而总会有一些时刻会让人想要逃避。想要逃避的人又必须幻想出一个地方,只要去了那儿就没有现在“一地鸡毛”的烦恼。

 

因此,很多人出国以前把国外想得太过美好,似乎到了国外就能过上像《桃花源记》里那种“不知魏晋”的美好生活。而这样的人到了国外之后也是心理落差感最大的。

 

正如高晓松在《晓说》之中所说,他相信一个民族的个性与这个国家的地理环境有着莫名的关联。生在见过虎狼的国家,那里的人们心中天然都有一种争夺的血性。

 

但譬如在澳大利亚隔壁的新西兰,这个根本不存在完整食物链的国家,国家动物是一种不会飞的鸟Kiwi,而且一次只生一个蛋。而那些在新西兰长大、生活的人们,则以自称“Kiwi”为荣,勤奋淳朴、恬然自得,像极了魔戒里的霍比特人。

 

不会飞的新西兰国鸟Kiwi / 来源:Dodo

 

或许有一天,当你不再被远大的理想与抱负折磨,当你终于能够从平淡的生活中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与生命的乐趣,可能这才是选择移民的真正意义吧。

 

 

热点新闻2019年04月22日 星期一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