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为什么在澳洲即使倾家荡产了 也少有人自杀

 

导语

2017年,申请破产的澳洲人数激增。最新数据显示, 有超过3.2万名澳洲人申请破产, 较上一年增长6.1%。此外,破产申请者的年龄也有年轻化的趋势。2013年,破产申请者的平均年龄还在46.7岁, 到2017年, 平均年龄为40.9岁。

 

自古以来,中国的汉字讲究“形义合一” ,比如“家”这个字。家是人们遮风挡雨的房屋,是用珍贵的祭品祭祀祖先的地方,是人类维系血脉情感的据点。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时代的变迁,竞争日益激烈,人们所面临的风险愈来愈高,家的维系也变的异常脆弱,一个不小心你就倾家荡产了。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有40万澳洲居民,被3万多起破产事件、以及1万起已进入外部管理的破产程序所影响。你可能觉得只要不经商就不会破产,所以破产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事实上,经商只是个人破产的导火索之一。

 

本文就和大家聊聊土澳人民破产那档子事儿。

 

澳洲破产人数节节攀升

 

澳洲金融安全管理局(Australian Financial Security Authority,ASFA)数据显示,在澳洲,财务状况下滑的人数有所上升,2017年超过3.2万澳洲人破产,较2016年同比增长6.1%。

 

 

瑞银(UBS)分析师乔纳森·莫特(Jonathan Mott)表示,目前澳大利亚的家庭债务水平非常高, 可以说已经是越过了澳储行(RBA)的警戒线,如果按照直观的数字来统计,目前澳洲家庭共计背负着2.5万亿澳元的债务。

 

如果将自管退休基金(SMSF)数据纳入之后发现,澳洲家庭的债务收入比(Debt to Income)将进一步飙升至200%,处于全球最高水平。 下图是2017年澳大利亚破产人群分布图。

 

 

哪些原因导致澳洲人破产

 

在澳洲,有许多因素导致破产人数的增长 。(见下图) 消费者债务(如抵押贷款)水平稳步上升、日常必需品(如水电煤、汽油)和医疗保健支出激增。而工资增长缓慢,令背负债务的澳洲人雪上加霜。

 

 

ASFA数据显示,从去年第四季度至今,近18%的新债务人因为生意问题陷入个人破产的困境,较去年第三季度上升了2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100个破产者中有18个是因为经商破产的。 

 

这不经让我想起了前不久 “80后”创业代表人物茅侃侃自杀身亡的新闻。临终前,茅侃侃在朋友圈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嗯,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结尾。”  我在想,如果他的故事发生在澳洲,结局会不会不同?

 

一样的故事  不一样的结局

 

鲁迅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你以为的毫无征兆,其实他早已挣扎得精疲力尽。

 

此前,茅侃侃曾向媒体透露,万家电竞实际债务达6000多万元。有接触过茅侃侃的人表示,  茅被逼至绝路, 散尽身家给员工发工资。他在与上市公司的邮件沟通中,流露出为了创业,把他自己的房子、车子及其个人能够使用的现金几乎100%的投入其中,已经到了难以继续维系生活的地步。

 

 

茅侃侃作为80后年轻一代的创业偶像。

 

2013年,茅侃侃加入GTV,踏入电竞圈;2015年,茅侃侃与上市公司万家文化成立合资公司万家电竞,并出任CEO,而万家电竞法人代表是万家文化。茅侃侃个人出资340万元,认购34%股权。由于万家电竞自身业务不景气,加上万家文化被收购项目夭折等缘由,在资本的内外裹挟之下,公司最终败北。面对高达6000多万元的巨额债务 ,茅侃侃只能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和车。

 

对有些人而言, 6个亿的负债可能都算不了什么;但对另外有些人而言,6万元的债务可能就是天文数字, 足以将人压死。在中国,茅侃侃不是第一个在崖边跌落的人,百度搜索 “企业家 自杀” 便会跳出许多企业家非正常死亡的新闻:

 

 

据统计,初创企业的死亡率超过 80%,能成功的不超过千分之二。

 

 

有人这样形容创业:“就像操作的一架满是故障的飞机,一边勉强飞行一边不停地修理。有时高一点,有时低一点,但每一秒都叫人无法真正放松下来,都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秒。”

 

2016 年中国新登记企业 552.8 万户,他们大部分连第一个阶段都撑不过去,而即使有了好的开端,A 轮到 C 轮依然会有 88% 的企业死去。

 

硅谷创业之父 PaulGraham 曾在《HowNotToDie》里这样形容:“一般说来,创业公司死亡,要么没钱了,要么就是关键创始人逃跑了,而通常这两者是同时发生的。”

 

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认为创业环境比以前好了,更容易了,但其实低的只是进入的门槛,成功的门槛比以前只能是更高了。记得去年阿里钉钉在地铁上投放了一组广告“创业艰苦,坚持很酷 ” ,说的很现实,也很残酷, 令无数创业者感到扎心。

 

近5年,中国破产案件数量连续攀升,2016年全国新受理的破产案件比2015年上升53.8%,去年1至7月,共受理公司强制清算类和破产类案件高达4700余件。

 

虽然从保证企业利益的角度出发也制定了《破产法》 ,但是在实际运行中, 现行的破产法只允许企业破产,在企业法人获得重生或者安乐死机会同时,活生生的自然人依然处于债权人的追讨下惶惶不可终日。

 

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教授这样描述 “没有个人破产制度的企业破产法,只能算半部破产法。破产程序,实质上是对社会资源的重新配置。完整的破产制度,能够促进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市场经济体制不能没有个人破产制度。” 

 

澳大利亚

 

在澳大利亚,情况则有所不同。即使经济不景气,使很多人陷入了资不抵债的囧境, 变成了债务人。

 

当债务人被债权人追的走投无路,夜不能寐的时候,通过申请个人破产可以使债务人从债务中解脱出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澳大利亚单独规定的《自然人破产法》,适用于澳洲所有自然人,包括普通公民、个体商人、个人合伙、在澳洲的无国籍人、外国人等,并且对未成年人、精神病人、死亡的债务人的破产做出了特别规定。 

 

对于破产原因,澳大利亚《自然人破产法》第 40 条规定了债务人具有十四种破产行为,债权人可以向法院提出针对债务人的破产申请。核心是当债务人已经陷入了不能支付债务的境地,这样规定体现了澳大利亚自然人破产法保护债 权人的利益的理念。

 

所以即使澳洲人均债务水平位居全球前列,却鲜有发生澳洲人破产自杀的新闻。

 

个人破产制度在澳洲

 

在澳洲,破产(Bankruptcy)是指,当个人无法支付到期的债务时,宣布的一种法律程序。

 

一旦宣布破产,这就意味着债务人放弃了所有的财务及资产的控制权,而把此权给了受托人(Trustee)以换取债权人免除对其采取法律诉讼的保护。

 

破产给个人和家庭带来的财产损失和精神伤害是非常巨大的。在澳洲,若个人破产,不仅对其今后3-5年的工作、贷款信誉、出行有限制,对其所能拥有的个人财产也有严格的限制。

 

1. 怎么理清债务纠葛?

 

一旦宣布破产,债权人将停止向债务人追债包括:个人所欠的, 与朋友和家人借的债务。银行也无法再向债务人追缴欠款。

 

但有些债务在破产期间,债务人有义务继续付清,比如:法庭的罚款,交通事故的赔偿,水电费以及教育贷款等。

 

同时,受托人也可以变卖债务人的资产,调查资产转移情况等。债务人的名字将会在信用报告上保存5年,申请信用卡或贷款时会受到限制。

 

2. 能保住房产吗?

 

根据澳洲现行的个人财产保障法案(The Personal  Property Securities Act 2009),破产个人名下的家庭住房并不在财产保护清单中。换言之,破产将很有可能导致家庭住房被用于变卖以冲抵贷款。但可以保留一般家居用品,和用来赚取收入的部分工具及车辆等。

 

3. 会否影响到婚姻及家人?

 

统计表明陷入财务困境是导致离婚的主要诱因之一。离婚与破产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程序,如果夫妻双方已决定离婚并且申请破产, 那么是先离婚还是先申请破产?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双方最好听取各自律师的建议。

 

4. 破产后可以出国吗?

 

一般来说宣布破产后,如果要出境,债务人必须得到受托人的批准。

 

破产制度的演变

 

在古希腊,如果一个人还不出债,他自己包括家人就要当“债务奴隶”,以劳动还债。在古犹太人的传统中,如果还不出债的,也需要强制劳动,但每隔七年,对族内人的欠债,可以一笔勾销;每隔7个七年,即共49年,对族内族外全都免债,所有奴隶得到解放。这种债务到了一定年限便可豁免的做法,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今的破产制度。

 

近现代的《破产法》从对债务人的惩罚,慢慢演变为豁免制度。

 

1570年的英国《破产成文法》规定:债务人逃到外地、离开原住所,就构成欺诈,可启动破产,由法官变卖他的产业,在所有债权人之间按比例均分;并把他投入监牢,还要被戴枷示众,被割掉一只耳朵。

 

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人们开始认为破产者本身也是可怜人,对他们无休止的监禁,也没给债主带来什么好处。

 

18世纪初制订的《安娜破产法》开始对破产者实行免责主义:诚实的资不抵债者,可予以免责。之后,现代的破产法,逐渐从保障债权人权益向保护债务人转移。

 

而在如今的美国,已经被大家习以为常的个人破产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制度框架,它还牢牢地扎根于美国的文化之中。

 

超前消费和大规模的信贷是美国生活方式的基本特征,负债对美国人来说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与中国人习惯的“一手交钱 一手交货”不同,他们每个月都有无数的账单要付。

 

此外,鼓励创业的文化也不断驱使美国人投身市场,催化了信贷产业的发展,因此,负债也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但美国奉行的是“宽恕”破产文化,在美剧《破产姐妹》中,麦克斯申请了破产,使自己从债务中解脱,重新开始打工养活自己。破产免责制度使她免受旧债的困扰,甚至可以盘算起筹资25万,开个杯子蛋糕店的创业计划,看来在免责制度下,申请贷款也不成问题。

 

END

 

记得《威尼斯商人》有这样一个经典片段,主人公安东尼奥(Antonio),为帮助好友巴克尼奥(Bassanio)娶得波西亚(Portia),而与仇家——放高利贷的犹太人夏洛克(Shylock)借钱。答应若无法换钱,就割下自己的一磅肉抵债。

 

在当今时代, 我们自然无法再有机会面临同态复仇和“一磅肉”的血腥处境,可是在报章杂志中还是不难觅见许多债务人因无法偿还债务而轻生的例子。

 

负债、亏损、资不抵债、破产等一系列看起来不好听的词汇, 已经成为市场竞争当中必然出现的产物。如何让现有的破产制度,成为每一个债务人的指路明灯,让他们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刻也能看见希望,是任何一个法治昌明的国度需要思考的。

 

 

我相信,在群星之中,总有一颗星星,引领我的灵魂,穿过未知的黑暗。

 

——泰戈尔《飞鸟集》

 

本文信息来源:《Australian》、《Financial assistance and bankruptcy》、澳大利亚金融安全局网站 https://www.afsa.gov.au  、《破产法史》 www.victoriahancock.com.au

热点新闻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