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原创 | 三大行联手掀起加息潮 会产生哪些蝴蝶效应?

前言

 

8月29日,澳大利亚第二大贷款机构,四大银行之一的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率先打破沉默,宣布进行非周期性加息。之后,阿德莱德银行和Suncorp银行、澳新银行(ANZ )和澳洲联邦银行(CBA)紧随西太银行(Westpac)步伐,纷纷宣布加息。

 

正当市场都在猜测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的加息时点之时,NAB举动却出人意料,本周一(9月10日)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确认将其标准可变抵押贷款利率维持在5.24%。NAB的官方解释是,为了维护金融市场稳定,重塑客户信任。

 

无疑,澳大利亚国民银行成为这波加息浪潮中的一股清流。但其他各大银行的大规模加息依旧影响着澳洲未来经济发展和人们的生活、消费模式。

 

阅读导航

一、市场风险已经上升?

二、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

三、对消费者的影响?

四、未来,家庭债务水平将更高?

五、对澳洲经济影响几何?

六、对未来银行的盈利能力影响几何?

 

 

市场风险已经上升?

 

今年2-3月,澳大利亚金融市场使用的主要利率基准,即银行票据掉期利率(BBSW)增加了约25个基点,截至目前还一直处于高位。通常认为,澳洲四大银行对融资成本上升风险的抵御能力要强于二三线中小信贷机构,因为四大银行可从存款中获得更高比例的资金,压力相对较小。但是,四大银行仍然有维持股东回报的压力。融资成本升高持续的时间越长,大银行的压力就越大,所以才触发了接二连三的大规模加息。

 

 

上一次澳洲银行大规模加息发生在2008年,当然,当时的情况和现在有诸多差异。

 

近期,澳储行刚召开9月会议决定继续维持1.5%利率不变,这是澳大利亚央行连续第25个月实施了创纪录的稳定货币政策。所以,现在的加息不是由澳储行推动的,而是融资成本不断上升的结果。

 

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和信贷市场崩塌,银行获得资金的渠道基本被堵死了。当时抵押贷款基准利率更高,标准可变贷款利率在9%以上,而现在则略高于5%。

 

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这次大规模加息还不至于上升到像2008年金融危机的高度。正如澳储行多次指出的那样,对于适度的非周期性加息,并不必特别焦虑。澳储行认为,为争夺市场份额,各大银行竞争越发激烈, 基本上扭转了过去一年以来整体业绩下滑的趋势。

 

虽然澳大利亚离经济衰退还有很大距离,但根据Capital Economics的保罗·戴尔斯(Paul Dales)的说法,当前,市场风险正在加剧。

 

Dales先生认为只要以下三个条件成熟,就要警惕澳大利亚经济正在步入衰退。

 

房价大幅下跌;

信贷条件大幅收紧;

抵押贷款利率大幅上升;

 

“目前,四大行中的三个银行已经上调了利率,这意味着所有三个条件现在都已经存在。” Dales先生说。

 

 

一个银行加息不足以引发金融危机,而当所有银行都效仿西太平洋银行开始加息,那么这将相当于澳储行加息了0.1%。

 

对于那些在半年内经历的2次加息的银行客户来说,他们的情况会变得更加糟糕。

 

 

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

 

目前,一切的迹象都显示出地产市场正变得更冷,拍卖清盘率下降、销售时间延长,各类限贷政策未见松动……

 

从而导致大量待售房源积压(包括新老房产),这对房价构成了进一步下行压力,而抵押贷款利率的上升无疑放大了这股压力。

 

从每周房地产销售数据来看,市场已经开始受到加息的影响。

 

上周六,悉尼拍卖清空率为56%,墨尔本为60%。 阿德莱德的清空率为49%,在布里斯班,拍卖清空率只有43%。而去年同期,悉尼和墨尔本的拍卖清空率超过70%。 两年前,该比例是80%。

 

 

从过去12个月的数据来看,悉尼房价已经下跌了5.80%;墨尔本下跌了1.93%;布里斯班房价的上涨了0.87%,阿德莱德上涨0.85%;5大首府城市的平价下滑了3.24%。

 

 

 

对消费者的影响?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统计发现,澳洲人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开支比第一季度多的多。数据显示,主要城市客户月平均支出从第一季度的2,150澳元上涨至第二季度2,206澳元,而去年同期为2,064澳元。

 

其中, 悉尼的人均每月支出最高,为2,286澳元。墨尔本为2,258澳元和澳洲首都领地为2,148澳元。紧随其后的是珀斯(2,122澳元),布里斯班(2,112澳元),阿德莱德(2,080澳元),霍巴特(2050澳元)和达尔文(1,965澳元)。 除阿德莱德外,各主要城市的客户月平均支出均都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

 

但受到银行加息影响,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经济学家认为,未来消费者将选择减少开支。这也是NAB 选择不加息的理由之一,因为如果房屋贷款利率增加了15个点(即0.15%),那么50万澳元抵押贷款的客户将不得不每月额外支付47澳元。

 

来看看十年前,消费者是如何应对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和房地产市场疲软的双重打击的。

 

澳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David Plank说:“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家庭开支就出现疲软迹象。当时,人们选择减少开支,家庭消费在2008年第二、三季度大幅下滑。”现在和当时的主要区别在于利率水平,当时家庭利息支出相对于可支配收入要比现在高得多。

 

但令人担忧的是,目前澳洲人的内需部分占据60%,减少家庭开支会对整体经济造成严重打击。

 

Plank先生认为,虽然这次的后果可能不如十年前那么严重。然而,政治局势和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因素叠加,对于挣扎中的澳洲经济和消费者来说显得如履薄冰。

 

 

 

未来,家庭债务水平将更高?

 

根据一份最新的澳洲贷款报告显示,过去6个月里,面临抵押贷款危机的澳洲家庭数量上升了近20%,达到90多万户,而报告中还提及这一数字在明年有可能会上涨至100万户。

 

金融评论机构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DFA)对此表示,目前全澳有将近30%的家庭的净收入无法负担现阶段的贷款压力,这一数字高于去年同期25%。考虑到收入增长停滞、生活成本上涨、失业、升息等因素,难以维持收支平衡的家庭数量将继续增加。

 

公共政策智库Grattan Institute的研究员Brendan Coates指出,贷款的利率即便是小幅度上涨,也会大大增长家庭的支出。而更让人担忧的是,当前面临高额贷款压力的家庭有半数是富裕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

 

澳储行(RBA)指出,房价停滞不前仍是未来几年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但这不足以对银行造成严重影响。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高昂债务可能导致家庭支出迅速下滑,而不是银行业危机。

 

 

可以预见,高负债水平可能使未来的货币政策决策更加复杂化。 三大行集体加息意味着澳洲联储明年或许不可能再加息。因为,对于高杠杆率的消费者,进一步和更广泛的加息减少家庭可支配收入,这将成为澳储行加息的手刹。

 

 

对澳洲经济影响几何?

 

公共政策智库Grattan Institute的研究员Brendan Coates认为,虽然不断增长的家庭债务使澳洲经济更加脆弱,但还不足以对宏观经济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但地产集团Frasers首席执行官却认为, 利率敏感性或在最大程度上对澳大利亚整个住房市场构成不利影响,进而拖累经济表现。

 

对此,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通过建模分析后表示质疑,称利率上调150个基点会对经济造成影响,但是不至于“构成衰退”。

 

Brendan Rynne对现金利率和居民存贷款比率按照每个季度上调25个基点,连续上调6个季度(即18个月总计上调150个基点)进行了建模。建模结果显示GDP出现萎缩,但是并未陷入衰退。

 

在六个月内上调现金利率,或扩大存贷款利差150个基点的情况下,澳大利亚GDP的增长率在随后的一年内萎缩约10%。

 

Rynne在建模分析过程中并没有遗漏官方有关新房开工/完工量下滑的数据。但是即便如此,Rynne仍发现澳大利亚总的GDP数据仍保持稳定。

 

上周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GDP数据证实了这个假设。二季度GDP较上一季度增长0.9%, 高于0.7%的预期。GDP年增速为3.4%,高于2.9%的预期,为近六年来最快增速。

 

穆迪的银行系统展望(Moody‘sBankingSystem Outlook)中指出,尽管贸易紧张局势确实会对经济增长造成一定风险,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实际增长将保持强劲势头,同时劳动力市场也将强劲 。

 

 

 

对未来银行的盈利能力影响几何?

 

穆迪(Moody‘s)分析师表示,尽管银行的盈利能力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但未来12至18个月,澳大利亚银行将继续受益于有利的经济环境。尽管,加息以及预计贷款拖欠率的上升将导致问题贷款数量增多。

 

穆迪副总裁兼资深信贷官弗兰克·米伦齐(Frank Mirenzi)表示:“我们还预计,在家庭杠杆率较高的情况下,住宅抵押贷款部门的‘问题贷款’数量将略有上升,但整体资产质量应保持强劲。”

 

不过,信贷增长放缓、竞争加剧以及融资和运营成本上升,很可能继续给银行业的盈利能力带来压力。

 

虽然银行抵押贷款利率的上调以及预期抵押贷款拖欠率的上升将导致问题抵押贷款的增长,但穆迪表示,信贷增长放缓和强劲的经济增长将缓解与家庭高杠杆相关的风险。

 

贷款增长放缓可能导致资金缺口边际收窄,并减轻批发性融资需求,政府对大型银行的支持将依然强劲。

 

穆迪预计,自从2015年开始,银行就致力于资本积累,各项资本指标趋于稳定,大多数银行已经拥有足够的资本来满足新的监管要求,这些新要求将于2021年生效。

 

END

 

当下,贷款利率全面上行,那些两三年前获得贷款的人中,按现在的标准来看,有多达20%的人不具备贷款资格。随着皇家银行委员会和监管机构APRA收紧贷款要求,在澳洲,各地住房贷款申请人都频频出现贷款被拒。

 

申请人不得不大幅度减少未使用的信用卡限额,以达到想要的贷款额度。以前只要几天就可以批准的贷款申请,现在往往需要等待六周,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获得批准。

 

未来四年,150万人的只还息抵押贷款陆续到期。到那时,澳大利亚30%的未偿还抵押债务无处可逃,无处可藏。

 

当他们的贷款转换为更高成本的本息偿付时,将会有更多人面临还贷压力。所以,当贷款环境发生变化时,当务之急,APRA应监督各大银行进行新的“贷款可行性评估”,把市场风险最小化。

 

热点新闻2018年09月24日 星期一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