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大而不倒!澳洲银行业“躺着赚钱”的时代或将结束

12月03日 10:53:55

阅读导航

  • 前言

  • 澳洲银行业“最坏的时代”

  • 细数澳洲银行业四大通病

  • 澳洲银行业的救赎

 

前言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澳新银行(ANZ)、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和西太银行(Westpac)四家银行被称为澳洲四大银行。

 

 

据毕马威(KPMG)2017年发布的澳洲银行业调查数据,2006-2016年十年期之间,四大银行所占的澳洲市场份额从75%上升至82%以上。

 

 

波士顿咨询发布的“世界十大银行业股票市值”排名显示,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位列世界第十。

 

 

从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可以看出,四大银行是澳洲银行业的重要支柱,对澳洲金融市场的发展影响重大。

 

近年来,四大银行的丑闻层出不穷,澳洲银行业大厦将倾的言论甚嚣尘上,澳洲银行业真的已经江河日下了吗?

 

1

澳洲银行业“最坏的时代”

 

2018年已经接近尾声,让我们一起梳理近半年来四大银行那些不得不说的麻烦事:

 

6 月 CBA“天价和解案”爆发: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付7亿澳元罚金,同时承认违反《澳大利亚反洗钱与反恐怖主义法》53,750次;

7月  NAB养老基金部门违规操作: 听证会要求澳洲国民银行向受影响客户退款8700万澳元;

8月 澳洲生产力委员会公布澳洲金融体系的最终报告: “所有指标均表明银行普遍存在损害客户利益的行为”;

9月 澳大利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集体诉讼:律师事务所Slater & Gordon代表受损客户向主要银行及旗下养老基金发起诉讼;

10月 银行皇家委员会发布中期调查报告:指责银行业为追求利润存在普遍违规行为,批评其“贪婪”、“短视”、“只顾短期利益”;

11月 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审查发现:澳洲联邦银行对新兴非金融风险的监管“不足”,要求所有的银行进行自我审查评估,加强银行监管机制。

 

澳洲银行业不断暴露的问题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这些问题的“井喷式”爆发绝不是偶然现象,而是多年来的沉疴宿疾,这让人不得不深思:澳洲银行业究竟存在哪些顽疾?

 

2

细数澳洲银行业四大通病

 

根据《商业内幕》报道,NAB首席执行官安德鲁·索伯恩(Andrew Thorburn)在致澳洲皇家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Royal Commission)的一封私人信件中表示,银行业过去30年出现了四种特征,导致银行内部出现了严重的“诚信”和“合规”问题。

 

压力销售文化

 

澳洲银行业太过关注短期效益,形成一种关注短期利润增长的销售文化,这种文化氛围已经弥漫在整个银行系统之中,成为澳洲银行业的“通病”。

 

此前,银行皇家委员会(Banking Royal Commission)曾多次诟病澳洲银行业以销售为目的的企业文化,但是四大银行仍然奉行以短期效益为首的策略,此举使银行业压力销售文化持续发酵。

 

根据澳洲广播公司11月30日的报道,为提高圣诞节前的销售额,澳洲国民银行(NAB) 促使员工实现更多的房贷申请,要求员工一周至少完成5个新申请,并为销售额增长最快的员工提供额外奖励。

 

 

忽略客户需求

 

澳洲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在开展的行业合规性审查中发现,澳洲四大银行多数理财师在对客户提供的退休金理财服务时,没有遵循“符合客户最佳利益”的原则,非合规性建议比例高达75%,至少10%的客户“财务状况显著恶化”。

 

四大银行中的理财师们给客户提供的退休金投资建议中,四分之三的建议违背“符合客户最佳利益”的原则,相关原因是这些理财师未对产品进行充分研究,或是没有考虑客户的具体情况。10%的客户财富由于支付了不必要的高额保险费,或者是退休金管理费,导致财务状况恶化。

 

例如,银行旗下的养老基金把会员账户中的款项默认存入自己所属的母公司,而不是为会员选择利率最好的银行。由此,养老基金会员较自己本应享有利息收益减少0.5%-1%。以现金账户余额10万澳元的客户为例,0.5%的利差即可在6年造成3000澳元的损失。

 

可见,银行并没有将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是刻意隐瞒客户,意图为自身牟取更大利润。

 

 

管理模式保守僵化

 

银行管理模式的弊端体现在系统管理和风险管理两个方面。

 

银行业皇家委员会的调查显示,由于银行的技术更新不够及时,导致在未能给用户提供服务的情况下也向用户收取费用,并且,银行向客户收款的系统远比向客户提供服务的系统要先进。这说明,银行在系统管理方面没有优先考虑用户需求。

 

在风险管理方面,澳洲利亚银行普遍关注风险管理流程本身,而不在意结果。

 

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有关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约6000名员工的调研显示:CBA对风险管理采取的方法缺乏“后续流程以及解决问题的主人翁精神”,风险管理所采取的检查表(box-ticking)形式,“繁重”、“复杂”且“耗时”。

 

银行运营愈加复杂

 

传统体系和官僚作风某种程度上束缚了大银行的创新发展。根据澳洲广播公司(ABC)的报道,澳洲许多新晋银行运用最新科技操作支付系统、电子钱包以及其他设施,低运营成本和灵活性为这些银行增加竞争优势。

 

相比之下,传统体系和官僚作风某种程度上束缚了四大银行的创新发展。在企业扁平化备受推崇的时代,传统的金字塔体系会增加运营的成本和复杂性。

 

今年2月份,澳洲国民银行(NAB)曾宣布裁员1000人以减少银行层级,但是规模庞大的四大银行想要改革运营体系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实现。并且随着监管和合规义务的增加,银行的运营体系的维系愈加复杂。

 

压力销售文化、忽略客户需求、管理模式保守僵化、银行运营愈加复杂是澳洲银行业普遍存在的四大“通病”。

 

银行业的顽疾与客户的忠诚度有着直接关系,Consumer Focus报告显示,只有17%的客户考虑更换银行。澳大利亚居民对银行的粘性很强,理由是他们担心 “转换成本”“对信用评级产生负面影响”

 

正因为用户的高忠诚度,导致四大银行的 “违规”成本较低;正因为客户不愿意轻易更换银行,才培育了银行业滋生问题的土壤。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银行业的外部监管和自我审查显得尤其重要。

 

3

澳洲银行业的救赎

 

监管部门整肃金融大环境:

 

目前澳洲银行业主要的经济监管机构包括:澳洲联邦储备银行(RBA)、澳洲竞争和消费委员会(ACCC)、澳洲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四大机构基于“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和“保护消费者权益”两大目标相互配合,彼此协调展开行业监管工作。

 

 

由于四大监管机构的存在,澳洲金融行业总体发展情况稳定。并且,2017年底成立的银行皇家委员会(Banking Royal Commission)对银行业进行为期12个月专项清查,随着调查的深入,澳洲主要银行先后曝出违规操作问题。

 

虽然层出不穷的问题可能导致公众失去信心,但在该机构的施压之下,随之而来的是澳洲银行业迎来新一轮改革。

 

例如,澳新银行(ANZ)宣布员工奖金不再与销售业绩挂钩,以改变银行以利润为首的销售策略。四大银行的行长也承诺,将针对存在的违规问题进行改造。

 

皇家委员会将在2019年2月之前向联邦政府汇报调查结果,可以预见的是,此次调查行业出现的违规问题、审视行业监管漏洞既是对银行业公信力的挑战,也是促使银行业进行变革、恢复公众对银行业信心的必经之路。

 

END

 

澳洲银行业存在的问题由来已久,今年以来,澳洲金融监管部门和皇家委员会对银行业问题的披露是对澳洲金融行业的大清洗,这次审查的结果将对澳洲金融行业造成深远影响。

 

作为澳洲产业规模最大的行业,银行业掀起的这场监管风暴,在起底行业沉疴的同时,亦展露出澳洲经济系统强大的纠错能力。

 

不被利益所绑架,该出手时就出手,成熟的监管体系,一直在为澳洲经济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大浪淘沙之后,或许能够洗去银行业所存在的种种问题,创造一个更完善健全的金融体系。

 

但必须强调的是,投资者不应寄希望于监管部门和银行的自我审查,或继续过度依赖银行以及旗下理财产品,而应关注金融市场动向,通过多种组合投资规避风险。

 

参考资料 https://thefinanser.com/2018/02/even-bribe-no-one-switches-bank-account.html/

 

热点新闻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