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原创 | 另类!这些偏门的经济理论在澳大利亚也行的通吗?

01月09日 11:00:25

阅读导航

  • 前言
  • 口红理论:廉价奢侈品的“安慰剂”
  • 裙长理论:裙子越短,经济越好
  • 高跟鞋理论:鞋跟的高度暗示着经济的坡度
  • 女服务员颜值理论
  • 长发理论
  • 剩女理论:剩女越多,房子越好卖
  • 蚊虫叮咬指数
  • 出租车司机的修养指数

 

前言

 

最近,“辽宁男士的内裤”刷爆了各大经济网站的头条。

 

根据京东大数据研究院提供的近三年(2016-2018年)辽宁男士内裤销量数据分析,国内经济学家认证辽宁经济呈不断回暖趋势。

 

男士内裤与经济之间的关系虽然看似荒谬,其实可不是凭空杜撰。

 

 

“内裤理论”在 2008年由前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首次提出,是指经济不景气时,男士们不得不节省消费开支,不再经常购买新内裤;另一方面,经济不景气易导致离婚率攀升,离婚的男人对新内裤需求骤降。而当经济复苏时,男人们更愿意为内裤投资,单身的男人也更有可能去约会,内裤销量自然大幅攀升。

 

 

根据沈阳网的报道,男士内裤销量主要受制于市场供求关系,因此格林斯潘的理论认为内裤销量的微量下降都意味着可支配收入的明显下降。

 

2009年美国金融危机就得到了应验,当年男性内裤的销售量下降了2.3%。而最近美国GDP增长稳健,特朗普更是之前反复强调声称美国经济处在历史上的最佳时期,这么说来现在美国男人们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采购一轮新内裤了!

 

美国三季度GDP增长率创近年最佳表现

 

 

沈阳网报道引用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教授的话说:“格林斯潘‘内裤理论’提出的时间较早,但也可以作为一个角度佐证经济发展的趋势。”

 

报道提及近三年,辽宁男子内裤销售量不断增加,并且从面料、颜色、品牌等消费数据分析,辽宁男性逐渐注重品质,注重面料舒适度和颜色的多样性。

 

具体来说,2017年,辽宁男士内裤销量同比增长42%;2018年,辽宁男士内裤销量同比增长32%。另外,2018年辽宁男士内裤销量同比增长超过中国平均同比速度。

 

 

最后,报道指出多色内裤占了销量的30% —— “这体现出辽宁男性“整体开朗活泼的热情生活状态,从而感受辽宁经济正从冷冬中回暖的经济发展势头。”

 

虽然许多网友对于这个理论似乎不是特别买账。

 

实际上,除了“内裤理论”之外,经济学中还流行过许多令人咂舌的另类经济指标。

 

1

口红理论:廉价奢侈品的“安慰剂”

 

口红理论来自于雅诗兰黛的总裁Leonard Lauder。他注意到在2001年9月的恐怖袭击之后,雅诗兰黛公司卖出的口红数量竟比起以往畅销许多。因此,他提出了“口红理论”,以口红销量作为当下经济形势的一个逆指标。

 

 

当经济不景气时,口红的销量反而会显著上升,反之则相反。

 

这是因为,口红被视作一种廉价的非必要奢侈品,在经济不景气时,人们虽然仍有对奢侈品的消费欲望,但由于收入限制,只能把注意力转向于更容易负担的“廉价奢侈品” 。

 

购买口红可以起到一种弥补无法负担昂贵奢侈品的“安慰”作用。

 

 

澳大利亚的David Jones和Myer等零售商在2009年表示,虽然澳洲也受到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澳洲的女性消费者们仍然非常愿意自掏钱包购买伊丽莎白雅顿和娇兰的新款口红。

 

但是也有经济学家对“口红理论”的准确性提出质疑,并提出可以替代“口红”的另一个廉价美妆产品指标——“指甲油”。

 

因为虽然口红的销量在2000年经济衰退时有显著提升,从而印证了“口红理论”,但在2008 至 2009的这段金融危机中,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家的口红销量并不是特别突出,反而指甲油的销量却大幅增长,远远超过市场其他产品的行情。

 

来源: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此外在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其他美妆产品譬如睫毛膏的销量亦在2000年左右和2009年的经济衰退中体现了强劲的增长。

 

根据Ibisworld的行业报告,澳洲在2008至2009年期间,美妆业销售额为31亿澳元,从2009至2014年平均每年保持着3.2%的增长率。

 

口红效应似乎在中国也同样适用。

 

虽然宏观经济持续下滑,2018 年“双十一”全天个户彩妆销售额却突破 446.3 亿元,增速高达 116.97%。此外,2018 年“双十一”部分品类品质升级现象明显, 兰蔻、雅诗兰黛等品牌销售额排名均有提升。

 

 

2. 裙长理论:裙子越短,经济越好

 

“裙长理论” 由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经济学家乔治·泰勒在1920年提出,也被称作“Bare knees,bull market”理论(裙露膝盖,必有牛市)。

 

 

原理论认为:

 

当经济处于增长时,女人倾向穿短裙,因为她们要炫耀里面的长丝袜(大长腿);当经济衰退时,由于女人买不起丝袜,只好把裙边放长,来掩饰没有穿长丝袜的窘迫。

 

也就是说,如果你看见街头穿长裙的女孩多了,那可能就意味着经济正在变得艰难。

 

虽然现在的商务场合中已不再强制要求女性穿着丝袜,但我们仍然或许可以从近年的经济形势中一窥这个“裙长理论”的合理性。

 

2012年,欧债危机蔓延导致英国经济出现衰退,趋势持续到如今。当时的伦敦,从著名的塞尔福里奇商场到哈罗德百货公司,超长铅笔裙成为橱窗的主角。

 

连贝嫂维多利亚·贝克汉姆都不再是昔日的“辣妹”,穿上了黑色低调的铅笔裙,裙子下摆长度达到33英寸。

 

平日以性感甜美著称的澳洲维密超模米兰达可儿也换成了保守知性风格…

 

与此同时,在亚洲也掀起了“Normcore”(即“中性低调风”)的时尚浪潮,优衣库、MUJI等“性冷淡风”品牌大肆流行。许多人开始推崇“Less is More”(少即是多)的时尚、居家观念。

  

 

其中最有名的就应该是曾经苹果的CEO乔布斯了。

 

“我请三宅一生为我做一些他那黑色高领套头衫,他便给我送来了 100 多件。”乔布斯曾回忆说,“我只穿这个,它们够我穿上一辈子了。”

 

 

大概是经济形势紧张的时候,人们都忙着挣钱,便无暇分心去精心考虑打扮自己的事吧。

 

3. 高跟鞋理论:鞋跟的高度暗示着经济的坡度

 

高跟鞋理论认为,女性鞋跟高低的流行趋势,能反映出当前社会经济的走势。这一研究是基于美国IBM全球商业服务部门,数十年来对女性鞋子的选购分析。

 

 

如果女性穿着的鞋跟越高,表明经济就越低迷;如果低跟鞋或平底鞋成为穿着女性趋势,则说明经济状况较好。

 

IBM研究部门的学者在2011年 通过社交平台上用户发布的穿搭照片分析后表示,平跟鞋和猫跟鞋的广泛流行预示着经济的复苏。

  

 

有意思的是,澳大利亚的女性高跟鞋的鞋跟似乎比平均水平更高一些。2015年的新闻调查报道中指出,澳洲女性高跟鞋的平均跟高为8.3cm,而世界平均水平则是7cm。

 

在调查新南威尔士州的女性中,有三分之一选择穿中跟鞋,而还有三分之一则表示非恨天高不穿。在维州,也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回传高跟鞋,只有17%女性考虑可能会穿小猫跟。

 

4. 女服务员颜值理论

 

“女服务员颜值越高,经济形势越薄弱。”

 

据New York Magazine 的Hugo Lindgren的解读,当性感美丽的女服务员随处可见可见,经济必陷困境,反之则显示经济兴旺。换句话说,当你到处碰见美女服务员的时候,便可考虑抛售股票。

 

 

观察家的解释是,当经济红火,颇具颜值的女性更容易找到工作环境比较舒服的工作、譬如目录模特、销售、会议主持等,而不会去做工作又辛苦、时薪又少的服务员。

 

近期的澳洲劳动力市场波动不太乐观,上个月失业率意外降至4年半以内的最低点5.4%。而在严峻的就业形势下,许多Restaurant(餐厅)纷纷向Breastaurant(胸厅)转型靠齐。

 

在其中一家“颇具盛名”的澳洲餐厅,记者采访了这些美貌性感的服务员。她们说在这些餐厅工作的原因是:1. 薪资待遇更高;2. 排班更有灵活性。

 

5. 长发理论

 

1987年,日本最大规模的日用品制造公司 “花王” 开始了一项调查,他们对东京银座一千名12岁~30岁的女性发型进行追踪统计,若干年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当经济形势变好时,女性倾向留长头发;若经济变得不景气,则倾向剪短发。

 

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傲世全球时,年轻女性多以长发示人,而2011年日本发生3·11大地震后,较短的发型一度占据主流。

 

也有观点认为:经济形势直线下滑,大家每次去理发店整理发型时,会把头发剪得更短些。既省下消费减少剪头发的次数,又能够使自己显得更精神干练,一举两得。

 

毕竟在澳洲2017年Redfern Barber Shop的收费标准是:标准理发15澳币,退休人士12澳币,造型理发则为20澳币。

 

澳洲美容美发行业协会(HBIA)的Sandra Campitelli则表示,由于通货膨胀,理发店的经营成本节节攀高,而理发师们一般都需要花费3年时间才能拿到资格证,因此85澳元的收费才更为合理。

 

6. 剩女理论:剩女越多,房子越好卖

 

 

在2016年的一次房地产行业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金岩石表示:

 

“剩女多的城市,房价会涨。女性初婚年龄30岁以上,核心家庭离婚率在30%以上的城市,房价一定会涨。”

 

实际上,早在2012年的一场高峰投资论坛上,他就语惊四座地提出了“剩女与房价”的观点。

 

经济学家金岩石认为,女性对自己欲望的表达,包含着对未来的一场竞争,而这种竞争就让城市的消费升级,让有消费能力的人留在城市,而没有消费能力的人只是无奈离开。 “高消费、阴盛阳衰、剩女,这就是城市的繁荣景色。”

 

目前,中国剩女比例靠前的七个城市依次是厦门、深圳、杭州、北京、广州、上海、青岛,过去几年,这些城市房价涨幅也确实厉害。

 

我们其实可以还根据这个理论稍微比对一下澳洲的单身人口情况。

 

澳洲各大城市房市这几年的疲软已是众所周知,而自从90年代开始,澳洲的单身女性人数就一直呈上升趋势。2016年Census的统计中悉尼和墨尔本的“剩女”数量非常可观。

 

来源: The Australian

 

那么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行情呢?

 

安保资本 (AMP Captial)于去年10月下调了对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的预期,预计未来两年,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将从峰值大幅下降20%左右。

 

7. 蚊虫叮咬指数

 

蚊虫叮咬越多,房市越差。

 

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

 

其实仔细思量,蚊虫泛滥成灾,意味着家庭后院与游泳馆空置,户主们卖不出去房子,也没有时间和财力请人打理,因而这些地方都成了蚊虫滋生的温床。

 

8. 出租车司机的修养指数

 

“每当乘坐出租车随时碰上谈吐优雅、知识储备量丰富的司机时,不必查询GDP数据,便可猜测经济已陷入或快将进入衰退。”

 

因为开出租车其实并不需要文化知识,因此失业率可想而知。

 

根据Royal Mogan提供的报告,澳洲的打车软件Uber用户从2015年2017年的增长迅猛,目前约370万澳洲用户在使用Uber。

 

来源:Royal Mogan

 

而Uber的司机们许多都是大学生兼职、有些甚至放弃了自己本职工作开Uber。而根据经济学家Jim Stanford的研究表示,Uber并没有给这些司机们平均付得起澳洲法律规定最低薪水。

 

在参与研究的6个澳洲城市中,司机们减去必需费用后的收入仅仅是14.6澳币,远远低于法定最低薪水18.3澳币。

 

除了上文提到的几个指标之外,还有一些其他不寻常的经济理论:

 

“外遇效应”:《金融时报》女专栏作家的亲身经验显示,经济越不好,上网站找外遇的人就越多,特别是金融界人士。

 

“麦当劳巨无霸外汇指数”: 在1986年,经济学人的作家们就想到了一个十分 “美味”的测算购买力平价指数(PPP)的方法--对比各国麦当劳巨无霸汉堡的售价。这一方法也许并不完全准确,但却可以快速便捷地测算出各国货币相对美元汇率的大概情况。

 

“香槟指数”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环球经济小组的研究表明:在美国,香槟消费量可用来估算前一年美国的平均家庭收入情况,并有90%的准确率。

 

其实相对那些冷冰冰的行业数据来说,这些生活化、接地气的经济指标与理论看似荒谬,也不一定能准确反映现实。但是它们恰恰从我们的日常生活出发,从我们每天生活中的一点一滴的细节中折射出来,而形成一种现象。

 

END

 

你觉得这些指标靠谱吗?可以留言告诉我们。

 

本文来源: Inside Retail、Financial Post、The Australian、AMP Captial 、New York Magazine、BBC中文、沈阳网、新浪财经、新浪微博、华泰证券研究报告等综合报道

热点新闻2019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