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闲谈:澳洲的建筑安全和质量体系

04月08日 10:45:59

过去几年澳洲随着房价暴涨,各种开发呈雨后春笋一样爆发式增长。可是澳洲本地的工人在过去几十年来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建设需求,建筑质量渐渐的摆在了聚光灯下被审视,被监管着。特别是最近的悉尼轻轨,澳宝塔等等的项目和工程所引起的建筑质量的担心,更是把整个建筑行业的放到了放大镜下审核着。

 

 

其实现在房价放缓,对于建筑业界、所有的建筑从业者来说,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自我提升的好时机。如果能把握的好,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只是随着事件的发生,各种媒体的推波助澜,使得很多事情发展渐渐的失去了原有的方向。

 

在这个行业里面摸爬打滚了十几年,在开发商里面呆过,在施工队里面呆过,也一直在设计行业里面工作着。基本是各类型的建筑都接触了一遍。在这么多工程里面,政府的基建类工程对于安全要求是最高的,而住宅类的建造安全往往是很难得到有效的监管的。

 

先来说一下政府的基建类工程吧:

忘了哪里看到的数据,大概就是说澳洲的工地,平均每天就有一件致命的意外事故。工作了那么多年,很不幸的也旁观过一些事故的发生。在2016年,Barangaroo Ferry Hub的建造过程,就有一个工人,被从吊机上掉下来的钢梁砸中而致命。而我是该项目的工地建筑师,负责工地现场答疑的,事故发生,该项目还停工了一周来审核安全是否达标,项目结束后,负责该项目的项目主管在庆祝大会上再次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

 

在澳洲的基建类项目上,PPE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个人安全设备)是必须要穿戴好的,这个包括:安全帽、反光服、防护眼镜、工程鞋(有铁皮包裹,防滑,厚底)、手袜,长袖衣服。

在Wynyard 火车站更新项目上,作为工地建筑师,每次下工地之前,我都必须要经过酒精吹气检查,而且必须要有工程队的主管陪同,PPE 要穿戴好。进工地前还要先刷 RISI card (rail industry safety induction 铁路工业安全介绍)证明我是经过铁路工业安全培训,并且通过考核的(这个考核需要验身体,验视力,上一天的课,然后经过笔试和面试)。

 

 

每个下工地的人,对工地的安全都有责任,我们一旦见到有危险的事情,必须上报。每个在工地的人,都有可能会遇到酒精和药物抽查,这个是验血的抽查。所以我们平常吃的药都有指引,有的药物吃了是不能下工地的。如果体内血液含有酒精,那么这个项目就不能做了,直接打包袱回家,并且会留有记录的。所以好两杯的工人,每天下午4点半下班之后可以在傍晚6点半之前喝两杯,之后就不能再碰酒精饮品,不然酒精会在体内最长可达12小时,第二天被抽血的话,是有机会被验出来的。

 

 

但是就这么严格的培训和检查,工地上还是会有意外发生。毕竟像铁路项目,电力系统是高达11kv的,路轨上是有机会带电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下工地会被要求一定要穿长袖衣服,带绝缘手套等等。

 

那么是不是这么严格就建造就不会有安全问题呢?其实也不是,很多项目我们做验收的时候都会发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所有的政府项目,在做设计的时候,在概念设计阶段,我们就开始有design and safety meeting(设计与安全会议),所有的设计顾问坐在一起,把项目施工过程中有可能会发生的安全问题提出来,有没有办法通过设计避免?是否必须、只有这样才可以建造,危险等级的预判等等,如果设计不能解决,就需要通知承建商建造可能面对的危险。

 

说完基建类项目,来说说住宅类项目了

之前Opal tower的发生事情的时候,很多媒体在不断的推波助澜,混淆视听,出了煽情引流量以外,并没有对事情的解决带来任何实际帮助。有的人还嚷嚷着要开发商回购物业,这就更是荒谬了。

 

要知道项目质量,我们首先要知道澳洲项目的责任分层是怎么样的。

开发商:  投资者,就是投钱进来的人;项目开发的定位者,可以说是项目的总规划师;

银行:     放贷者,放资金协助开发商做项目投资的一方,其实才是真正的投资者;

建筑师:  建筑设计者,有注册的才可以叫建筑师(Architect),没有注册的,只能叫设计师(designer),一般三层以下,四栋联排以下的房屋,可以不需要建筑师做设计;超过的就必须要有建筑师来做设计和签字;

各类顾问:设计顾问,包括了结构、土木、景观,BASIX,给排水、消防等;  

承建商:  建造者,视乎合同类型,如果是D&C合同,承建商是建造设计的主要负责人,包括建筑设计、结构设计、水暖通设计的主要负责人;在大型住宅项目里,承建商其实是项目管理人,他们并不是下手干活的人;

分包商:  施工者,一个项目的施工,需要不同的工种配合,例如,结构部分,一般由concretor (混凝土施工者),carpenter(木工)等来负责做好,各种各样的tradies,包括电工,水工,gyprock(龙骨架墙体)等来协同合作做好项目,他们才是下手干活的人

 

 

在opal tower的事件里,一开始爆出的预制件混凝土承重墙发生了问题,如果论责任,首要责任就是混凝土承重墙的分包公司,然后icon 作为项目的管理者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随着审核的深入,大楼被爆出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么 ICON 的责任就越来越大了。熟悉澳洲的建造历史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ICON 跟早年倒闭了的southern

 cross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具体大家可以google 一下southern cross的历史。

 

那么开发商在这里又承担了一个什么角色呢? 

 

对于opal tower这件事来说,开发商其实是倒霉的。对于开发商Ecove,我个人了解并不多,我不是很清楚他们内部有没有项目管理经理和设计管理经理。

 

按一般的中小型开发商来说,其实项目管理经理和设计管理经理都是可以外包的,市场上也有很多项目管理与工地管理的公司,他们作为银行认可的项目管理者,可以替代开发商做项目管理工作,理论上来说他们更专业。他们的收费是项目工程总造价的1.5~2.5%,看具体公司而定。

 

其实开发商就是看中了一块可以开发的用地,买下来,然后找建筑师来设计,申报DA,通过审批之后,一般会进行施工许可证的设计和申请,这个阶段一般会做到施工图的60%~75%,以确保一定的设计质量。然后就会进行工程招标了,确定造价,选定承建商之后,由承建商负责把设计完善下去,这也就是俗语种的D&C 合同了。

 

这种合同的好处就是承建商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和供货渠道,来完善设计,甚至是改动设计,以确保施工价格能控制在一定预算范围内。在opal tower 里面,作为承建商的ICON,是否有为了节约造价而改变了设计就很重要了。

 

各位读者看到这里应该可以明白一点了,原来为了节约造价而改动设计的,并不是开发商,而是承建商!所以那种叫嚣着要开发商回收物业的说法就更是让人无语了。

 

在工程里,建筑师和结构工程师的存在,应该是为了质量控制的,而项目管理经理是为了资金控制的,三者之间的关系,是紧密而矛盾的,就像一个人的左右两只手,各有各的责任。而实际生活中,建筑师、设计师是被忽视的,甚至是被故意给蔑视掉的。

 

在做Barangaroo Ferry Hub的时候,我在工地里也曾经被承建商里面的工人用粗言对待,因为我要他们改善做法;在做wynyard 火车站更新项目的时候,我也曾经被承建商的项目主管拍桌子怒吼,因为他们不按我的图纸施工;但是这是政府项目,我是有这些权力去要求承建商跟我交代。

 

早两年,我代表甲方去工地做工地现场监管的时候,承建商的项目经理看到我,当面就是耻笑一声:ha, another architect。意思就是又一个不懂施工,只会浪费金钱的人。直到知道我的工作经验之后才开始正视我的存在,并且在随后一年的施工中与我通力配合,控制质量。然而即使如此,在施工现场,我也不能百分百的掌控所有,承建商即使改了设计,还是可以不需要得到我的许可,即使我是代表开发商的。

 

在澳洲,控制质量的、把控施工安全的是承建商!开发商的角色仅仅是个投资者,当然,开发商需要控制造价和预算,但是在投标过程,承建商是要负主要责任的,他们是不应该为了抢项目而罔顾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的。

 

不过话说回来,开发商其实在挑选承建商的时候,也是需要非常谨慎的,不能仅仅看着价格。

 

至于工地安全,住宅类项目有时候真的很难得到控制,分包商如果有资质的,价格通常都不会便宜了,安全性高往往也代表了价格高,在资本主义经济里面,风险越高,回报越大,有时候很难控制。简单一个例子,夏天,在政府项目里,是基本看不到工人不穿上衣的,因为这是安全要求,甚至是必须穿着长袖的反光衣服。而在住宅项目里,除了工头,想找个穿着上衣的工人都难。

 

最后说一下住宅类的工地安全,很多朋友建房的时候都希望可以到现场去看看,甚至是喜欢随时随地,没有通知施工方的情况下就到工地去看,其实这是不行的。工地,其实是很危险的,散落的地板,散落的钉子和材料,都是行走中的障碍物;脚手架、悬空的电线更是危险四伏。

 

 

所以一般我们下工地,首先就要通知施工方,让他们派一个对工地熟悉的员工陪同,然后穿着完整的安全配套设备:安全帽、安全鞋、反光背心这些都是必须要有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工地才对自己的安全有所保障。

热点新闻2019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