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只要砸650万, 斯坦福不是梦!揭秘澳洲学历灰色产业链

05月08日 13:29:08

阅读导航

  • 前言

  • 美国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最大金主来自中国富豪家庭

  • 澳大利亚MyMaster代写/代考事件

  • 名校舞弊案的背后:边界和阶层划分

  • 权利不平等,学历焦虑与恐慌!

 

前言

 

花钱买学历,这事不只在中国有,在美国或者澳大利亚也有!

 

有钱人家买的可不是学历,而是一种身份!

 

一份调查统计显示,在哈佛大学2021届学生中,高达46%的人来自十分富裕的家庭。

 

在澳洲八大名校中,2/3的中国留学生来自富商之家。

 

在穷人和富人的双轨道名校入学体系下,到底是下层阶级对上层阶级的“渴求”更胜,还是上层阶级对滑入下层的“恐慌”来的更猛?

 

1

美国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最大金主来自中国富豪家庭

 

前段时间,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在内的部分美国高校爆发招生丑闻,震惊了全球。

 

联邦调查局和税务局出动了300名探员,抓捕近50人,其中有大学招生人员、中介与升学顾问、家长等,涉及近800个家庭。涉案家长通过贿赂、欺诈等非法手段,将子女送入12所名校。

 

其中包括众多金融家、企业家、社会名流、公众人物,比如美剧《绝望主妇》主角之一的好莱坞女演员费莉西蒂•赫夫曼、曾获艾美奖提名的女演员洛丽•洛克林等。

 

然而,这事还没完。就在4月28日,美国招生丑闻又曝出最新消息。据华尔街日报证实,中国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用 650 万美元(约人民币4373万元)的天价,为女儿打开了进入斯坦福大学的后门。

 

这也是本次美国高校招生舞弊案贿赂的最大金额。

 

 

而另外一个中国家庭则花了120万美元(约人民币807万元),成为本次贿赂案件金额的第二名。

 

虽然一些参与招生丑闻的美国家庭支付了25万至40万美元,让他们的孩子进入顶尖学校,但这2个中国家庭支付数额已经远超那些目前己经被司法部起诉的家庭。

 

两个中国家庭支付“录取服务费”的对象都是本案的主要嫌疑人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

 

其中,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夫妻通过一位摩根士丹利的财务顾问牵线联系上辛格,花费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77万元,帮助女儿以帆船特长生的身份就读斯坦福大学。

 

不过,赵涛妻子随后通过律师发表声明说,650万美元是捐款,自己受到误导,已经委托律师处理此事。而斯坦福大学表态:只收到了50万美元的捐款。这意味着“大头”600万美元可能落入辛格的腰包。

 

 

而在另一起案件中,21岁名为郭雪莉的女生,其家庭向辛格支付了 120 万美元的费用,辛格又行贿耶鲁女子足球队主教练梅瑞迪斯(Rudolph Meredity),编造了郭雪莉足球运动员的身份,还谎称其是中国重点培养的选手。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被斯坦福录取后,赵雨思曾自行在斗鱼上做了一次直播,并在宣传时自称是“美国高考状元”。当网友提问如何准备考试和文书的时候,赵雨思没有分享出任何实际的干货,多以要“坚持梦想、不要放弃、设定目标努力奋斗”等鸡汤为主。

 

2

澳大利亚MyMaster代写/代考事件

 

早在美国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曝出之前,作为中国学生热门留学目的地的澳大利亚也难逃“作弊”丑闻,即2015年的“MyMaster代写/代考事件”,涉及当地的多所名校

 

根据Fairfax Media提供的数据,调查发现来自澳大利亚16所大学的多达1000名大学生聘请了总部位于悉尼的MyMaster公司,代写论文和参加线上考试。

 

 

这些舞弊的学生中很多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MyMaster公司的网站用中文撰写,主要招揽在新州高校学习的中国留学生。网站上曾贴出过购买作业的图片、显示付款证明的银行收据、以及疑似学生的姓名和学号。

 

其中,完成舞弊丑闻调查的纽卡斯尔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ewcastle)开除了两名中国留学生,并且该校另外八名涉嫌使用MyMaster服务的留学生被停课。

 

纽卡斯尔大学校长Andrew Parfitt表示,共有31名学生违反了该大学的学术不端行为协议。他们都是纽卡斯尔大学悉尼校区的留学生。

 

 

Parfitt表示,当这些学生被指控作弊时,“绝大多数学生”承认在网上雇人完成作业/考试并对这种行为“表示遗憾”。其中,24名学生雇抢手考试的课程被判“不及格”,总计51次,表明这24名学生多门课程雇佣抢手代写/代考。

 

在作弊丑闻首次报道四个月后,另外四所受影响最严重的大学即麦格理大学、悉尼科技大学、悉尼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表示调查中确定了多名中国留学生涉嫌舞弊。

 

麦格理大学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大学。2014年购买MyMaster学生代写/代考服务次数为128次,涉及43名在读和毕业学生。

 

在Fairfax Media的调查过程中,2014年,MyMaster公司共收到来自新南威尔士高校留学生超过700份代写/代考请求,并支付了超过160,000澳元。其中一些课程的单次作业要价高达1000澳元。

 

有网友说道,有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花在国内,非要去国外丢这个脸呢?

 

和人们常见的认知相反,中国高等教育的顶级阶层不在国内,不在清华北大,而早已放在了全球。

 

这是因为

 

1)中国高等教育系统高度扁平化,没有明显的垂直划分,没有精英教育;

2)留学的费用、留学生的家庭背景、以及所谓的全球化视野把顶级留学生和清北大神有效地分割开来。

 

 

3

名校舞弊案的背后:边界和阶层划分

 

无论是农耕社会,还是当下现代,群体的边界划分一直都是组织人类生活的重要元素。人们不断地划分工人/中产/顶层、新贵/老钱、甜豆腐死忠/咸豆腐粉丝,还有各式各样的鄙视链……。

 

在人们寻求身份认同、排除异己、并建立群体优势的过程中,阶层开始形成。

 

根据瑞银(UBS)发布的最新亿万富翁调研报告,中国每周新增两名亿万富翁。

 

“多代亿万富翁家族”、“从家族企业到企业家族”已经成为一种新时代的趋势。

 

仅在2017年,44位继承人每人继承了超过10亿美元。在接下来的20年里,财富的转移预计将达到3.4万亿美元——几乎是目前亿万富翁总财富的40%。

 

越来越多的亿万富翁家族认识到有必要为继承做规划,新财富规划原则应包括:多代人合作、为妻子和子女做准备和考虑可持续性。

 

 

送子女出去镀金是很多中国富豪家庭的常态。在澳洲八大名校里,绝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是来自江浙一带的富商之家。

 

截2018年10月,澳大利亚全国共有15多万名中国学生,较五年前的85,111人接近翻番。

 

很多传统的创一代,或因为时代的种种原因,普遍受教育程度并不高。很多都被冠以“暴发户”的戏称。

 

在这样的背景下,教育成为边界和阶层划分的一个重要领域,甚至有着兵家必争的决定性地位。

 

在现代社会中,阶级的传递不再能像传统社会那样通过贵族世袭的方式获得。既然地位不能世袭,财富的直接传递也为人所不齿,阶级再生产的重任就落到了教育系统的肩上。顶级阶层仍然把巨额财富传递给后代,但这种传递被精英教育的获取合法化、正当化了。

 

你看,我有斯坦福的学位,我完全有资格掌管这么庞大的家族资产。

 

高昂的学费意味着优越的家庭背景。很多关于留学生的报道都是真实的,和中国99%的家庭相比,他们就是金字塔的塔尖。

 

他们说着流利的英文,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文化,知道正装礼服的正确穿着方式,校友网络给了他们无数根本不对外开放的资源。当国内大学生大二了还在忙着上课搞成绩时,留学生们早就通过内推获得了顶级金融/咨询机构的实习。

 

在这种情况下,留学几乎就成了精英阶层再生产的首要诉求。这不仅仅是为了镀金,也不是因为国外高校有C9无法习得的技能。而是因为只有通过进入海外顶级名校,新一代的精英们才能进入这个边界森严的群体。

 

4

权利不平等,学历焦虑与恐慌!

 

在边界划分之下, 是巨大的权力不平等。

 

在美国招生舞弊案曝出后,有网友说道:“如果有钱人利用自己的金钱的杠杆,使得自己本来可能并不优秀或者是成绩并不好的孩子(进名校),确实会对社会,尤其是很多普通的比如说中产阶级的家庭,甚至很多来自于贫寒家庭的孩子,造成非常大的冲击。”

 

 

因就是他们再努力,恐怕也不能得到上名校或者到好的学校接受教育的一个机会。

 

除了教育不公,这也折射出上层阶级对学历焦虑和向下流动的恐惧。

 

最近一部大火的韩剧《天空之城》讲的就是上层阶级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不惜一切代价送小孩进名校的故事。整个故事设定既讽剌又高能,既压抑又动容,浮夸残忍又真实。

 

影片中的四个家庭来自韩国1%的精英阶层。

 

这个叫天空之城的社区是韩国顶尖医院里教授级别,德高望重的资深医生才能免费入住,意味着这个阶层其实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技能维持社会地位,他们既无资本运作的能力,也没有权力(家族庇护),如果子女不争气,学业不突出,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势必会向下滑落 ,跌落到底层,而这是千辛万苦才踏入到金字塔中上层的父母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天空之城的名字也隐喻他们漂在半空,不接地气,社区中的主妇们将自己的房子称为“城堡 ”暗示他们心比天高,他们向往金字塔顶层的权贵阶层,但这城堡的所有权却不属于他们,他们只是免费居住。

 

所以,这是一个不上不下,极不稳定的阶层,焦虑感和危机感时时傍身。

 

正如前文中讲到的故事,这些富二代完全可以啃老到死,但他们的父母不惜违法也要送他们进名校。因为这是一个一切都被排名、被标准衡量的credential society,只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学历才能赋予一个人的高地位以正当性。

 

END

 

古有捐官进爵,今有一掷千金,只为“金字招牌”!

 

热点新闻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