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关山难越!全澳洲最低调的华裔富豪,用20年成就了电信巨头

05月14日 12:58:27

阅读导航

  • 前言

  • 烟幕弹下的移动网络之梦

  • 关山难越:前有华为禁令4G网络梦碎、后有兼并叫停

  • 半生深谋远虑,如今一次翻船?

  • 附:张大卫与TPG的曲折之路

 

前言

 

当马来西亚华裔富豪张大卫(David Teoh)公布了他雄心勃勃的计划——“成为澳大利亚第四大移动网络运营商”的时候,

 

移动三大巨头Telstra(澳洲电信),Optus(澳都斯)与Vodafone Hutchison Australia (沃达丰)终于再也坐不住了。

 

通过一轮轮积极扩张的并购交易与残酷无情的定价,TPG被一步步打造成一个强大的电信挑战者。

 

这一过程,张大卫用了差不多二十年。

 

这个已经63岁、以16亿澳元身家名列福布斯澳大利亚第25位的华裔富豪,一直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神秘感:

 

TPG首席执行官与执行董事长David Teoh唯一的一张公开照 / 来源:Daniel Munoz

 

他与他的家人几乎“与世隔绝”,只在需要时才与媒体接触;

 

而在这个照片与私人信息满天飞的互联网时代,这位执行董事长却只有一张照片“流传于世”。

 

2015年,费尔法克斯媒体的摄影师穆诺兹(Daniel Munoz)在其家门前蹲守时拍到了他的一张正面照。

 

事实上,在2013年他曾经差点被跟拍的记者拍到,但张大卫察觉后便拉下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脸。

 

躲在银色雷克萨斯里的他拉下了帽檐 / 来源:Nic Walker

 

因此,当TPG在2017年4月“石破天惊”地宣布购买了价值12.6亿澳元的移动频谱牌照,其中包括张大卫自己的1.36亿澳元资金,并将在三年内以6亿澳元建造一个4G移动网络以覆盖80%的澳大利亚人口时,竞争对手们这才意识到:

 

他开始玩真的了。

 

1

烟幕弹下的移动网络之梦

 

从公布决定、到集资12.6亿澳元购买2x10兆赫700兆赫移动频谱的11年牌照,张大卫仅仅给了TPG的股东们4个小时来“消化”这个决定。

 

这场交易也更新了澳大利亚甚至是全球的最高价格记录,令业内竞争对手对该公司的分红感到震惊不已。

 

虽然不能保证一举成功,但取得牌照的张大卫走出了第一步:

 

接下来,TPG不仅需要与澳洲电信、Optus与沃达丰展开较量,带来新的增长;与此同时,TPG自身的互联网业务也正面临来自国家宽带网络(NBN)的巨大压力。

 

 

《澳洲财经见闻》根据ACCC数据参考作图

 

 张大卫开始售卖他的梦想。

 

虽然许多业内人士从未真正相信,张大卫打算创建4G移动网络的规模,将有资格与澳洲电信、澳都斯与沃达丰叫板——毕竟在大都市地区,“区区”6亿澳元的预算看起来似乎只能满足构建出一个支离破碎的小型网络。

 

而大多数人认为,这不过是一场绕行NBN的游戏,目的是帮助TPG处理固定宽带市场上不断缩水的利润率。同时,这也会给这个公司带来虽然数量有限、但非常有价值的一批客户。

 

许多澳大利亚消费者发现转接入NBN后,不但费用增加,高峰时期网速还变慢了 / 来源:Proactive IT Solutions

 

然而市场上“三足鼎立”的局面终究是被打破了。

 

随着TPG和沃达丰在2018年8月宣布了一项价值150亿澳元的兼并行为,将“已成气候”的沃达丰移动网络与挑战者TPG的固定宽带光纤网络结合在一起——从而打造出了一个真正可以威胁到澳洲电信与澳都斯的竞争对手。

 

来源:The New Daily

 

与许多还以为张大卫不过在释放“烟雾弹”的人们相比,Rod Sims(希姆斯)从一开始就相信了TPG的梦想;

 

而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也成了这场兼并行为中最大的那块绊脚石。

 

2

关山难越:前有华为禁令4G网络梦碎、后有兼并叫停

 

5月8日,ACCC禁止TPG与沃达丰兼并的决定意外提前公布在了官网上,导致导致TPG股价暴跌13.5%。

 

ACCC的主席希姆斯称公布日期提前一天是一个系统错误,并承诺将进行全面调查。

 

希姆斯在解释阻止兼并的决定时表示,合并后的公司将阻止张大卫的TPG作为第4家移动网络运营商进入市场,从而大大减少移动行业的竞争。

 

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主席Rod Sims / 来源:ACCC

 

“TPG是澳大利亚新移动网络运营商进入市场的最佳前景,这也可能是我们在提升移动服务供应市场竞争中获得最后一个机会” ,希姆斯补充道。

 

“只要有可能,市场结构应该通过竞争过程来解决,而不是通过合并行程将来几乎不会受到挑战的市场结构。在集中的行业尤其如此,例如澳大利亚的移动服务。”

 

知情人士称,这位ACCC主席已经收集了数千份文件和电子邮件,并就TPG早前声称已放弃的建立移动网络与成为该行业第4家运营商的计划,对其公司的高管进行了密切询问。

 

希姆斯在与ABC全国广播的采访中透露,监管机构有证据支持其主张。

 

“我还接触到了更多信息”, 他补充, “在评估这个兼并行为时,你会看到兼并之后的未来和没有发生兼并的未来。如果锁定这个兼并行为,那么你也将锁定一个永久的三分市场。”

 

而TPG对ACCC与希姆斯对自己成为“第4个移动运营商”的前景似乎并没有这么乐观。事实上,虽然TPG此前投入大量资金与成本在建设移动网络,但在今年一月的时候却突然宣布该计划被取消

 

在接受《澳洲金融评论》采访时,张大卫表示:

 

我们已经明确表示,我们没有打算建立移动网络,因为现阶段我们没有技术解决方案。

 

当被问及是否排除在未来建设这样一个网络时,他无奈地重复了这个理由,“我们无法建立一个移动网络,我们没有技术解决方案。”

 

TPG的首席财务官Stephen Banfield (班菲尔德)对此做了进一步详细的解释,“关于我们的移动网络项目,最引人注目的事项之一是时机。”

 

CFO显然延续了张大卫的神秘与低调作风,网络上并无公开照片,连Linkedin的头像都是灰色

 

“我们本在建设一个移动网络,该网络计划将于明年完工。即使现在出现一个技术解决方案,但因为我们是从零开始,这将需要我们几年的时间,而且我们到达5G将遥遥无期,以致于这个商业模式也不再有意义。”

 

他补充,“因此,即使存在着一种技术解决方案——何况现在根本不存在,这个商业模式也不会存在,我们也没有资金。”

 

TPG将其归咎于澳洲政府对中国公司华为建设网络的禁令导致其不能负担增长的成本。

 

来源:The New Daily

 

网络工程师兼RMIT副教授格罗格里(Mark Greogry)表示,TPG认为“华为的禁令将使其现有4G网络无法轻易升级”的这一想法“非常正确”。

 

“当你已经有网络的时候,你试着升级已经存在的部件和使用部件,所以你试着用最少的钱来获得最新的技术。(TPG)表示他们已经检查过了,而他们将不得不更换这些部件。他们说得非常对。”

 

罗格里补充,如果ACCC一味坚持禁止合并,那么结果将“不可想象的”——TPG将被迫建立一个移动网络。

 

“但如果你把华为排除在外,他们真的会碰壁。因为TPG的整个卖点就是廉价的基础设施。”

 

Mark Greogry / 来源:Internet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 Inc

 

张大卫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之一、Vocus的前任运营官James Spenceley(斯宾塞利)表示,“当我曾与张大卫交手时,他一点都不害怕展望未来,并且往往更早地将价格推向市场。”

 

他补充,“他在成本上节约下来的钱都会反映在价格上,并由此获得了市场份额。我认为这是令人惊讶的。如果我还在运行Vocus,我会非常害怕这次兼并,而这就是合并应该继续进行的原因之一。”

 

“它本会创造一个非常强大的竞争者,一个有着曾经打破市场价格的历史的竞争者”, 他开玩笑说,“这下澳洲电信与澳都斯都该忙着在办公室开香槟了。”

 

3

半生深谋远虑,如今一次翻船?

 

其实张大卫也称得上是一个能够“瞻得先机”的高人。

 

1986年,张大卫与自己的台湾妻子从马来西亚迁往澳大利亚; 同时开创了Total Peripherals——一开始只不过是一家貌不惊人的悉尼计算机硬件商店。

 

但是他的眼界不仅限于此。张大卫看到了自己的“星辰大海”在互联网市场。

 

他在2005年借壳上市,并将股价从2008年的0.0884澳元升至2016年令人眼花缭乱的高位12.70澳元,正巧赶在了NBN对所有电信公司以及投资者产生重大影响之前

 

他在2010年斥资3.73亿澳元收购了PIPE网络,2013年以4.5亿澳元收购了AAPT的批发业务,2015年以15.6亿澳元收购了iiNet——这又助张大卫了一臂之力,打造出了澳大利亚第二大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来源:Wistleout

 

他甚至还通过建设自己的光纤通地下室网络,削弱了NBN的力量;而“巧妙”地利用一个立法漏洞,又使TPG允许将现有光纤网络再延长1公里。

 

此次与沃达丰的合并,亦是张大卫的商业帝国大厦版图的自然延伸,即便他其实在这场兼并中放弃了对公司的主导地位:

 

一旦两家公司在联邦法院起诉ACCC获得成功,那么TPG股东将拥有兼并实体49.9%的股权,张大卫将担任董事长,而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Iñaki Berroeta(贝洛塔)将继续担任原职。

 

Iñaki Berroeta / 来源:ARN

 

虽然ACCC为禁止此次兼并行为给出“不利市场竞争”的理由听起来有理有据,但仍有许多业内人士不以为然:

 

一位竞争对手高管表示:“兼并将加强竞争,增强公司的实力…而在澳大利亚这样规模的市场上,三家完全整合的电信运营商是一个相当健康的竞争起点。”

 

他补充,“在过去我们通过管理全球电信业务,研究了从4家到3家(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的整合市场,我们了解到的是,当你拥有3个强大的参与者时,竞争框架对所有各方都更有利——这就是德国的一个例子。”

 

“在大多数其他市场,你有4家公司——即两家强手和两家弱者,那么第4家几乎无一例外地面临财务上的挑战。以美国为例,Sprint在财务上陷入了各种各样的困境。这个行业无法支持4个强手同时存在,这种情况几乎没有例外,即使在美国这样的大市场也不例外。”

 

《三国演义》里的“三国鼎立”局面,被司马懿一举打破,这有可能发生在澳洲的移动网络市场吗?

 

张大卫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这位或许性情有些古怪的亿万富翁与策划家,现在有另外一个冷静沉着的企业家与他站在统一战线,帮助他推翻希姆斯的裁决。

 

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料到,法官将会对此作出什么决定。

 

但不管怎么样,相信希姆斯仍将会不惜一切地阻止他。

 

附:张大卫与TPG的曲折之路

 

1986年,张大卫与家人移居澳大利亚,并创办Total Peripherals,一家位于悉尼的计算机硬件商店;21世纪初的Total Peripherals将其重点转向互联网。

 

2007年收购南澳大利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Chariot的控股权。

 

2008年TPG Telecom通过Total Peripherals Group以2.25亿美元反向收购SP Telemedia,在ASX上创建并上市。

 

2009年以3.73亿美元收购PIPE Networks,为其提供光纤网络和Pipe Pacific Cable。

 

2013年TPG以4.5亿美元收购新西兰陷入困境的电信公司AAPT。

 

2013年宣布将在澳大利亚五大主要城市建设光纤到建筑网络。

 

2015年TPG以1.56亿澳元收购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iNet。使TPG成为澳大利亚第二大ISP,仅次于澳洲电信。

 

2017年4月TPG宣布计划建立自己的4G网络,表示将斥资6亿美元建设一个覆盖澳大利亚80%的网络。

 

2018年8月沃达丰和TPG宣布将合并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电信公司。

 

2018年12月ACCC在“大幅减少竞争”的警告后推迟了对兼并的决定。

 

2019年1月TPG放弃了其拟议中的4G网络,并称由于禁止中国公司华为建设4G网络而造成了高昂的成本。

 

2019年5月ACCC禁止合并,理由是合并“将减少该领域的竞争和竞争”,因为它阻止了TPG建立第四个澳大利亚移动网络。

绘图:Sturt Krygsman

热点新闻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