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CRS大网下,艺术品、贵重珠宝沦为了中澳富豪的新款“跑路钱”?

05月15日 12:51:39
 

 

阅读导航

  • 前言

  • CRS大网下,富豪们“跑路有门”

  • 天价购买艺术品,真的只是为了挂在客厅墙上?

  • “关矿前的狂欢”:西澳大利亚的阿盖尔粉钻狂热潮

 

前言

 

在两千五百年前的中国,卢宣公实行了最早成型的税收制度“初税亩”,为农业税,税率相当于十分之一。

 

时隔两千三百多年以后,也就是1788年,英国人菲利普(Arthur Philip)被派往当时还是殖民地的澳大利亚就任第一任总督。与他一起到达新南威尔士州的,还有一道来自英国皇室的指令:

 

如果殖民地需要的话,那你就有权征税。

 

Arthur Philip当年从Botany Bay出发至Port Jackson / 来源: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Henry Macbeth-Raeburn于1936年绘制

 

于是,在澳大利亚的第一批税被征收,以帮助支付完成建设悉尼第一所监狱的费用,并为在澳洲的孤儿们提供经费。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不论在哪个地方,政府总是在抱怨没钱,而普通人则对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却凭空从口袋里被掏走而耿耿于怀。

 

若干年后,这两个隔着太平洋遥遥相望的国家,却因为一纸协议将中澳两国税务居民的金融信息联系在了一起——CRS(又称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全球税务账户申报标准法案)。

 

CRS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于2014年发布,目前共有包括中国与澳大利亚在内的100余个国家签订。

 

该法案自2017年7月1日起在澳大利亚生效;于2018年7月1日之前,完成2017年下半年新开的金融账户尽职调查;2019年7月31日之前,完成其他所有账户的尽职调查。尽职调查的内容包括银行存款账户、托管账户、保险合同等金融资产。

 

对于中澳而言,第一批情报交换的时间为2018年9月,之后每年交换一次。

 

一时间,风声鹤唳。

 

1

CRS大网下,富豪们“跑路有门”

 

 

本杰明·富兰克林曾说过一句震耳欲聋的话:“世界上只有两件事不可避免,那就是税收和死亡。” 

 

然而那些有钱有权的人们半生钻研的,也往往就是这两件事。

 

有些人会愿意不惜花费20万美金,将自己的尸体液氮保存,以待有朝一日可以“复活”。比如比特币的先驱芬尼(Hal Finney),他在2014年因患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去世,而他的遗体被冷冻在了美国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

 

该公司贴心地提供了两个选择:你会选择大脑局部冷冻,还是全身冷冻? / 来源:Twitter@MixelSocial

 

有些人则早早开始琢磨自己的“全球资产配置”战略。

 

根据《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报告,在去年共有10.8万个百万富翁(单位:美金)选择移民至另一个国家,是2013年人数的两倍有余。其中,中国与俄罗斯是最大的“富豪输出国”,而澳大利亚,则成了这些富豪们“安居乐业”的第一选择。

 

前段时间刚和大家聊过了“裸官”(点击阅读《8000亿人民币都去了哪?逃亡澳洲的中国“贪官”现形记》),而如今人在中国的“裸商”数量也日渐增多。

 

不论是非对错,也暂且不提早就集齐了BAT三巨头、以及国内几乎排得上名号的公司的开曼群岛。

 

开曼群岛 / 来源:维基百科

 

2019年1月12日,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在香港提交的文件里披露,已在去年12月31日将手中大部分融创股权(市值约45亿美金)转让给离岸家族信托基金South Dakota Trust Co.。

 

巧合的是,相隔不过数周之前,达利食品董事长许世辉以及周黑鸭实控人唐建芳也将资产转入了离岸信托。

 

事实上,根据OECD报告披露,在2017年7月CRS首批交换信息的50个国家、近2000个双边交换关系中,共有50万自然人被披露了离岸资产,加征额外税收约为1300余亿澳元。而在这批最先一步实施CRS的国家和地区中,百慕大、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等为人熟知的“避税天堂”赫然在列。

 

与此同时,这张CRS大网下的“排除选项”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因为不属于收入项目,海外房产、游艇、汽车、高价字画、贵重珠宝等非金融类资产,并不在CRS的调查范围内(但如果中国税务居民在澳洲购入房产用于出租,并将租金收入转至澳洲银行账号,那么该信息也将会被用于两国交换)。

 

曾几何时,澳洲房市甚至曾一度成为了洗钱的“重灾区”。更为微妙的是,房产经纪、会计与律师对资金的来源似乎都有着特别的默契,纷纷练就了“不看、不听、不说”的本领。

 

根据金融犯罪调查组织AUSTRAC的调查统计,在澳大利亚一年内有大约10亿澳元的可疑房地产交易,但没有人可以确认问题究竟有多大。

 

 

不过,近年来在中国监管收紧,澳大利亚打击洗钱的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根据ABC报道,今年3月,在墨尔本共有价值约520万澳元的房产被冻结。

 

而根据去年11月15日的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报道,两个中国公民在澳洲包括房产、汽车及珠宝在内的850万澳元的资产因涉嫌违法洗钱,而收到了资产限制令。

 

据报道,他们二人在2015年来到澳洲并建立了空壳公司,这样一来就可以利用欺诈投资者在中国集资,并在澳洲购买住宅、开发房地产。调查人员突击搜查了他们在墨尔本与悉尼的房产,并搜获房产、车辆与奢侈品价值合计850万澳元。

 

来源:aspistrategist

 

澳洲联邦警察署(AFP)的指挥官希尔(Bruce Hill)表示,“我们向在澳洲考虑洗钱的人们发出的信息很明确:您的资金和资产并非隐藏在澳洲联邦警察署与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之间。 ”

 

我们会抓住你的。

 

事实上,与这些价值区区百万澳元、又“目标太过明显”的房产相比,财富在艺术品与贵重珠宝中所流经的痕迹,其实远远更难以追踪。

 

2

天价购买艺术品,真的只是为了挂在客厅墙上?

 

“我们是一家英国公司,也是一家全球性公司,因此我们遵守一整套法规,如信托会计、洗钱监管条例与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我们受所有这些规则的约束。”

 

澳大利亚艺术品拍卖行中唯一的一位女性总裁,施里弗(Merryn Schriever)在接受《悉尼晨锋报》的采访时义正言辞地说。

 

她染着莫兰迪灰绿色的指甲,穿着一身丝质印花衬衫,有些夸张的耳饰——这些细节都似乎暗示着她从事的这个行业。

 

Merryn Schriever / 来源:STEVEN SIEWERT

 

施里弗在有着226年历史的邦瀚斯(Bonhams)拍卖行位于澳大利亚分公司担任总裁。

 

她所在的邦瀚斯是唯一的一家在澳大利亚经营的外国艺术拍卖行——而人们所更熟知的苏富比(Sotheby’s)、劳森(Lawsons)和孟席斯(Menzies)等都是规模更大、并独立经营的艺术品拍卖行。

 

博翰斯的伦敦总部 / 来源:该公司官网

 

事实上,原创艺术品首先会出现在商业画廊、艺术展或艺术学校展览中,又被称为“一级市场”;而拍卖行的拍卖室,实际上是艺术品被进行第二次或第三次交易的地方。

 

该公司在去年拍卖了一批展现澳洲当代艺术以及原住民文化的艺术品。

 

施里弗指出,被拍卖的164幅作品被男女艺术家平分。艺术顾问拉凡(Jane Raffan)指出,博翰斯对拍卖会的售前估价为113万澳元至168万澳元,与大多数大型艺术品拍卖会相比,这一数字实际非常“谦虚”。

 

拉凡并非言过其实。

 

2017年一年,全球艺术品交易额为637亿美金

 

2017年11月15日,达芬奇的Salvator Mundi 在纽约佳士得拍得了历史性的4.5亿美金,虽然这份出价遭到了很多专家的质疑与非议。

 

达芬奇的Salvator Mundi / 来源:Standard

 

据称是某位沙特王子购买了这幅“耶稣”的画像。但很多人好奇的是:这么昂贵的画,买来的人真的会挂在自己家墙上吗?

 

或许一些真爱艺术的人真的会这么做;

 

但是事实上,更多的艺术品则被储存在了位于瑞士的日内瓦自由港(Geneva Freeport)仓库中,暗不见天日。

 

自由港“艺术殿堂”的铁栅栏 / 来源:BBC

 

除了安全的艺术品储藏环境之外,更重要的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关键词:“”。

 

这座仓库是自由港最古老最大的设施,也是收藏艺术品最多的地方,估计价值超过1000亿美金。BBC将其戏称为:“没有人可以看到的世界上最伟大的展览”。

 

事实上,虽然一幅画在拍卖行上被买进卖出、价值越来越高,但是实际上这幅画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离过这个仓库。

 

不必担心,估价师们总有办法能最快为你找到接盘的下家。

 

再若不然,或许还可以施行以下“妙计”:

 

100万澳元购入一幅画。

将这幅画屯个一阵子、再叫估价师给个价,并捐给博物馆,比如当初100万澳元买进,估价就可以写500万澳元。

而澳洲政府为了表示对你好心捐献文物的感谢,就会把这500万澳元转成你的抵税费用,甚至可以最多在5年内分期抵扣你的应税收入。顿时省下400万!

 

如此算盘一打,是不是很值得?

 

当然,为了促使你手中的艺术品不断“升值”,你还可以频频送去各种展览、博物馆增加曝光率,这才能使估价师能够脸红心不跳地报出一个天价。

 

既然天价买的画未必是挂在墙上的,那么天价买的钻石,也未必是戴在手上的。

 

3

“关矿前的狂欢”:西澳大利亚的阿盖尔粉钻狂热潮

 

虽然“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早已被证明是一个浪漫而虚幻的营销界伟大案例,但是人们仍然对这种世界上硬度最大的宝石乐此不疲。

 

而曾经被视为杂质品“上不得台面”的有色钻石由于产量稀少,却在近年来大举超过无色钻石,甚至频频夺得拍卖场的头筹。其中粉色钻石,便是翘楚之一。

 

自从Rio Tinto(力拓)在去年宣布了主要粉色产地之一的西澳阿盖尔钻石矿(Argyle)将于2020年关矿之后,阿盖尔去年的营业额达到了十年以来的最高纪录3.7亿澳元,比2017年高出26%。与此同时,还带来了约1.5亿澳元的现金流,几乎是2017年的整整两倍。

 

粉钻的产量稀少,而具体成色、重量不同,价格也千差万别。

 

虽然力拓对钻石的定价保密,但在过去一年里,该公司的钻石老板索拉特(Arnod Soirat)指出,最近的公开拍卖显示,阿盖尔粉红钻石每克拉的售价超过100万澳元。

 

2018年10月,19克拉、艳彩粉的The Pink Legacy(“粉色传奇”),拍卖成交价为5000万美金/ 来源:AFP/GETTY

 

事实上,阿盖尔矿带来的收入和现金流猛增,掩盖了拥有该矿的力拓上周向ASIC报告的1.286亿澳元税前亏损。

 

富二代里有条流传已久的鄙视链,就是“穷玩车,富玩表”。虽然豪车的价格上限也不低,但是能花得几百万买车的人,还真不一定舍得几百万买一只手表或戒指。

 

就像《格调》里的保罗·福塞尔所说,越是能把钱花在看起来“无用”的地方,越能体现一个人的财富与“阶级”水平——豪车至少还能开,但是戒指除了欣赏炫富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实质作用了。

 

还有些人偏偏连戒指都不买,却只买上百万的裸石,也不镶嵌——平时就放在银行的地下保险库中。

 

为什么是裸石?言尽于此。

 

 

声明:文章谨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交流探讨及信息分享,不产生任何投资交易建议,不承担任何投资损失责任。

 

 

热点新闻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