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痛苦成为生意!揭秘澳洲鲜为人知的“暴力”行业

06月11日 13:09:25

阅读导航

  • 前言

  • 痛苦成为生意

  • 死人越多,赚钱越多

  • 澳洲的丧葬花费

  • 行业不透明

 

前言

 

人都有一死!

 

厚葬逝者、入土为安是华人的一种文化。即便移民到了澳洲,这种传统观念依旧存在。

 

动辄数百万的墓地、少则数万澳币的红木灵柩、还有鲜花费、咨询费、教堂费等等,不少澳洲华人感叹,这年头,死都死不起了。

 

这是一个低调、但是却利润不菲的行业,挣着痛苦的生意,却总怕死亡来的太慢。

 

 

1

痛苦成为生意

 

近日,一位家住墨尔本的妇女称自己被当地一家著名的殡葬服务商给“打劫了”。

 

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新闻频道采访时,简·辛克莱尔(Jane Sinclair)说道:“在客户最脆弱的时候,大赚黑心钱是不对的。因为,人总会有变得脆弱的一天。”

 

简口中说的“脆弱”实际上指的是“死亡”,而“黑心钱”则指的是当地一家颇有知名度的殡葬服务商。

 

两月前,简的母亲过世。简和她的妹妹致电Tobin Brothers公司为自己的母亲选择了一款最基本的无服务火葬,没有墓地服务、没有葬礼服务、没有鲜花、也没有棺木。

 

但是,当收到账单的时候,简惊呆了。这场“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火葬总成本也要5000澳元。最令简感到离谱的是,其中一项“专业服务费”就高达3200澳元。

 

在殡葬服务行业,专业服务费是一项常见的统称服务,可以包括殡仪车、工作人员劳务费(按小时计)、一般间接费用、以及其他承办费用。

 

就在火葬后不久,简发现Tobin Brothers公司提供的这项“专业服务费””远远高于其竞争对手。为此,简专门写信Tobin Brothers公司要求获得这份“统称费用”的具体明细。

 

结果,简收到了来自Tobin Brothers公司总经理尼克·福格蒂(Nick Fogarty)的书面回复。

 

在信中,尼克没有对简有关“别的公司收费要便宜的多”的观点提出质疑,但是却“风轻云淡”地说道:“公司网站上有费用的明确说明,同时在和死者家属见面时进行过讨论。”

 

这一做法显然有悖于澳大利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按照法律规定,客户有权要求商家提供分项账单,同时商家应在收到请求后的7天内给予答复。

 

当记者联系上Tobin Brothers公司的总经理尼克·福格蒂时,尼克坚持为自己公司的“合理”收费进行辩护,但是却拒绝解释公司收费为什么“合理”,为什么会高于其他公司这么多?

 

尼克说道:“这就是无服务火葬基本套餐的价格。”

 

“我们采用了全澳最好的设施、业内最训练有素的员工,我们的收费在网站上可以找到。在和我们合作之前,我们已经和家属讨论过这个问题。”

 

记者查阅过该公司的网站,但是和简说的一样,除了一个套餐的价格和“模棱两可”的名称,并没有具体的明细收费条目。

 

悉尼大学教授桑德拉·范德兰(Sandra van der Laan)说道:“在澳大利亚,殡葬服务并不是一个透明的行业,但可以说是一个暴利行业。”

 

 

2

死人越多,赚钱越多

 

在澳大利亚,家族经营的殡仪馆曾经是一种常态,但集团企业已经对市场产生了影响。

 

据市场研究公司IbisWorld提供的数据,在澳大利亚年营收16亿澳元的殡葬市场中,InvoCare占据着26%的市场份额,毫无疑问的行业老大。

 

InvoCare是一家综合性企业集团,旗下拥有Simplicity、Guardian和White Lady Funerals等品牌,运营着270家殡仪馆、16家墓园,全球雇员大约1800人。

 

排名第二的是Propel Funeral Partners Pty Ltd (以下简称:Propel),占据了5.15%的市场份额,旗下拥有超过119家殡仪馆。

 

前文中提到的Tobin Brothers公司则排名第三位,虽然仅占据着全澳3.0%的市场份额,但是维多利亚州是Tobin Brothers公司的大本营。

 

值得一提的是,澳洲今年遭遇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流感爆发事件,导致死亡率大幅上升。其中新州就有超过650人死于流感相关疾病。

 

在澳大利亚经济增速放缓,商业普遍不景气的背景下,InvoCare也好、Propel和Tobin Brothers也罢,都在“闷声发大财”,忙的“昏天暗地”。

 

其中,InvoCare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的一个季度内,公司销售总收入增长了7.8%,而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前的收益则大幅增长了22.2%。

 

同样,由于利润增长强劲,同为上市丧葬公司的Propel股价在过去几个月涨幅超过30%。券商贝尔波特股票经纪公司上调了该公司未来12个月的目标股价至每股3.54澳元。

 

换言之,死人越多,挣钱也越多!

 

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65岁以上人口占澳洲总人口数量的比例已经超过15%,到2044年,这一比例预计超过20%,其中85岁以上人口已超过45万,相比1984年同类数据增长了4倍。

 

伴随婴儿潮一代的老去,基于相关数据模型的计算结果预测,今后10年澳大利亚的人口死亡率会增长27%。

 

 

在澳大利亚东部沿海的大都市地区,土葬用地价格飞涨,他们的生意被比作超市型的双头垄断市场。

 

“如果他们在葬礼上找不到你,他们会在公墓门口找到你。”2011年,一位葬礼服务商告诉《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 说。

 

所有的年度报告一般都以某种官方语式写成,但InvoCare的报告措辞却能引起一种特别奇怪的共鸣:“澳大利亚每年的死亡人数增长“温和”,可这种情况几乎总令人悲伤。”

 

3

澳洲的丧葬花费

 

受基督教文化影响,大部分澳大利亚人选择采用宗教葬礼,实行火葬或者土葬,其丧葬礼仪过程可能会包括入殓、送葬、下葬、告别仪式、祭奠等。这一过程在棺材、仪式用品、弥撒教士和墓地等方面的花费可达数万澳元。

 

 

在华人圈, “入土为安、厚葬逝者”是一种文化。

 

然而,随着人口增加,各国的“墓地危机”也在世界范围内掀起热潮,墓地供不应求、价格飙升,不少人直言:“连死也死不起了!”

 

今天的地球是个村。村里人越来越多,自然,“走”的人也越来越多。

 

悉尼和墨尔本墓地价格逐年增长,墓地选择余地也越来越小。比如,悉尼西区一块1米宽、2米长的墓地,一般的价格大约在3万澳元到5万澳元之间;而在悉尼东区和北区,墓地价格要贵一倍以上。

 

更有报道称,墨尔本最贵的墓地价格已经超过了百万,比活人住的房子还贵。为此,有人说这是一个死人和活人争地的市场。

 

墨尔本这座天价墓地之所以可以标价过百万,是因为这是一座家庭式墓地,内部含有24个放置棺椁的空间。

 

另外,墨尔本Springvale植物园墓园的家庭墓地价格也涨至30万澳元一座。在Werribee墓园,一座内含10个墓穴的豪华家庭墓地的价格今年已经升至27万澳元。

 

截至目前,土葬占澳大利亚所有丧葬服务的比例超过1/3。墓园经营机构分类三类,即公共机构、私人运营商、以及教堂和家庭墓园运营商。

 

在过去,绝大部分墓园由当地议会负责管理和运营。而今,信托管理墓园成为一种常态。

 

墨尔本南部的一家墓园信托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的收费从长期存放骨灰盒1000澳元起价,到价值数万元的超豪华墓穴不等。

 

伴随丧葬服务成本的日趋上涨,不少人也开始选择“生态丧葬”、绿色殡葬等其他更为经纪的丧葬模式。

 

维州当地一名,灵柩制造商开玩笑说,他们的行业是抗衰退的。但并不能对最新潮流免疫。

 

杜利表示:“我们在澳大利亚看到的主要趋势是,火葬的数量远远超过土葬。”

 

 

4

行业不透明

 

罗斯·波克雷(Ross Pokere)七年前从新西兰搬到澳洲,现在在布里斯班南部洛根(Logan)经营着一家名为“天堂葬礼(Heaven Funerals)”的小型独立殡葬承办机构。

 

他说,看到竞争对手开出的高价“账单”,他震惊了!即便是这个行业的一员,罗斯认为整个行业的收费需要更加透明。

 

关于上文中简提出的这份“无服务火化”账单,罗斯说道:“这对于无服务火化来说非常高。”

 

“无服务火化通常是家人为自己已逝亲人选择的最便宜的告别方式。丧葬承办人最多花费4-5小时的行政管理费用。这项服务不会用到教堂,也不会有葬礼。”

 

他说:“如果行业定价透明,就不会存在收取[过多]费用的情况。客户尤其是低收入客户便不会受到二次伤害。’’”

 

比较网站Gathered Here对澳洲各地825个殡仪馆的价格进行比较后发现,高级丧葬承办机构的专业服务往往更高。

 

网站负责人Colin Wong说道:“现实情况是,大型殡仪馆和一些收费昂贵殡仪馆往往需要额外加价,例如品牌溢价、营销费用、以及可以提高利润增加营收的一切部分。”

 

“以一项最基本的葬礼为例,你会发现最便宜供应商和最昂贵供应商之间的价差高达5066澳元。”

 

另外,不同地域收费情况也相差很大。就无服务火化基本套餐而言,新南威尔士州的平均收费为4311澳元,而南澳大利亚平均为2,756澳元。最贵的服务商收费高达8,800澳元。

 

在澳洲,您所选择丧葬服务公司规模的大小也会对客户花销产生影响。

 

Colin Wong说道:“选择一家拥有4个分支机构的殡仪馆,你可能需要多付9%。选择一家拥有5个及以上分支机构的殡仪馆,你可能需要多付20%。因此,无论是选择行业龙头,InvoCare还是其他知名品牌服务商,他们的报价中都会包含这部分溢价。”

 

他说:“平均而言,InvoCare殡仪品牌的价格较基准高出22%,独立品牌的价格则要便宜9%。”

 

人们普遍认为,澳大利亚殡葬业缺乏监管。但是实际上,该行业需要遵守《澳大利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

 

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全澳范围内针对丧葬服务供应商已有近420起投诉,主要涉及不当收费、服务不满意和未能提供服务。

 

新南威尔士州投诉案件最多,达到168起。其次则是维多利亚州的87起,和昆士兰州的66起。

 

逝者已逝,而生者不安。

 

END

 

随着华裔移民日益增多,澳洲华人对殡葬服务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来自香港的Derek Chan目前在澳大利亚一家大型殡葬服务公司的亚洲业务部工作。

 

在殡葬行业工作十几年,Derek说,从葬礼的气氛就能看出西方人和华人在对待死亡这个问题上观念有多么不同。

 

他说:“西方人讲究一个人的葬礼是celebration of life(庆祝人生),把死者一生的成就陈列展览出来,而华人在葬礼上则呼天抢地。”

 

但是,华人在澳大利亚生活多年,在殡葬习俗上也开始借鉴西方人的一些做法。

 

关于行业收费不透明的问题,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开始向各大运营商发放问询函。

 

对于已逝者的家人而言,业内人士建议可以提前多咨询几家机构,避免时间仓促而花了钱却并不心安。

 

 

热点新闻2019年06月19日 星期三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