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澳洲就业新局面:兼职工作成了大趋势,你准备好了吗?

06月17日 14:23:49

阅读导航

  • 前言

  • 澳洲年轻人打多份工是常态

  • 就业不充分引来各种吐槽

  • 6月降息只是开始

 

前言

 

在澳洲的就业大军中,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是临时工。

 

在15-24岁的年轻劳动力中,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是临时工。

 

除了享受不到全职员工的福利外,如带薪年假和病假,他们的收入几乎没有保障。不少人说,虽然眼下找工作貌似比以前要容易一些,但是想要找一份全职并不那么容易。

 

上周,澳储行行长助理Luci Ellis表示,要使通胀回升至央行的目标范围内,失业率需要低于4.5%。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不太可能。在这样的背景下,金融市场普遍预期澳储行年内降息可能低至0.5%。

 

1

澳洲年轻人打多份工是常态

 

哈里特·布洛姆菲尔德(Harriet Blomfield)是一个刚满18岁的可爱的小姑娘。生在澳洲、长在澳洲的她干着四份临时工作。

 

她向记者解释道,很多她这个年龄的年轻人都是这种状态。

 

(图)布洛姆菲尔德说:“找工作比以前要容易,但是自己宁愿有一份全职,也不愿做多份兼职。”

 

问她为什么不找一份长期、稳定的工作。布洛姆菲尔德的笑声里透着一丝无奈,她说自己高中毕业后原本找了一份每周工作大约35小时的固定工作,但是好景不长,这份工作没干多久就“消失”了。

 

现在的布洛姆菲尔德在悉尼内西区的一家咖啡店做临时工,还在CBD的另一家咖啡馆也做兼职。周末的时候,布洛姆菲尔德兼职卖环保产品,另外还做着一份酒吧调酒师的工作。

 

是的,没错,整整四份,都是临时工作。她说:“雇我工作的地方,他们都只希望我每周去他们那工作1天或者2天,这也是我为什么有这么多份兼职的原因。”

 

“我的朋友中,50%的人都干着至少两份工作。”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3月,大约有979,583人拥有第二份工作,分别高于2017年3月的853,248人,2015年3月的852,311人和2013年3月的782,756人。

 

 

换言之,自2013年以来,拥有第二份职业的人员数量增长了25.1%,然而同期人口却仅增长了大约8.2%。

 

布洛姆菲尔德说道,自己临时工作的报酬从每小时20澳元到50澳元不等。相比此前在茶饮店每小时14.90澳元的工资已经“好多了”。

 

但是,除了没有保障外,布洛姆菲尔德还需要花很多时间用于和她的雇主就工作时间进行协调。她说道:“我需要花很多时间来回复各位老板的短信。相比之下,我回他们信息的时间比和男朋友待在一起的时间多得多。”

 

她说:“很多时候,他们可能这周希望你周末去,下周就又希望你周三、或者周四去。”

 

“我以前是一个从来不用日历的人。但是我现在却离不开它。我几乎不会在乎工作的来源,我只想每周工作5-6天,这样我的收入才能有保障。”

 

相比全职员工,临时工的工时是没有保障的,继而影响到收入。数据显示,过去一年,超过53%的临时工都经历过工作时间不充分,收入出现大幅波动的情况,而全职员工中这一比例仅为15%。

 

布洛姆菲尔德说道,自己在上学的时候,打零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买衣服,和与朋友外出就餐。但是眼下,她成为了极简主义的代表。

 

她说:“我需要储蓄,为自己的未来谋划”。她告诉记者自己以后想要从事和艺术、摄影或数字媒体有关的工作。

 

 

2

就业不充分引来各种吐槽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指出,第一职业收入不足是导致工人积极寻求第二职业的主要原因。另外,兼职、临时工等工作的大幅增长也是推动因素。

 

目前,虽然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保持在低水平,但是不充分就业率已经创下历史最高水平,达到8.1%。即超过100万澳大利亚居民认为自己目前的工作小时数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年轻工人更容易陷入不充分就业的问题。澳大利亚2018年家庭、收入和就业动态报告显示,年龄介于15-19岁、以及20-24岁的工人中,不充分就业率分别为31%和20%。

 

除了不充分就业的问题外,目前的工资水平表现也并不理想。

 

自2012年以来,考虑到通胀率的因素,实际工资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相比之下,1995年-2012年期间,工人平均每年的实际工资增长率接近2%。

 

如下图所示,2010-2018年期间,工资价格指数持续录得下滑。同期,第二职业占所有就业岗位的数量大幅上升。

 

 

由此也引来了澳洲居民的各种吐槽。

 

吐槽1:什么都涨,工资万年不涨

 

相比之下,我们看到澳洲居民的电费、天然气账单上涨均超过100%。过去五年的房价上涨幅度超过50%。

 

尽管过去一年房价录得下跌,但是买不起房的居民依旧占据绝对多数。

 

以澳洲房价最贵的悉尼为例,虽然住房可负担性是2015年3月以来的最好水平。现在想要买套房,存个20%的首付还需要11.4年(按照家庭收入的15%作为储蓄计算)。中位房价还是一个家庭年收入的8.5倍。

 

墨尔本也好不到哪去,住房可负担性虽然是2016年9月以来最高的,但是同样的条件下,存个20%的首付款还需要10.1年,中位房价还是一个家庭年收入的7.6倍。

 

值得一提的是,平均而言,两个城市的贷款买房人,月供占家庭收入的比例都超过30%的压力线,分别为46.3%和41.0%,妥妥的房奴一枚。

 

为了偿贷,很多人可能每个月还是要饿饿肚子,不敢生病,不敢失业。

 

 

吐槽2:澳洲居民负债收入比位居全球第一阵营

 

根据国家清算银行提供的数据,澳大利亚家庭债务收入比为189%,达到历史新高。

 

在过去十年内,由于高负债比率的持有,澳大利亚家庭已经成为最易受到国际利率变动影响的人群。

 

随着负债水平的不断升高,当潜在的风险因素累积到一定时,家庭会因贷款过多而大规模缩减消费,国家整体经济状况会受到损害。

 

但若提高基本利率,家庭债务负担则会突然加重。低工资增长环境下,债务偿还额的增长会给许多家庭带来严重的资金缺口。且不说消费水平和零售市场会受到牵连影响,家庭破产风险一旦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以说,澳储行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地步。即使利率没有出现大幅上升,家庭高偿债率也已经开始拖累经济增长。

 

吐槽3:退休人士的钱袋子越来越扁

对于退休人士而言,最最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自己的储蓄不够支付自己的晚年支出。通俗点讲,人还活着,但钱花没了。

 

但是,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即便发达如美国、欧洲、澳洲和日本,退休账户余额增长的速度也远远赶不上预期寿命增长的趋势。

 

在澳洲,65岁退休人士的储蓄可支撑9.7年的退休生活。换言之,相比预期寿命,澳洲男性退休人士存在储蓄缺口9.9年。寿命更长的女性则面临12.6年的储蓄缺口。

 

澳大利亚比价网站Mozo分析师Peter Marshall指出,前各大银行吸纳储户存款的成本非常低。如果考虑通胀因素以及其他银行收费来看,很多储行把钱存入银行无异于坐等贬值。

 

 

上月,多达124名经济学家、律师、就业专业人员联名上书,呼吁政府和相关机构采取措施,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工资增长率。

 

信中指出,工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处于自195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通俗来讲,工人生产的产品数量有所增加,但收入却不增反降。

 

ACTU的报告指出:“如果越来越多的工人被迫从事第二或第三职业,那么最终的结果是负债率的上升,和普通工人陷入绝望。”

 

伴随兼职工作、临时工作的增加,就业人员将会缺乏相应的保障。ACTU表示:“许多工人根本无法获得足够的工作时间,这是当今劳动力市场中许多工人焦虑的主要原因。”

 

 

3

6月降息只是开始

 

铁矿石价格的大幅反弹、以及澳交所200股指创11年以来的新高都没有改变目前金融市场的观点,即6月份的降息不是终点,而是开始。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新增岗位数大大42,300个,高于市场预期的16,000个。即便如此,这一强劲增长仍然不足以改变当月失业率5.2%的水平。

 

市场预期,澳储行7月再次降息的概率已经超过65%。

 

虽然新增工作岗位数表现亮眼,但是同样亮眼的是全职岗位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兼职岗位数。

 

今年4月份,兼职岗位新增34,700个而全职岗位则减少了6,300个。5月份,兼职就业人数增加了39,800人,而全职就业岗位数则仅增加2,400人。

 

同期,劳动力参与率从65.9增加到66%,再创历史新高。劳动力参与率衡量的是有工作或正在积极寻找工作的人数。

 

失业数据一直是澳央行货币政策决策中的主要焦点,澳央行表示将基准利率降至1.25%的历史新低,部分原因是为了支持就业增长。

 

上周,澳央行行长助理Luci Ellis表示,要使通胀回升至央行的目标范围内,失业率需要低于4.5%。

 

而过去两周,包括澳洲电信(Telstra)、零售巨头Coles等“就业大户”先后宣布大规模裁员,外加上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商调结果令人失望,对于就业市场而言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达到4.5%的临界目标被认为是一个困难而遥远的目标,需要更多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来推动更高的就业率,以满足180万寻找工作人群的需求。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经济学家贝琳达·艾伦(Belinda Allen)表示,失业数据强化了该银行的观点,即澳大利亚央行将在8月会议上再次放宽货币政策,将现金利率降至1%。

 

艾伦说:“如果失业率对央行上一次降息没有反应,那么澳大利亚央行行长罗伊则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将现金利率控制在1%以下。”

 

无独有偶,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表示,鉴于国内经济增长乏力,澳储行(RBA)将于年内降息三次,至0.75%。

 

相比之下,西太银行表现更为悲观。西太银行于上月表示央行将降息三次至0.5%。原因是工资增长停滞、通胀不及预期、以及经济增长缓慢。

 

花旗经济学家约什·威廉姆森(Josh Williamson)表示,如果就业参与率进一步攀升,那么失业率也将上升,阻碍澳储行实现其充分就业率的目标。

 

他说:“从自然失业率(NAIRU),即一个不会造成通货膨胀的失业率角度而言,我们认为6月降息不足以弥补当前失业率与自然失业率之间的缺口。因此,我们继续预计8月份将再次降息25个基点,但不排除进一步的政策支持,以减少当前失业率与自然失业率之间的差距。”

 

END

 

澳洲曾经缔造了连续27年未有衰退的经济神话,但是近期的数据,无论是一季度GDP表现,还是就业数据,都无疑在释放出危险的信号。

 

就外部因素而言,全球前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角力让澳洲饱受“站队”之苦恼。在中国释放控制稀土出口信号的同时,美国向澳洲求助,希望保持此类重要矿物的供应。作为澳洲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中国又是澳洲得罪不起的客户。

 

内忧外患之下,如何推动就业,充实居民的钱袋子,再刺激消费、以丰盈政府的“国库”,势必是摆在新一届联邦政府面前一道不小的难题。

 

 

热点新闻2019年07月16日 星期二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