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最详澳大利亚政府机构解析,怎样与政府打交道?

07月10日 17:34:24
 

日前在 AFN 分享关于澳大利亚地方政府结构与特点的文章之后(点击阅读:生活在澳洲,许多人都不了解这个“政府机构”!却不得不定期向它交钱),不少读者表示希望提供更多这方面的内容,特别是联邦和州政府的情况,这里就满足一下这些朋友们的要求。

 

 

1

澳大利亚政府结构

 

澳大利亚全国政府分为联邦、州和地方三级,三级政府之间的关系并非简单的垂直上下关系,更多的是功能上的不同。

 

 

上图列出了三级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和负责事务的不同。

 

三级政府的收入主要都是来源于税收,州政府还会获得联邦拨款,地方政府还会有联邦和州政府拨款,当然三级政府也都有资产和投资上的收入,还有各种各自管辖的牌照和许可上的收费等等。

 

澳洲的各种税其实有些是联邦税收(个人收入所得税、GST、公司税与增值税等等),有些是州政府税收(印花税和土地税这些房地产相关的税收是州政府最重要的收入来源,Payroll Tax 也是州政府征收的税种),至于地方政府向居民所收取 Council Rates 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税。

 

联邦政府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在国际社会上统一代表澳大利亚,在事务方面它负责外交、国防、移民、联邦税种、通讯和邮政服务等等;州政府负责公路、铁路、医院、公交系统、监狱、警察、急救服务、公屋等等。

 

在教育、医疗、环境和基建等不少领域,联邦和州各有相应的部,他们更多的是分工不同的合作关系,比如教育,联邦政府监管所有的大学,而中小学、幼儿园和 TAFE 则是州政府在管,联邦政府会有一些教纲和计划的制定并发放拨款;在医疗上,联邦政府更多的负责 Medicare 的运营,州政府则负责具体的医院的建设和管理。

 

还有一些领域,比如环境,联邦政府环境部更多的是从对全国利益的影响去考虑问题,州政府的环境部则更多地关心直接环保影响,所以州和联邦的同领域的部门更多的是合作的关系。(所以按照中国文化将州政府的 Minister 翻译成厅长是不够贴切的,他们就是部长,如果联邦政府有对应领域,他们不需要向对口的联邦部长汇报工作和负责)

 

2

联邦政府与州政府关系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是由6个现在澳大利亚国土上的英国殖民地在1901年1月1日正式形成的联邦制君主立宪国家,当年的这6个殖民地就成为联邦的6个州:昆士兰,新南威尔士,维多利亚,南澳大利亚,西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

 

当时澳大利亚本土还有土地不属于任何殖民地,在澳大利亚立国时的联邦宪法里被定义为领地(Territories),比如北领地(NT)和后来专门划出建都的堪培拉所在的首都领地(ACT)。州和领地在地位上是非常的不对等的,我们先来看看州的情况。

 

澳大利亚的六个州(States)作为联邦的成员州有着各自的宪法,权利架构上和联邦政府一样也是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一个州的政府首脑叫州长(The Premier),州长通过本州选举(各州选举也是独立于联邦选举)产生而不是由联邦任命,更不需要对联邦总理负责和向总理汇报工作,每个州都有各自的名义上的元首 – 总督

 

立法上,在成立联邦的时候,各州同意将一些领域的立法交由联邦统一立法,也就是联邦宪法第51条款所规定的内容,比如国防,检疫,统计调查,货币,度量衡单位,婚姻等等方面的法律由联邦来制定,各州依然保留权利制定其它领域的法律。

 

当然在州法律和联邦法律有冲突的情况下,会以联邦法律为准,联邦法庭也有权复审州法庭的决定。

 

另外澳大利亚共有10个领地(Territories)行政区域,本土两个(北领地- NT 和首都领地 – ACT) 和海外8个(就不一一例举了)。北领(NT)和首都领地(ACT)由于处于本土加上都有相当的人口和规模常常被当作州一样看待,但领地和州在地位上有着很大的差别。

 

领地由联邦统治和管理,虽然联邦政府往往赋予领地自制权,但它们的权利和自制程度受到联邦政府下放权利的程度的限制,联邦政府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解散领地议会和政府(而且不需要领地居民同意)。

 

同样获得自制权的领地也可以通过法律,但联邦有权修改和取消领地的法律,这是领地和州的地位的最大不同,领地政府与联邦政府的关系倒是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Council)的关系非常相像。

 

另外,澳大利亚“国有土地(Crown Land)“的所有和管理就是联邦和州地位和关系的一个很好描述。

 

澳大利亚的土地除了已经私有化的(你、我或各种身份的企业与机构拥有的)土地都是 Crown Land。Crown Land 里的 ‘Crown’ 和 Crown Attorney 和 Crown Prosecutor 里的’Crown’一个意思,相当于国家和公有的意思,而澳洲的 Crown Land 都还依然是在各州名下(只有那些领地的 Crown Land 是属于联邦政府的),就是澳大利亚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关系与地位的一个说明。

 

澳大利亚的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并不存在垂直领导和下属的关系,而是伙伴的关系,很多时候州政府的作用更加重要。

 

澳大利亚的联邦选举刚刚于5月份结束,两个最重要的州也于最近结束选举(新南威尔士州 – 2019年3月23日,维多利亚州 – 2018年11月24日),各政府目前执政情况如下:

 

 

澳大利亚除了塔斯马尼亚以外的所有的州都实行4年举行一次州选举,昆士兰是最近一个采取州政府/议会4年固定任期的州,刚刚于2016年3月公投决定采取每4年举行一次州选举,下一次昆州选举将于2020年10月31日举行,以后在每隔4年的10月份最后一个星期六举行。

 

3

官员/政客

 

说到政府,就有官员,在澳大利亚官员的角色上也有些不同的地方。

 

澳大利亚通过选举产生议员,获胜的执政党挑选己方议员来负责不同“口子”(Portfolio)成为部长,在野一方也会从自己的当选议员中挑选部分议员来负责制定发展不同口子的对应政策,他们就是我们所说的“影子部长“,他(她)们都是政客。

 

至于官员,更多的是指按照程序任命和雇佣的政府各级官员与办事员。

 

政府各个部官员之首一般都叫 ‘Secretary’,也有的部叫 CEO 的。

 

Secretary 中文直接的翻译就是秘书,但是按照中文对美国的 Secretary of State 和 Secretary of Defence 的翻译方法来翻译成“卿”其实能更加准确的反映出这一职务的权利和地位。

 

一个部的运营更加全面和直接受到它的 Secretary 的带领,更像 Council 政府的 CEO 和 GM 一样。另外Secretary 非经选举产生,任期由雇佣合同决定,不会因为政府及政客因为选举结果而更替。

 

4

政府部(Department)的结构

 

在政府里,一个部的部长是最重要领导,但很多时候是名义和仪式上,Secretary 和下属的众多官员和办事人员有帮助部长和执政党实现执行政策的角色和任务,但也有提供反馈和引领政策的发起的作用。

 

最近,新州政府在州大选中胜出推出调整后的内阁时,州长 Gladys Berejiklian 就强调了新州政府在政策方面会更加尊重专业和经验,希望各部业务人员更多的参与政策的制定,这一做法在改善政策的合理性和连续性上有很多好处,也是一个趋势。

 

 

上图关于 Transport for NSW 的 Secretary Rodd Staples 关于未来悉尼的基础设施投资公共交通的投资将越来越重于公路项目投资的表态就是新州政府部门业务官员会越来越多的影响州政府政策的例子。

 

 

上面是新南威尔士州多元文化部的人员结构,部长(Minister)最高,但 CEO 也可以直通州长,部长并没有直接管理各个部门的渠道而是需要通过 CEO。这方面,我有一个比较形象的理解,部长是头,Secretary  是脖子,下面整个班子是身体,头要怎么动往往是脖子决定的。

 

 

上图是南澳州 Mitcham 地方政府的行政结构,也是按照功能和职能设立各部门,也是CEO 整体掌控,与联邦和州政府的 Department 在结构上非常类似。

 

5

在澳大利亚与政府打交道的规则?

 

说到在澳大利亚与政府打交道的规则我打了一个问号,是因为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要处理的方方面面很多,这方面也不可能有一个手册,其实最好的做法就是了解政府的结构、各方面的利益平衡、政府做事的规章和流程、政府愿景等等以后,保持灵活、开发与合作的态度,有计划、有目的地进行沟通。

 

 

游说与政治捐款是常见的做法,个人觉得游说是一件长期的事情,关于具体项目和事务的游说往往没有足够的时间,往往还是敏感的,更好的游说是平时通过行业机构来谋求符合自身企业利益的行业整体利益。

 

另外个案的游说成本也是巨大的,而且所有的游说都要注意合法合规。至于政治捐款,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完全是可以的,但目前的政治与舆论环境,中资和中国背景的企业要格外慎重。

 

通过行业机构来和政府沟通接触是非常不错的,政府也乐于听取行业机构的声音,技术上也是集体智慧的集中,对于一些长期的、行业上的诉求,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澳大利亚在行业协会的发展上非常成熟,各行各业都已发展形成力量强大的行业协会。

 

和政府对接,一定不要触碰操守和廉洁的红线,否则即使取得一时的成功,未来败露造成的各种损失也是一直存在的风险。

 

还有,政府对接的工作不可忽略反对党的作用,很多时候一样是重要的工作。另外,还有媒体的利用也非常重要,什么情况下使用媒体及如何利用媒体更是一门独立的专业。过去的澳大利亚,媒体是非正式的反对党,这一点近年来在改变,这次大选就很明显。

 

有效的政府对接要对政府方方面面的特点,动力和愿景有好的理解。

 

政客的目标是下次选举连任并获得提升,官员更关心业绩和升职的机会,在意的是自己管辖的人员的多少和掌管的经费的规模。

 

要了解影响决定的所有人,他们对改变和维持现状(远大计划和循序渐进)的喜好,选民愿望与预算之间的平衡,权力上收紧和下放的程度。

 

另外一点就是所处的选举周期,选举除了有政策上的周期影响以外,还有经济上的周期性影响,一般情况执政周期的第一年预算会比较紧,因为政府刚刚获胜,距离下次选举还远,但是到了接近选举的时候,政府预算会非常慷慨,有助于选举需要的收买选票的目的。

 

所以在澳大利亚和政府沟通打交道,总理、州长、部长和市长是可以在开始阶段牵线搭桥,但事情的具体落实和成败往往是由后续的和政府部门具体负责的官员们的技术细节的工作决定。

 

我们能做的就是以事实和科学为根本,保持灵活、友好和建设性,思考好和谁聊、聊什么、怎么聊,政府/反对党、社会和行业组织多面资源配合使用,最后才有可能取得成效(必须要相信谋事在人)。

热点新闻2019年07月16日 星期二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