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权威民调 | 伙伴or威胁?澳人眼中的中国、中国人超乎你想象

 

前言

 

过去一年,澳洲指责“中国干扰和渗透当地事务”多次成为舆论焦点。当特因布尔用中文抛出一句“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再次把中澳关系问题推上高峰。

 

除了政客,澳洲媒体和学者对“特恩布尔直指中国干预”意见不一。有些澳洲专家认为,当地政府必须修改立法,打击外国对澳洲事务的不当干扰,也有人认为,澳洲官员推销国家安全法修正案时,故意针对中国,这是中国政府不满的原因。

 

澳洲作为一个开放、言论自由的社会,无可避免会出现七嘴八舌的讨论。今天《澳洲财经见闻》通过一份权威民调,帮助大家了解一下当今澳洲人对大国关系、中国和中国人的态度,捋一捋这些七嘴八舌背后的真实想法。

 

本文所有数据均来自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它是澳大利亚一所独立、无党派色彩的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创立于2003年,研究重点在于澳大利亚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国际政治、策略和经济议题。

 

根据洛伊研究所进行了14年之久的调查发现,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态度是复杂的。一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澳大利亚经济繁荣的重要贡献者。另一方面,许多澳大利亚人对中国以及大规模华人移民依旧持谨慎态度。

 

澳洲人对中国人赴澳投资的态度

 

《揭秘中国企业在澳洲投资》报告发现,2017年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减少了11%,从2016年的154亿澳元降至133亿澳元。尽管投资额度略微下降,但2017年中澳共计完成了102笔交易,交易数量大致与2016年相当。

 

矿业是2017年澳大利亚吸引中国企业投资最多的行业,占中资对澳洲投资总额的35%,其次是商业地产(33%)、医疗健康(12%)、食品和农业(8%),以及基础设施(4%)。

 

 

今年伊始,面对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大规模投资,接近四分之三(72%)的澳洲人认为“获得澳洲政府许可的中国投资过度了”,在2014年,持有这种观点的比例为56%。

 

洛伊研究所民调发现,澳大利亚人最在乎的前三大投资过度的领域是:农业、住宅型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比如港口和机场)。

 

 

虽然澳大利亚的政治领导层越来越关注中国是否会对澳洲的国家安全和军事力量构成威胁,但澳大利亚民众却更担心中国人在澳洲大肆购买农场和疯狂扫楼。

 

一直以来,澳洲人对中国投资住宅型房地产市场持谨慎态度。在2015年民意调查中,70%的人回应表示,中国人在住宅型房地产投入的资金过多了,这等同于一种“金钱侵略”。

 

此外,华人对澳洲农业的投资也引起广泛关注。在2016年,87%的澳大利亚人表示反对“澳大利亚政府允许外国公司购买澳大利亚农田”。

 

另有60%的澳大利亚人反对“澳洲政府允许外国公司投资港口、机场等基建设施”。

 

所谓中国搞“金钱侵略”的言论已让一些南半球国家极度恐慌。

 

 

社会评论家Daniel Moss称,这样的担忧是缺乏事实根据的,并且这种“反华”情绪最终会伤害这些国家本身。尽管中国的经济实力在全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但是一些盲目的限制措施会使得这些国家在未来失去发展机会。去年,澳大利亚已经决定限制外国人购买能源与土地方面的资源。Daniel Moss认为,这样的限制行为是很短视的。中国企业今后一定会凭借国家资本市场的拓展而日渐强大,亚洲的经济实力也会使其政治影响力增加。

 

从数据来看,虽然中国对澳的投资日益增长,但是和欧美国家比起来,还不足以构成威胁。2016年,美国和英国分别占澳大利亚外资投资总额的27%和16%,但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只有2.7%,来自中国香港的只有3.2%。这些数据都表明,鼓吹中国的“金钱侵略”是站不住脚的。

 

澳洲人对华人移民的态度

 

去年开始,坊间对减少甚至抵制移民的呼声越来越高,以一些政要和经济学家们为首的观点认为,政府实施大规模的移民计划,就是为了人为保持经济增长和房地产泡沫不破。

 

经济学家 Leith van Onselen表示,去年悉尼和墨尔本加起来,一共增加了18.5万移民,澳大利亚有四分之三的移民进入这两个最大、最拥挤、房价最昂贵的城市,这对当地居民来说是一场灾难。

 

前总理Tony Abbott也再三呼吁削减移民。他以担忧基础设施和社会凝聚力缺乏为由,建议将澳大利亚的年度移民吸纳人数减少8万人,至11万。他认为,悉尼正面临老居民被新居民挤走的窘境。 

 

而生活成本上升、房价飞涨、就业难、环境污染等等,这些因素叠加起来,成为当地居民被迫迁徙的主因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是一种社会严重倒退的表现,是“大澳洲”政策的过失,削减移民刻不容缓。

 

洛伊研究所民调发现,过半数澳大利亚人对“目前澳大利亚接纳移民的速度”表示反对。 2018年,54%的澳大利亚人认为,“澳洲每年接纳移民人数太高了”。少数人(30%)人认为,这个移民接纳比例是“合理的”,只有14%的人认为“太低了”。这一民调结果是由于近几年出现移民比例显著飙升的原因。自2014年以来, 移民比例上升了17%,去年上升了14%。

 

 

虽然过去几十年澳洲人对移民带来的好处普遍持肯定态度,但现在一些人开始质疑移民对国家经济的影响力,希望通过削减移民以缓解对澳洲基础设施、住房和工资的压力。

 

54%的人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持开放态度,这对大国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然而,41%的人认为,“如果澳大利亚对移民过度开放,有可能导致国家认同的丧失。” 国家认同是指一个国家的公民对自己归属哪个国家的认知以及对这个国家的构成,如政治、文化、族群等要素的评价和情感,它是族群认同和文化认同的升华。

 

洛伊研究所发现,不同年龄段的澳洲人对“放开移民可能对国家认同缺失”的观点分歧很大。相比4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澳洲的年轻人对移民人群倾向保持开放和接纳的态度。

 

 

眼下,澳洲移民政策风向日趋收紧。

 

比如:公民和多元文化事务部长Alan Tudge提出 “面向所有新的永久居民和新的入籍申请人的强制性英语测试” 的要求,特恩布尔政府也正在考虑为所有申请PR的新移民设计一个新的英语能力考试。除了针对移民的英语考试改革,对申请者的年龄加分政策也重新做了调整。技术移民永居签证最新规定,年过45岁的技术移民配偶进行普通技术移民(GSM)打分测试时,将不再获得额外加分。

 

世人总是乐于看到移民政策为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好处,但却不愿意进行必要的支出确保经济能够应对大量移民流入的需求。

 

结果造成很多大城市不堪重负,基础设施陈旧过时,公用事业供不应求。这种局面反过来会对澳洲的生产力造成不利影响,导致澳洲人的财富分配进一步扭曲。结局是,一部分不明真相的澳洲人把矛头指向了移民大军。

 

 

但如果你足够理智,其实并不难发现,在澳洲,削减移民的动机很大程度上都与争取选票有关。政客们往往会以经济稳定或环境保护为借口而剑走偏锋,笼络人心。

 

撇开政治姿态不谈,澳大利亚似乎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死胡同”:没了移民,澳大利亚经济未来靠什么拉动?随着矿山产能趋于饱和、资源价格下行、东部沿海住房繁荣最终无法持续、移民数量回落,澳洲创造经济奇迹的秘密武器似乎已经不复存在。

 

光鲜背后的辛酸,也只有澳洲人自己知道,因为澳大利亚实际经济健康状况远没有表面的增长数字这么好看。也许,澳大利亚只有在经历一场衰退后才能真正明白应该怎样合理规划移民政策。

 

中国,是威胁还是伙伴?

 

2017年4月,澳大利亚曾发布外交白皮书,表示面对海上争端引发的紧张关系,澳大利亚应加强与美国的联盟,以应对中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不断增长的势力。

 

2018年1月,一名澳大利亚安全与情报机构高级官员表示,澳大利亚目前面临的情报渗透和间谍威胁史无前例,危害程度远超冷战时期。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在该机构制定的各国反情报指数中,中国被列为“极端威胁”。

 

近日,澳政府又宣布斥资70亿澳元向美国购买6架无人军用侦察机,一旦这些无人侦查机升空,南中国海预计将成为无人侦察机的首选目标。

 

一时间“中国威胁论”肆起,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中国将来会成为澳大利亚潜在的军事威胁。 数据显示,46%的澳大利亚人认为,“未来20年,中国将成为澳大利亚的军事威胁”。其中,有77%担心“澳大利亚会卷入中美贸易和政治冲突,最终陷入两难境地,充当“三夹板”角色。” 另有70%的人认为,“近期,中国坚定的政治立场,已经凸显中国正在成为军事强国”。

 

尽管一些澳洲人认为“中国可能对澳洲构成威胁”,但仍有82%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中国更像一个经贸伙伴,而不是军事威胁”。这一比例较2017年高出3%。只有12%的人表示,“中国可能会对澳洲造成军事威胁”。

 

 

洛伊研究院还发现,不同年龄的澳大利亚人对各种问题呈现越来越大的态度鸿沟。这一鸿沟以40岁为分水岭 。年轻的澳大利亚人更容易在态度上倾向于中国,较少赞成与美国结盟的军事行动。

 

他们更容易感觉在澳大利亚很安全。对那些疯狂炒作“中国威胁论” 能够理性看待,有自己的判断。

 

同时,澳洲的一些专家学者也有对“中国威胁论” 的不同看法。澳大利亚政论家格雷厄姆·理查森表示,“澳大利亚一直对中国说’不’,无论是‘一带一路’还是亚投行,澳大利亚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澳洲对有关中国影响力制造了很大的噪音以激怒中国人,所有这一切针对的,是一个对我们国家贸易总额贡献达25%的国家,我们的内阁部长向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发起挑衅,让我觉得我们的经济正在自杀。”

 

澳洲人眼中的“中国 VS 美国”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仅有一个毫无争议的经济超级大国:美国。但是现在,力量的天平已经慢慢倾向了正在崛起的中国。在全球,中国在经济、技术、文化方面的影响力都已经显著提升。2017年,中美两国占全球GDP的39%,预计未来几年两国将占到全球经济增长的53%,以及全球人口的23%。

 

如果两相对比,哪一个会被认为是更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力量?

 

超过一半(55%)的澳洲人认为,“中国是世界领先的经济强国”。令人惊讶的是,只有29%的人认为,“美国是世界主要经济体”。

 

当美国和中国的政治角力、贸易冲突迅速升温的时候,对“澳大利亚最终如何在联盟伙伴美国和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之间做选择”的争论日益激烈。

 

 

81%的澳洲人认为,澳大利亚会继续脚踩两只船,游离在中国和美国之间,谁都不得罪,这一比例从2013年(87%)下降了6%。只有13%的人表示,澳大利亚不可能与两国同时交好。

 

 

此外,对领导人信任度方面,澳洲人信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比例(43%)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30%)的要高。

 

58%的民众担心美国会对澳产生政治影响。虽然美国的外交政策没有上升到危险级别,但美国在澳大利亚的信誉度已经大打折扣,特朗普似乎是这一信任度下滑的重要因素。

 

外交信任度方面,只有30%的受访者对特朗普在外交政策方面做出的判断表示“有信心”。

 

55%的澳大利亚人认为,“美国会在世界上采取负责任的行为”。该比例较去年下降了6%,为历史最低水平。近一半的澳洲女性(49%)对在特朗普“完全没有信心”。

 

眼下,澳大利亚政府要面对一个关系国家未来发展的激烈争议:中国是否会取代美国,成为亚洲的主导国?如果会,那又有多快呢?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去年的外交白皮书中称,中国确实在挑战着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但美国仍将是最后的赢家,而澳大利亚也可以继续依赖美国——这个70年以来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守护者。

 

但是著名国防战略师休·怀特(Hugh White)对此观点表示异议,他在一篇极具挑衅意味的新文章中指出,中国已经到来,美国正在退出,而澳洲必须“自寻活路”。

 

不管各方如何评价,中国的和平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在未来的全球版图中,中国将是最不可忽视的力量,中国的崛起也将是最值得期待的。

 

 

澳洲人最担忧的国际问题

 

在澳人眼中,对澳大利亚利益有所威胁的前三大因素分别为:国际恐怖主义、朝鲜核计划以及气候变化。

 

根据最新民调,三分之二的人(66%)将恐怖主义视为一个严重威胁,认为“恐怖分子可能杀害无辜的澳大利亚公民”。2014年悉尼马丁广场袭击等事件已经深深震撼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人的安全感已处于14年来的最低水平,他们将朝鲜的核计划视为与恐怖主义等同的威胁。

 

有41%的澳洲人认为“外国对澳大利亚的政治干涉”是严重威胁。虽然公开辩论焦点一度集中在中国,但澳大利亚人对此并不太担心。数据显示,担心中国干预或影响澳洲政治的比例为30%,比对安全盟友美国的担心(55%)少很多。

 

气候变化也引发澳大利亚人的关注。有59%的人认为,“全球变暖是一个严重和紧迫的问题,我们现在应该开始采取措施,即使这涉及巨大的成本”, 该比例较去年上升5%。

 

此外,澳洲人似乎对煤炭行业并不看好。大部分受访者(84%)表示“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可再生能源上,即使这意味着我们可能需要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更多投资,以使系统更加可靠”。只有14%的人希望 “政府把重点放在煤炭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上”。

 

 

 

澳洲人对世界各国的态度

 

洛伊研究所每年都会提供一个关于澳大利亚人对世界各个国家态度的民意调查。通过“感受温度计”,把澳大利亚人对每个国家的态度以0-100°的等级来评定,其中0°表示非常冷漠、不喜欢,反之100°表示非常热情、喜欢。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人最具好感的三个国家是: 新西兰(86°)、英国(82°)和加拿大(84°)。澳大利亚人认为这三个国家和澳洲是密不可分的。

 

他们对英国的好感,没有受到英国退欧公投的影响,反而比10年前上升了几个点。

 

但并非所有说英语的国家,澳大利亚人都表现出同等热情。美国虽处在67°,但比2011-15年时的数据要低,当时为70-73°。

 

今年,澳洲人对欧盟的态度(67°)上升了5个点。日本录得3个点,上升至74°,略显温和。对德国(71°)和法国(70°)的态度保持不变。

 

有意思的一点是,虽然澳洲媒体不停渲染中国的政治影响力,比如中国商人对澳大利亚政治献金等,但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国的态度并没有变化,始终维持在58°。

 

位于处于垫底的是朝鲜,仅25°。

 

 

END

 

近几个月来,澳洲正在面对一个烦恼──如何捍卫自己价值的情况下,平衡中国逐渐扩大的影响力。澳洲尝试从政治、经济、大学校园等多个层面解决这个问题,但当中最困难的地方是,如何才能够不触怒澳洲华人以及中国这个澳洲最大经济支持者。

 

中国从改革开放初期那个一穷二白的国家,逐渐成长为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经济体,助8亿人脱离了贫困,甚至带动了亚洲地区的发展。而澳洲经济也在同时段内稳重有升,实现了26年来的经济高速发展。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澳洲对于中国的依赖程度日益上升。这不仅仅体现在经济发展上,还体现在了文化生活等各个方面。

 

此外,从大国关系来看,考虑到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对于澳洲本身的决策者而言,自然希望美国是自己坚实的盟友,但是一厢情愿的意识形态思想无法构成国家利益需求。

 

正如悉尼科技大学(UTS)澳中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提出了“中澳美三角恋” 这个概念,虽然美国政府官方和一些澳大利亚本地的评论人士认为“美国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然而澳大利亚民众几乎一边倒地认为“自己国家最重要的经济伙伴是中国”。在这场“三角恋”中,中美之间关系的稳定对澳洲自身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毕竟经济基础才能决定上层建筑。

 

参考资料:2018 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Report 

 

热点新闻2018年09月25日 星期二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