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大选临近!澳洲各大公司CEO忧心忡忡,中小企业为这条“新政”拉起警报

03月11日 11:32:01
 

阅读导航

  • 前言

  • 新州大选将于下周六举行,工党民调领先

  • 大公司CEO忧心忡忡:消费者情绪仍"在刀尖上行走"

  • 中小企业为这条“新政”拉起警报

  • 结语

 

前言

 

 

由于家庭开支的不断增加、工资却仍然停滞不前,澳大利亚的消费者们的情绪像是“在刀尖上行走”,也几乎使澳洲的各大市场都笼罩在”风雨欲来“的阴暗之下。

 

以零售业为例,各大商场销售业绩持续低迷,哪怕是大幅的换季促销战略也“回天乏术”,只换得了1月仅为0.1%的“弱反弹”。而这一结果并未能达到此前经济学家预期的0.3%涨幅。

 

许多公司在刚刚于2月陆续发表的报告中,都不约而同地对发展前景持谨慎态度。

 

而随着下周六的新州大选与五月的联邦大选日期将近,各个政党们也开始为了拉拢选票纷纷作出承诺,又为其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

 

1. 新州大选将于下周六举行,工党民调领先

 

新南威尔士州的大选将于3月23日(下周六)举行。与此同时,澳洲朝野两党的拉锯战也正处于如火如荼之中。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昨日,联邦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肖顿)出现在了新州工党领袖Michael Daley(戴利)的州选举活动启动仪式上,并为其“宣传打气”。

 

在仪式上,戴利指责新州政府“傲慢”,并批判其总是优先考虑错误方面,比如把巨额资金投入许多悉尼大规模的建设工程——“灾难性”的悉尼轻轨建设就是其中之一。

 

Michael Daley所在的工党口头禅:“为工党投票,把学校与医院放在悉尼体育场之前考虑” / 来源:Justin Lloyd

 

就在同一天,新州现任州长Gladys Berejiklian(贝瑞吉克莲)也在Penrith边缘议席启动自由党的选举活动。总理Scott Morrison(莫里森)也出席支持,不过未曾在活动上发言。

 

Scott Morrison与Gladys Berejiklian周日在Penrith Panthers League俱乐部的选举活动 / 来源:AAP

 

而针对工党对其预算考虑的指责,贝瑞吉克莲表示政府会将预算合理规划,在完成建设项目同时也会重新振兴澳洲经济,并“完成一手开创的事业”。

 

此前,澳大利亚财长Josh Frydenberg(弗里登贝格)在新闻发布会中宣布,将于4月2日发布一个“实现盈余”的联邦预算案。这是澳大利亚二十五年来发布年度预算时间最早的一次,而作为十年来的首次预算盈余,此举也是为了争取在5月份的联邦大选中为联盟党在经济管理上的表现提供支持。

 

在演讲中,贝瑞吉克莲还对工党的质疑给出了有力的反击,“事实上,工党的上位使政府已经做出的许多努力都半途而废。工党的浪费与无能使新南威尔士州一次又一次倒退”, 她补充,“回到债务与赤字,混乱与腐败。”

 

虽然看起来仍然气势汹汹,估计莫里森政府最近的心理活动非常复杂。

 

毕竟“民意的风向”最近确实一直在往工党吹,也令本次大选工党的出线几率更高。

 

在上周四由新州1019位居民参与的两党民意调查中,贝瑞吉克莲仅获得了46.7%的支持率,以6.8%的劣势输给了获得了53.3%支持率的戴利。而联盟党也以2%的劣势输给了工党。

 

来源:UCOMMS

 

而据SBS报道,在之前二月底的Newspoll民意調查中,工党也曾以6分之差领先联盟党。但另一方面,有44%的被访者仍然认为莫里森是较佳的总理人选,而工党领袖肖顿所得的支持率仅为33%。

 

随着两党的拉票运动不断升温,各种承诺“新政”也层出不穷,这也无疑给许多如今已如履薄冰的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变数与挑战。

 

2. 大公司CEO忧心忡忡:消费者情绪仍"在刀尖上行走"

 

 

近日《澳洲金融评论》的一个专题调查结果显示,由于房价的不断下跌以及收紧的贷款政策,许多企业都不约而同地对公司的发展前景持谨慎态度。

 

Wesfarmers的首席执行官Rob Scott表示,政客们需要注意是否将会“惹恼”消费者,因为消费者们已经处于沮丧之中。

 

他补充,“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目前的环境中消费者的情绪相当疲弱,大多持谨慎态度。生活成本压力已然存在,而政策则使消费者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以至降低了消费能力,也影响了投资信心。” 

 

Rob Scott / 来源: TREVOR COLLENS

 

有意思的是,似乎在这“一片唱衰”的大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上个月的S&P/ASX 200股票指数却创下了自2016年7月以来的最大月度涨幅——5.2%。

 

但这也主要是因为皇家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后,银行股的反弹被认为不会对该行业前景造成损害,而它本可以与现金充沛的矿业部门一起为投资者带来惊人的红利。

 

显而易见的,市场的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尤其是即将举行的两次大选。

 

尽管莫里森总理尚未召集联邦大选,但许多选民也感觉到了两党的相互竞争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而在2018年举行的七次选举和领导层的不稳定性,似乎也早已成为澳大利亚政治的常态。(点击阅读更多《真实版纸牌屋: 被迫下台的澳洲总理们出路何寻?》)

 

随着政客们纷纷甩出一条条“夺人眼球”的承诺,澳洲各大企业也开始感受到了充满着不确定性的压力。

 

联盟党正在实施对能源部门事实价格上的监管。若于5月获胜,则政府所谓的“大棒”法律将允许监管价格,并打破此前某些公司滥用其市场力量的市场格局。

 

能源巨头AGL则似乎对此政策“不太满意”,并认为这将推高电价,还会使电网变为不那么可靠。

 

AGL曾寄希望于Brett Redman与澳洲政府“重修旧好” / 来源:Photographic

 

工党则希望推进法律以便于标示澳大利亚国旗的船只在澳大利亚港口之间航运,并承诺将探讨修改“公平工作法”,以加强工人在全行业范围内讨价还价的谈判地位。

 

而最近议会又通过了新的法律规定:在小企业家与相对更大竞争对手的诉讼案件中,某些情况下小企业家如果败诉,可避免支付对方的法律费用。

 

除此之外,“双层税收制度”也引起了一些大公司的抗议。

 

可口可乐Amatil的首席执行官沃特金斯(Alison Watkins)指出, “区分大公司和小公司没有逻辑关系。我们都是相互依存的,都属于一个极大的生态系统,但现在我们的税率是经合组织中最高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竞争劣势”。

 

事实上,也并不是所有的大公司都对大选带来的“新政策”持谨慎甚至消极态度。

 

招聘求职信息网站SEEK的首席执行官巴萨特(Andrew Bassat)表示,经济的放缓显然是因为对其在线职业分类的需求疲软。他补充,这种迹象在大选之前不会改善。 

 

“市场肯定存在一定程度的疲软,从广告量中可以看到这一点。虽然在选举前的短期内我们看不到太多令人可喜的迹象,但我们也通过一些因素的分析得到了一些信心…选举之后可能会好一点。”

 

3. 中小企业为这条“新政”拉起警报

 

 

一直以来,中小企业的商业模块都是澳大利亚经济支柱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如今,澳洲中小企业的发展也受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

 

金融分析师表示,“皇家委员会对人们贷款建立企业施加了很多限制。人们现在甚至都不愿意申请贷款,因为他们认为这太难了。”

 

飞行中心(Flight Centre)首席执行官特纳 (Graham Turner)称,“我不认为对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市场而言,这将是繁荣的一年。我认为这将是相当艰难的12个月——尤其是对于小型企业而言。”

 

而如今,中小企业很有可能将面临着一项全新政策带来的挑战:

 

而当工党领袖肖恩(Bill Shorten)几乎在发言中确认如果他赢得下一次选举,他将把”最低工资”提高到“维持生活底限的工资”之后,澳洲中小企业主人群纷纷对此表示担忧。

 

Bill Shorten / 来源:ABC

 

根据《澳洲金融评论》报道,肖恩在其商业峰会上声称,目前每小时18.93澳元的最低工资事实上并不能支付基本的生活费用,并使人们陷入贫困。

 

他表示,最低工资没有考虑现代生活开支,如手机,水费,互联网和能源成本。 “最低工资远远达不到能够维持生活的水平。”

 

肖顿甚至在演讲中向观众发起挑战,问起他们是否能尝试按照目前的最低工资生活:“如果你自己不想凭此为生,那你又为什么会期望其他人会愿意这么早做。”

 

对此,澳大利亚工商会首席执行官皮尔森(James Pearson)表示,该提案将“让全国各地的小企业陷入困境”。

 

“这将令成千上万依赖当前工资制定水平的小型和家族企业感到沮丧,” 他补充,“这项政策将会推高工资水平,却忽视了营业规模。尤其对于小企业来说,将不得不支付并转嫁增加的成本。”

 

澳大利亚小企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斯特朗(Peter Strong)表示,那些一直以来都付着自己“勉强可观”薪水的小企业主们,并不会为这项政策感到欣喜。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行长罗威(Philip Lowe)则重申了他此前的观察结果,即实际的工资增长仍存在问题。

 

他说,没有人知道过去五年的低工资是否为结构性存在,还是只是矿业繁荣的覆灭,但是至少可以认为是“部分结构性的”,并且发生在世界各地。

 

END

 

李敖曾说过,“谈恋爱是以自欺始,以欺人终; 搞政治是以欺人始,以自欺终。”

 

一向宣扬民主的澳大利亚,近年来却越来越不受到民众的待见。

 

在2018年7月的一项调查中,只有不到41%的澳洲公民对澳大利亚的民主工作方式感到满意,远远低于2007年的86%。

 

1996 - 2018 对澳洲民主的满意度 / 来源:The Conversation

 

其中,澳大利亚的人们对政客的三大不满分别为:

 

  • 他们不对破碎的承诺负责

     

  • 他们没有处理真正重要的问题

     

  • 大企业拥有太多权力

 

事实上,政治公信力的持续下降也影响了公众对其他主要政治机构的信心:事实上,只有5种机构获得了超过50%的信任:警察,军队,公民福利组织,大学和医疗机构。

 

公众信任力最低的则是政党(16%)与网络媒体(20%)。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政治献金丑闻“,让朝野两党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中心(点击阅读《"还钱!?" 中国富豪澳洲永居被取消,当初捐的270万只能打水漂?》)。

 

而在银行皇家委员会调查与Facebook-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丑闻的影响之下,民众们对银行和网络媒体的信任度也大幅下降。

 

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热点新闻2019年07月21日 星期日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