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深度分析 | 5月18日澳洲大选究竟会有何不同?

04月12日 12:23:03

阅读导航

  • 前言

  • 大选前的预算案有何意义?

  • 工党“大胆”的战略

  • 澳洲这次大选体现的两种方向和价值观

 

前言

 

 

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有一段广为传播的名言,他说:“无论如何,47%的人会投票支持奥巴马,这47%的美国人不缴纳个人所得税。他们依赖政府、相信自己是社会的受害者。他们认为政府有责任照顾自己,认定自己有权享受医疗、食品、住房补助。” 他说:“我不会关注这批人…我要做的是说服5%至10%尚未拿定主意的独立选民。”

 

5月18日,澳大利亚即将迎来的大选面临相同的情况,目前澳洲46%的家庭不交税,澳洲的年平均工资是8万多澳元,工资中位数是6.6万澳元,但澳洲有360万劳工的年收入低于4.8万澳元。(可见澳洲高收入者“平均”拉高了大多数劳工的收入; 澳洲基尼系数3.05%,高于欧洲主要发达国家但低于美国,基尼系数越高社会越不平等。)

 

和美国一样,澳洲两大政党,工党和自由党都有各自的基本盘。这次大选,两党相争的主战场主要在大城市的外围社区。争取这些地区摇摆的选票是大选胜利的关键。

 

1. 大选前的预算案有何意义?

 

在大选前的一个月,自由国家党联盟政府公布了2019年度预算,吹响了大选的前奏。自由党通过预算案向澳洲社会传播的信息是自由党政府能更有效的管理澳洲经济,这也是自由党本次大选的根本纲领。

 

 

自由党宣称的经济管理优势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霍华德-考斯特罗政府,1997年霍华德政府的净债务为960亿澳元,政府每年支付的利息高达85亿澳元。十年后霍华德政府还清了债务,并在就业率,控制通胀,提高工资等诸多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2007年工党上台后遭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政府债务急剧上升。以后的历届工党和自由党政府都把减少政府赤字,还清债务作为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但直到本届莫里森政府才看到转机。财长菲尔顿伯格在2019预算中宣布虽然本年度政府预算仍然保持赤字,但赤字大幅下降,估计明年预算转为盈余,10年内澳洲联邦政府将还清3700亿澳元的净债务。

 

莫里森政府宣称预算将扭亏为盈,债务将逐步还清是因为政府领导有方吗?

 

当然有这方面因素,但其中原因还是大有讲究的。基本上澳洲媒体和智库认为两大因素使莫里森政府能够作出历届澳洲政府梦寐以求的还债承诺。

 

首先,澳洲出口的大宗原材料价格,特别是铁矿石和煤炭,高于预期。

 

2015年12月,大宗原材料价格的美元指数为68.6。 到2019年3月,这个指数已升至112.4。 在三年多一点的时间里,以美元计算增长了63.8%。 以澳元计算涨幅略高于67.8%。原材料大幅涨价不仅使得矿产公司赚取高额利润,也使政府税收大幅增加。

 

大宗商品出口价格指数—澳洲储备银行

第二,澳洲联邦政府个人所得税收入显著增加。

 

为了跟上通货膨胀,澳洲员工年收入每年有名义上的增长,虽然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实际工资并未增长多少,但随着名义工资水平的上涨,交税额度会上涨。 

 

据澳洲有关研究机构测算,2022年的年收入9万,实质上等同于2018年的7.6万,而依照现行规定 ,当职工的表面工资从7.6万上升到9万后,税率就从32%上升到37%, 这实质就是变相的加重税务负担。

 

经济评论员Adam Creighton披露澳洲员工税率自2009年来平均增加了3.5%,相当于每周多交50澳元的税。

 

德勤Deloitte Access估计,在过去两个财政年度,矿产公司税收加个人所得税收入两个因素使政府收入增加了550亿澳元。

 

正是基于这巨额税收,莫里森政府作出了在不增加其他税收的基础上,政府预算明年扭亏为盈,十年内还清联邦政府债务的承诺。

 

澳洲媒体一致认为莫里森政府在消减政府债务上做得很聪明。以往自由党阿伯特政府为了减少政府开支曾引入病人自理挂号费,消减政府教育开支等改革,搞得民怨四起,最终丢掉了总理宝座。 

 

莫里森政府这次的预算案在争取预算扭亏为盈,减少政府债务的同时,向社会各阶层派放减税福利,强化自由党政府是一个更能驾驭经济更能为各阶层人民带来福祉的政府,从而加强竞选地位,争取大选胜利。

 

退税和税改是莫里森政府2019预算的灵魂。在去年个人所得税减免1440亿澳元的基础上政府今年继续减税1580亿澳元。这使得个人所得税减免总额达到了3020亿美元。绝大多数劳动者退税达1080多澳元,双职工家庭可能获得2000澳元以上的退税。预计超过1000万的纳税人将获益。

 

莫里森政府税改的第二步是在2022至2023年间把19%税率从年收入3.7万延申到4.5万,把32%税率提升到年收入12万。然后在2024年7月把年收入4.5万到20万这个区域的税率合并到30%,涵盖94%的纳税人。

 

政府预算每年的许多项目例如社保,教育,医疗,基建,国防,对外援助等是刚性的,每年变化幅度不大。但每年预算都有一些相对突出部分,体现政府的执政理念。

 

除了大规模减税这次的预算还有以下新增的财政支出:小公司的公司税率降至25%; 未来十年基础设施投资从750亿提高到1000亿澳元; 政府出资5.25亿澳元支持80,000个学徒工岗位; 政府建立一个200亿澳元的医学研究基金; 拨款35亿澳元应对气候变化。

 

如果用跳高作比喻的话,自由国家党联盟政府的预算已经把横杆升到很高。工党一直有经济管理不佳的名号,如果工党在经济政策上跟着自由党亦步亦趋,很可能在大选中败下阵来。

 

3. 工党“大胆”的战略

 

 

但工党采取了大胆主动的战略,相比较自由党的方案,工党的承诺在各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工党同样承诺在相同的时间段里消灭政府预算赤字和还清债务,同样承诺大规模减税,并增加医疗和其他面向低收入群体的福利开支。

 

除了减税,工党最出彩的是23 亿澳元的公费医疗癌症计划(Medicare cancer plan),工党领袖肖顿说这是自1980年代公费医疗系统建立以来的最大改革。

 

该计划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取消癌症医疗拍片的私人支出,包括CT等;

第二,支付病人看专家门诊的费用;

第三,把各种抗癌药物全部包括到医保供药体系中。一般来说,澳洲癌症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个人支付的费用在5000到10000澳元之间,这对一些低收入者是很大的负担。

 

教育方面工党拨款10亿澳元提供100,000 个职业专科(TAFE)学习机会。工党在应对气候变化上也有大胆的计划,例如工党将推动电动车在2030年达到全部机动车的50%。

 

工党既要减税,又要增加政府开支,还声称能消灭政府财政赤字和还清债务,这如何能做到?除了享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个人所得税实际上升这两大因素之外,工党还祭出了维护社会公平的法宝,通过“杀富济贫”从富人那里征得高额税收来支付各种减税和福利开支。

 

澳洲媒体归纳工党准备在10年里向企业家,高级白领,房产投资者和富裕退休人员征收高达2000亿澳元的税。以下是工党新税种的不完全列表:

 

  • 工党将废除负杠杆投资计划,废除投资房产的相关减免税,卖房所得缴纳的资本升值税增加一倍。

  • 澳洲退休人群中,有一部分比较富裕的人持有一些公司的股份,每年公司分红部分可以免税,理由是这些公司已经就这部分利润交过税。工党政府准备停止这种免税。

  • 工党对个人自行管理的退休基金和其他不属于工会管理的退休基金征收更高的税。

  • 工党对高收入者实行49%的税率。

  • 工党反对向大企业(许多大公司是外资企业)减税。

 

显然,工党的口号是更公平,而自由党的卖点是更有效的经济管理。这两种立场也反映在两党的减税方案中。

 

工党抨击自由党让年收入5万的护士和年收入20万的金领按同样的税率交税不公平。但自由党反驳说即便税率相同,年收入20万金领所交的税(6.7万)远远多于年薪5万护士的税(4500)。

 

经济评论员Shanahan指出这次澳洲大选是1998年以来最关键的一次。1998大选引入了消费税GST,当时霍华德占了上风。这次如果自由党获胜,澳洲历史上将首次引入扁平化的个人所得税制度。

 

3. 澳洲这次大选体现的两种方向和价值观

 

 

澳洲这次大选体现了两种方向和价值观:工党的道路是典型的社会民主主义道路,政府通过大税收,大转移支付的方式重新分配社会财富。

 

工党

工党政策的受益者主要是人数占多数的低收入人群,而工党的这些政策以企业,投资者,部分富裕退休人员和高收入者的利益为代价。

 

自由党

自由党的道路更注重通过市场机制刺激人们的投资和经济活动,在此基础上推动增长和就业,削减赤字和债务。

 

目前澳洲社会对这两种道路的支持势均力敌,大选谁能获胜还很难说。

 

但无论自由党还是工党的政策都有严重缺陷。

 

两党都把预算和大选战略的基础建立在澳洲经济在未来10年里可以持续发展的预测上。

 

实际上澳洲经济前景并不那般充满阳光。

 

当前世界经济发展前景不明,中国经济已进入中速发展阶段,对澳洲原材料的需求会下降。

 

澳洲房价还处于下行通道,这会连带与之相关的生产交易活动走低。

 

近年来澳洲工资水平增长微弱,势必影响消费。工党对富人的收税也会打折扣,富人很可能对财产重组以避税。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澳洲NAB银行认为未来澳洲经济增长很可能是2.25% 而不是政府预测的2.75%。

 

如果2.25%的增长率更接近事实的话,政府的税收就会打折扣,政府消灭预算赤字和减少政府债务的承诺就可能延时甚至破产。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为什么只是在经济发展呈现出可能在10里年还清债务的趋势下,政府以及反对党就大肆做文章,作出各种大量减税的承诺?

 

关键是为了争取选票。这种模式有利有弊。好的一面是两党互相讨好选民,交替执政防止了资本的通吃和严重两极分化,税收的转移支付—财富的再分配为澳洲社会的稳定和多元文化的和谐共处创造了条件。

 

但是这种稳定和和谐的代价是巨大的,政党强烈的竞选意愿使得政党情愿通过减税投选民之所好,也不愿意把钱投向基础设施,产业政策,教育科研等方面。

 

在自由党2019预算中,用于个人所得税减税的新增部分远远超过政府在基础设施,国防和教育科研的新增开支。

 

这解释了为何西方国家基础设施常年停滞失修,国家不能为企业提供一个优良的发展环境的根本原因。长远来说这种巨大代价的积累有可能使两党竞争、交替执政的社会政治结构失灵。

 

热点新闻2019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